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郑秀金论2016闽0781邵民初字711郑一鹏抚养费

  大家好! 我是郑秀金,手机号码是:18065775221。我是革命的后代,我的父亲是1953年抗美援朝的革命英雄,他叫郑文贤。父亲保家卫国、抗美援朝都是为了全国人民过上长治久安富裕的生活,我们相信祖国,相信党,在维护我正当权益时却遭到一些不法的人民法官;违背做人的基本道理纵容庞维敏及左右碧无视法律操纵司法公正及程序。侵害我们的人权、生命权…!左右碧在2000年至2016年都是庞某的委托代理人形同一体(和庞某离婚时是左右碧签的字)在这期间法院认定左右碧分别是退休干部,退休老师,退休工人。因缺乏了解不知道她们的家庭背景,左右碧是重庆资本家的大小姐,怕我知道他们狼狈为奸,欺骗成性又在对第二个女人我实施摧残(是清朝宫里太监对宫女的残害摧残手段之一)据我了解月子里得的病这辈子都很难治好,却不料把自己亲生的儿子摧残成有语言不清,抽动症(右脑歪斜,大椎不对称)。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因自己身体不好被迫放弃抚养权想看儿子却是经常看不见儿子甚至长达半年看不见儿子,庞某拿着一个原件的复印件变更郑一鹏的抚养权(2003年3月17日),当时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改掉他的姓氏,这是对他不讲人道的一种教训。没想到这种人渣父亲,隐瞒孩子在金娃娃幼儿园时抽筋的病情,然后把儿子变更给我,他的变更协议其实是变相遗弃孩子。
  从2007年至2014年郑一鹏实际抚养费减半、医疗费的一半也不付。庞某、左某都证明2013年9月前我儿子都在庞某家中,而这些病都是在这个期间得的。从法律上来说父母共同承担孩子的医疗费用,他连一半都不付。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