(1实名控告)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公安局局长与警察反党.反人民.反社会

  (1实名控告)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公安局局长与警察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办黑案伪造假案情形成党组织权力性黑恶势力收黑钱 陶玉英控告兖州区公安局局长邵继臻(党委书记,人大代表)局长薛波(党委成员)包庇犯罪分子徇私枉法.滥用职权,职务犯罪,渎职犯罪。 我叫陶玉英,今年49岁,摔伤时42岁身高1.59米体重168斤,现住地址:济宁市兖州区人民医院骨―科第六病室14床 。 我依据党的十八大依法治国的精神“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自从本人陶玉英在2005年2月21日被打,110出警警察(吴福国)把我送进兖州市人民医院,警察(吴福国)并用自己的手机通知,把我丈夫请到医院。公安机关职责,就是调查案情。至今,公安机关从末依法办案,兖州公安局纪委书记张冬带领,济宁公安局纪委书记贾广宏(党委成员),山东省公安厅纪委主任祝奎生来到病房办黑案。但是,从不公开案情,对本人要求依法办案,公平,公正,公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要求置之不理。办黑案,收黑钱,将案件无法进展,利用刑法“274条” 诬赖于受害者本人。依据刑法,定罪量刑,案件的关键在案情。现在,办案警察为了替犯罪分子逃避刑事惩罚,伪造假案情,替犯罪分子当保护伞,形成黑恶集团,动用技侦手段和“国家机密”,恐怖袭击危害我的家人。 本人要求,请公安厅、地、市领导及警察,自觉遵守党纪国法。依据警察办案程序:公开案情,依法办案,复印案情卷宗,卷宗里所有材料,报警回执单,刑事案件立案通知书,让出警警察(吴福国)写出送我医院的过程,履行刑事案件告知的义务。全都是书面的,送到病房给我复印。 我是2005年2月21日下午3点多到兖州市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售楼处(八一路口)交水.电.卫生费,开发有限公司物业工作人员(女)头一天上我家门上要钱,我不在家,第二天下午去交钱,我交上水.电.卫生费,(上班时间,上班地点)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费乱涨价,(因卫生费涨2元钱)交涉中,开发有限公司卖楼工作人员的对我进行恶毒辱骂,被开发公司物业经理郑富治(两眼通红),故意从临街门口两级台阶上(约高半米,当时我穿着6分高跟鞋),用双掌猛力推到我的两个乳房上,倒着腾空仰面摔出3、4米远,差点撞到消防栓上命丧当场.又整个平着弹起再贴地面滑动,且摔倒的地面为水泥地(有一定的坡度),是从坡的高处向低处方向摔的,左手卷曲着背在身后与后背部,腰部三处着地,我当时就感到有一股气从腰部沿脊柱经头皮直冲眉头上,整个左臂没有直觉,摔伤时身高1.59米,体重168斤属于肥胖体型。流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杀人未遂罪(刑事案件)。 110接警后到了案发现场,警察让我跟他到派出所问口供,我向110警察求救,我快不行了请他拨打120救我,警察用了开发公司营业厅的座机电话拨打120,120到后,警察说让我自己到车上去,我强忍痛苦给他说我不行了,警察亲自帮忙把我抬上急救车,警察(吴福国)抬我上急救车过程中,开发有限公司物业工作人员(女)把警察(吴福国)叫住,当着警察(吴福国)的面把收我交水.电.卫生费的钱各到我衣服口袋里,警察(吴福国)问她没事了吧,开发有限公司物业工作人员(女)说没事了,警察(吴福国)这才把我抬上急救车,警察(吴福国)在发案现场用自己的手机在我面前通知我丈夫,说我自己摔着了,拉到医院,请丈夫到医院。 我丈夫接到,110警察(吴福国)的通知,急匆匆从几十里外工作单位(正在上班)赶到急救中心,看到我就吓了一跳,问我发生什么,我就给他说了,我去交钱被物业经理郑富治用双掌猛力推到我的两个乳房上,倒着腾空仰面摔出3、4米远摔的,了解情况,到二派出所找办案警察(吴福国),发现办案警察正与犯罪分子郑富治开心的聊天,我丈夫就问警察(吴福国)说,明明是他(指着犯罪分子郑富治)打得,你怎么通知我说是她自己摔的,警察(吴福国)对我丈夫说,不管谁打的你把她拉到派出所来问口供,我丈夫说她被打的快死了动都不能动,警察(吴福国)说用门板子抬也得抬来,我丈夫向办案警察(吴福国)再三恳求下,办案警察(吴福国)才答应到医院做笔录。 2005年2月22日下午2点多钟,110办案警察(吴福国)一个人到人民医院急救中心3楼观察室做笔录,当时我的邻居来看我,警察(吴福国)说,我要办公了你们都出去,我请警察把我丈夫留下来,警察(吴福国)说不行,接着警察(吴福国)把我丈夫和邻居都统统敢出病房门外。警察(吴福国)说我,你这里也没有办公桌怎么写,我说,我被犯罪分子打成这样上那里去给你至办公桌,警察(吴福国)说我,以我们警察办案的宗旨,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实事求是,不能说谎,我问你么,你就说么,警察(吴福国)问我,我如实地讲述案发过程,我去交水.电.卫生费,开发有限公司物业工作人员(女)头一天上我家门上要钱,我不在家等等说着….,我迷迷糊糊看到警察(吴福国)没写几个字,一张一张纸反过去,警察(吴福国)让我签字,我说没发签,我的右手打吊瓶,左手打着夹板,我人不能动在病床上躺着,警察(吴福国)把我的家人敢出去,不让在跟前,警察(吴福国)急切说我,你不能签字,我替你签,你在上面嗯个手印就行,我说警察(吴福国)不知你写的什么?你也不念给我听,办案警察(吴福国)一看达不到目的暴跳如雷,扬言说我,你不签字,让你什么也办不了,验不了伤,想走法律程序连门都没有。 我依据法律程序授权,让丈夫去找西御桥派出所所长薛波(现任兖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简称二所)了解案情阅卷,所长薛波说“案情卷宗”被他伙家拿回家,将近成年一直没拿回来,薛波所长用自己的手机在他办公桌前给他伙家打电话说,你把卷宗送来,我要不在你就从门缝里续进来。又到公安局反应,(王冠军)局长接待说给调查一直没有音信。 2006年3月6日(一年后)西御桥派出所指导员姜彦伟(公安英雄,人大代表,全省优秀派出所长,现任兖州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所长)和民警三人送来验伤通知单,先拿假笔录让我签字,我不同意,不知上面写的什么?指导员姜彦伟读给我听,我听了下了一身冷汗,原来办案警察(吴福国)照的假笔录,我给指导员姜彦伟说这都是假的,我给办案警察(吴福国)反应的都没写上,这是办案警察(吴福国)照得假笔录,指导员姜彦伟说我,你把当时案发的经过如实讲出来,我重新给你做笔录,我又如实讲了案发过程,当时我还有没想起来的,指导员姜彦伟说我没想起不要紧,多占想起来在补充进去就行,让我签字,我签了字,嗯了手印。 西御桥派出所(简称二所)副所长(高宗旭)和法医(孔令学)来病房做假鉴定,我打电话找过公安局局长秘书处(女)说,他给局长邵继臻(党委书记,兖州市人大代表)反映留下我的联系电话,我又打电话找(郭利刚)局长党委书记,(惠晓勇)局长在上行风热线,我多次反应(警察伪造假案情办黑案做假鉴定),都有陈晓东主任在导播室那里接听,他拿话挤兑我,我依法打陈晓东主任办公室电话(3412367转2743)办公人员说,他不在问我找陈晓东主任有什么是,我就把在行风热线反应的(警察伪造假案情办黑案做假鉴定),至今案情调查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陈晓东主任没有给我联系,办公人员听了案情严重,就把陈晓东主任手机号码给了我,让我打手机找陈晓东主任。 我在次打陈晓东主任办公室电话,陈晓东主任接听,他问我是谁,我给他说,我叫陶玉英在行风热线上给你反应(警察伪造假案情办黑案做假鉴定),至今案情调查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陈晓东主任你没有给我联系,陈晓东主任说我,现在不想给你处理,就开始拿着恶语对我攻击,栽赃陷害我说,你赖在医院不交钱,想额医院,我说陈晓东主任这是刑事案件,是你们警察在案发现场,把我送进兖州人民医院,是你们警察办黑案造成里,陈晓东主任说我,你在医院里躺着吧,多咱躺够了在说就扣了电话。 犯罪分子郑富治打人后没有任何悔过的表现,开发公司没有任何人到医院看望,没掏一分钱,反而派人到病房中进行威胁,胡说共产党和国民党一样,打人白打,非常狂妄.又于2008年4月20日,在我家屋后放火. 兖州公安局局长邵继臻,局长薛波及有关领导为掩盖开发公司物业经理郑富治,流氓寻衅滋事,侮辱妇女罪,故意杀人未遂罪(刑事案件)的事实是怎么没有人性的动用技侦手段和“国家机密”,栽赃陷害,捏造假案情(利用刑法274条)设计,陷害给刑事案件没有关系的人,我的丈夫,到处造摇,散布谣言,加害与我,办黑案不惜血本帮助性质恶劣犯罪分子逃避刑事处罚,为犯罪分子打人者当说客,和故意伤人的开发商以及开发商的后台兖州市党政府相互勾结成黑恶势力集团。 为掩盖开发公司物业经理郑富治,流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的事实,开发公司利用黑恶势力,勾结第二派出所公安做保护伞,歪曲事实先说是自己摔的,又说是经济案件,恐吓威胁做假笔录.假鉴定(2006年3月送鉴定单子). 因伤情严重(十六处受伤)黑恶势力集团,勾结市人民医院掩盖病情,不让住院,在急救中心住上院后又不给往住院部转,后转到住院部外二科(骨1科)第六病室14床住院,兖州市人民医院在我入院后袒护打人者插手(刑事件案)不积极治疗,把伤情隐瞒,故意延误治疗,造成瘫痪。 本人从05年2月21日至06年4月21日共交款59500.00元,医院乱收费2万6千多元(是物价局金局长和李科长还有宋主任亲自到医院查出),造假病历,搞假会诊.非法行医,替黑恶势力灭口(输液代上用药给加药不一样),还遭到领导的恶毒谩骂和外二科科主任的毒打,科主任还向本人耍流氓,侮辱本人,还扬言说“你知道日本人打中国人吗”?打你白打,给精神控制类药物封口(目的让我精神失常上法庭不能做证.让出院转院又不给任何证明和手续,我是被人打伤,是110出警警察在案发现场把我送进市人民医院,市人民医院插手(刑事件案)不光不给治疗还故意造成残疾?瘫痪在病床住院至今。 兖州市党政府和公安局局长邵继臻,局长薛波及有关领导为首黑恶势力集团,为怕我丈夫告状,动用手中特权到处打着办案的旗号,把黑恶势力的手,插上我丈夫单位济南路局兖州车务段党委,党委书记和纪委书记及党组成员,插手给铁路和我丈夫没有任何关系,地方刑事案件,调动他的工作,又对他进行恐吓威胁,不成就报复陷害,下岗不给工资,后又调往外地(车务段党委书记中间多次要求我丈夫将我私自抬回家).2008年1月经路局领导调解现已回家。 到银行查我家账户存款,到移动,联通,铁通安窃听设备监听我的电话,截留我的短信,调取我的账单,不成又恰电话,阻碍我向上级公安部门反应涉枪(在2010年5月18日22点为保犯罪分子向我家窗户上开枪打坏玻璃,威胁我的家人,人身安全)、涉爆(于2008年4月20日,在我家屋后放火)、2010年11月下旬,停水,停电,黑恶势力犯罪,监视我的病房,偷偷白天爬门框,半夜跳凉台来吓唬我,跟踪我的家人,网络攻击我的电脑,恰我的电脑,冒充记者和中央党校的学生来骗取我手中证据,并且对我娘家和婆家及孩子进行威逼利诱,为打人者说情,没达到目的。 在(利用刑法274条)设计陷害,费尽心机,鼓动我娘家人来威胁我丈夫,利用孩子,给孩子伪造身份证件,煽动亲戚,邻居,同学,同事和医院工作人员和病人家属及打扫卫生的出狱犯人来威胁我丈夫,没达到目的,控申科科长齐鲁亲自拿着我的孩子对我丈夫进行恐吓威胁,用上了三十六计攻心,瞒天过海,围魏救赵,调虎离山一系列的计谋,还在继续(利用刑法274条)陷害给刑事案件没有关系的人,我的丈夫和我受害人至今。 公安局局长(邵继臻),局长(薛波)及有关领导故意把犯罪分子放走,把精力都放在(刑法274条)栽赃陷害,给刑事案件没有关系的人我的丈夫身上,造成我家人很大的伤害,孩子至今还在公安的手里,此案是为了掩盖兖州公安局局长(邵继臻),局长(薛波)的办黑案犯罪而利用职能职务蓄意立案制造陷害。是罪上加罪的行为。严重违反党纪国法,执法犯法,职务犯罪,渎职罪。 2008年7月我依法打了刑警大队电话翟队长接听,我给翟队长反映案情经过,翟队长问我当时报案了吗,我说报案了110出警,翟队长说派出所办不了就得交到局长那里,局长在下令让我们办理,我们才能办理。 2008年9月5日二所所长(高宗旭)来病房问我,谁向济宁公安局告的(陶玉英对兖州市黑恶势力的控诉),我说了我告的,因为我的伤情越来越严重,严重起来甚至就要命(高宗旭)亲眼所见,警察都知道,我问高所长你们办不了我的案情为什么不上交,他说从06年4月份我就交到局长那里,这是局长不让交,后来.二派出所所长(高宗旭)在08年11月份又到病房,我又问他,做为人民警察为什么栽赃陷害我(受害人),(高宗旭)所长说局领导让这样干得。后来我又找公安督察,督察说你向上级找领导反映吧,你的事我们都知道,110指挥中心就让我找济宁市公安局,给了我号码(2961110)。 兖州公安局局长邵继臻(党委书记,兖州市人大代表),薛波局长(现任兖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及有关领导为掩盖开发公司物业经理,流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的事实是怎么没有人性的栽赃陷害,捏造假案情(利用刑法274条)设计,陷害给刑事案件没有关系的人我的丈夫,到处造摇,散布谣言,加害与我,办黑案不惜血本帮助性质恶劣犯罪分子逃避刑事处罚,为犯罪分子打人者当说客,和故意伤人的开发商以及开发商的后台兖州市党政府相互勾结成党组织黑恶势力。 2009年5月19日上午兖州公安局局长(薛波)和二派出所所长(高宗旭)到病房通知,说21日有兖州市政府领导来。 2009年5月21日下午公安局控申科科长齐鲁(代表)兖州市公安局,陪同兖州市党政府的领导“信访局”局长(徐幸虎)来到病房,第一句话就说,你相信党吧,我的回答相信法律。我说徐局长你这是违反党纪处分条例,徐幸虎局长说不懂党纪国法,徐局长说他是授兖州市党政府张玉华市长(现任兖州市党委书记,人大主任)的委托,授权来到病房,徐局长看到我躺在病床上不能动,了解案情经过说,这是刑事附带民事,我接着问徐局长“刑事案件”给我丈夫有关系吗?徐局长说没有关系,我说没关系你们上他单位迫害干嘛?徐局长接着说我丈夫,市政府有部门上你单位(兖州车务段)找了你的领导,公安局控诉科科长(齐鲁)说,局里上你单位(兖州车务段)找了你的领导,我没去,他们去里,我问他是谁,徐局长说你别问是谁,你知道有人到你丈夫单位(兖州车务段)找领导就行,公安局控申科科长(齐鲁)说,我们警察办案,公平、公正、公开阳光办案,依法办案。我说请(齐鲁)科长公开案情,依法办案,复印卷宗,让出警警察写出送我医院的书面材料,(齐鲁)科长听着起身要跑,被市政府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