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一篇好文)评浙大郑强教授的“富国强民”演讲(转载)

评浙大郑强教授的“富国强民”演讲
  灰色空间 /
  郑教授快人快语,针对时弊的抨击也是痛快淋漓。赢得被中国科研教育体制扭曲
  
  
  问题的思路是矛盾混乱的。
  郑教授一会儿痛心“中国的民族工业或者可以称为自己的工业”不争气,以及为
  没必要搞尖端科技。明知道尖端科技是学者、科学家科技“玩儿”出来的,是文
  国,企业家要是听从这样书呆子的意见,非赔得倾家荡产不可。
  至于以下郑教授对浙江省领导的质问—–“我问张书记:第一,浙江省现在的
  国国民经济命脉的、民生的、大的工业?第叁,浙江的经济真的有一天在亚洲金
  省把“关系到中国国民经济命脉的、民生的、大的工业”作为发展目标?该不是
  莫不是郑教授有心要闹独立?张书记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恐怕也没胆量按郑教授
  
  文化传统和制度上分析中国人目前的行为的原因,把中国民众对国家民族的冷漠
  只看到欧美人民的爱国情感,却看不到从文艺复兴以来文化的沉淀;只看到日本
  族学习的史实。郑教授本人养尊处优,有钱有名,可以站着说话不要疼地大谈拒
  会拒绝,那些在就业压力下苟延残喘的学子们,以及被高考战车绑得死死的孩子
  知道我不是有钱有权有名的郑教授,也没有见风使舵、拉关系巴领导走后门的能
  孩子好好学英语、该记记该背背,长大一定离开中国这个鬼地方。什么?你说我
  子前途当赌注的程度。我爱国是没办法的,而我孩子是否爱这个国家,那是他的
  义理想般的眼光了!
  能够大胆说出现在教育科研方面的弊端,固然是郑教授可贵之处,但这样缺少思
  中国大学生的悲哀。这样的文章居然在“广大研究生网友”中得到热烈响应,更
  
  管理体制和儒家文化形成的学霸传统(在国民党执政时学术界就十分盛行)是中
  会,中国学霸在各名牌大学的近亲繁殖,以及在争夺科研项目上面的霸道,想必
  
  其学霸行为—-“这次我通过省委宣传部同意,准备在浙江大学建立第一座高分
  
  的项目竞争科研体制,自己利用声望和关系带头搞不正当竞争,我看这1100万元
  当然,对浙大来说,这绝对是好事,但从社会公正的角度来看,对这笔钱的使用
  
  人不看学历的,学历不等于能力”。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总让人感到有些虚伪。
  最后,顺便提及郑教授的一个低级错误:两弹一星并非“依赖不成”才搞出来的,
  不出来。正象没有中国的帮助,巴基斯坦休想搞出核武器一样。按说郑教授这样
  
  
  
  话里简单的英文对话都转述错,犯下学过半年英文的人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
  糕,难怪如此仇恨别人学英文。(没有人会说“Too me”。口语一般用“I am
  而且这么用时前面必须加定冠词。该笑话的原文如下:
  who doesn’t speak English well, was advised to ask the president how he
  the Asahi Evening News newspaper, Mori asked instead, “Who are you?“ When
  
  教授的倾销定义,在中国卖的大部分国外公司的产品都算“倾销”。这些国外公
  赔本买卖。
  这位教授思维混乱,逻辑不清,缺乏许多基本常识,不知何以成为浙大名教授?
  心理?有如此日本大学中国毕业生,日本大学不情愿给中国人奖学金,你又有什
  
  
  族主义或种族歧视者。
  lihe按:
  象郑强这样的经常能出国看看的,对自己有几斤几两十分清楚,决不是什么“不
  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低水平不会因为国际交流而受到冲击。
  你低估了他们的智力。他们主要的威胁来自于海龟。如果我(不特指)回去,他们
  土博士的少壮派,他们是海龟的主要竞争者。
  对郑强是什么人,我十分了解,他损英语和计算机,因为他的英语和计算机都很
  实际上,他那高分子材料一块,由于轻视理论,全都是在搞配方。以郑强在做的
  在将温度提高5度,再作一遍。实际上,如果他弄懂了WLF方程,作出一些普适曲
  
  学术上一直作“共混”,搞配方,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学术前途,查SCI就知道了。
  
  商业竞争故意混淆,充斥民族主义观点。由于是针对年轻学生的讲话,这种误导
  大,不用民族主义这张牌,自己也不好混。另外,时刻不忘吹嘘自己的独到见解,
  
  附:
  
  作为一个学者,我不是来卖弄嘴皮子的。借助这个讲坛,我认为各行各业对知识
  观点,我提出几个重大问题:
  第一,我国搞了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与攻关,在几十个工业门类中,到底有哪几个
  是数一数二的?中国现在到底需要什么?我经常出国,每出一次国,灵魂就受到
  力和羞愧,特别是去了日本和韩国,这两个同属于东方国家去了之后,感触更多
  
  我是一个教授,在浙大当老师,浙大的“求是”是个无价之宝。现在中国的知识
  今天就愿意来揭揭自己的短,面对产业家,我更应该说实话。中国今天的科技很
  领导同志本身也没有知识,为了蒙领导,让他们拨一点钱,总得把一些文章、报
  跨世纪发展计划中定的10所大学,现在已选定了9所,第10所还未选出。在中国
  现在的实际状况是:世界上前200所大学,中国一所都排不进!在亚洲能排出几所
  们永远要努力!但是,我们不应该去追求这样虚幻的目标,去呼这样的口号,我
  
  不过是一个尺度概念。各种尺度的材料都有各自的用处,比如,为什么要把泥土
  丰富多彩的物质世界只说成是一个纳米呢?所以,谁都没有注意是谁提出的这个
  院在搞;基因上海在搞;纳米全国在搞,连工厂技术员也在搞。刚才何祚庥先生
  修一个房子、修一座桥非常容易,但你要看看国民素质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都是些腰缠万贯的文盲!怎么能说国家已经现代化了?浙江杭州搞的世贸会挺漂
  这不是一个穿一件衣服的问题。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我们不要用这些东西来摆
  以前说“无知无畏”,现在却是“无知才无畏”,许多企业把浙江省技术监督局
  到那里去,给你盖个章,然后就是“填补国内外空白”、“国际先进水平”,写
  常严重的问题!作为一个大学教授,我深深地为此担忧!这不是我们的责任,是
  ,因为你们不写这样的报表,就拿不到钱,项目就得不到批准。教授也同样如此
  
  限,再不上就没有机会了,因此,宁波想干,诸暨想干,天台也想干,大家都来
  这一点。有人说,纳米这么好,我们都变成纳米人多好,但高的篮球谁打?篮框
  让纳米人钻进去清理一下就行了。这些东西可能只有我在说不好。纳米在最近的
  生物学与卫生学的概念、一个是材料尺寸的纳米怎么会防霉?所以,要千万注意
  畏”,我们懂一点的就不敢随便讲,这是误导!
  现在,让科学界的人感到很困惑:许多与纳米研究无关,不具备纳米科研的单位
  ,所得到的绝对回报是非常危险的。越是高科技的东西,越不要指望它的市场回
  
  起来不精彩。误导与新闻界有关,新闻界听到一点就是一个片,如此描述宣传以
  概念搞得非常庸俗!
  下面我谈谈科技问题。我们整个国家民族工业的基础极其脆弱,这几年我在日本
  到光荣?其实,我们所谓的外资合营企业,所引进的东西,真正有科技的含量极
  的电视频道就只有6个,杭州有多少个?这是很清楚的。拿什么钱吃什么饭,我
  这样。我在日本10天,没有看到一条有关中国的消息,这也是中国人的天真。
  到?日本人喜欢下围棋,但他不知道聂卫平是谁。我国现在是需要国际化,但国
  ,所以我要说,改革开放20年,我们到底在经济上,科技上得到了什么?好的
  国、美国基本都是把国内不能生产的、低价的东西转移到第叁世界国家来生产。
  了这么多家,但日本的汽车技术,比如丰田,都是第二代、第叁代之前的,他不
  乐凯,这个中国现在剩下的唯一一个国产胶卷!等哪一天乐凯垮掉了,国外的胶
  !这一点中国人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大学排不进前200名?因为规定要有800
  ?教授的论文写得少了,平均一个教授没有一篇,像我这样一年能 写5、6篇的
  的教授拿多少工资?他的一篇文章值多少钱?可见中国教授便宜了!美国教授成
  还有些什么东西?这样恶性循环后,我们基本上没有自己的工业了!我不赞成“
  
  
  模像样,比如二弹一星;凡是能够引进的,就都搞不成。为什么?企业的科技人
  带着人到美国去考察一下,买来几个电器产品,跟他们签个协议,然后再到美国
  在很多合资企业就这样,卖点东西,而没有去考虑这些深层次的东西。殊不知,
  
  没有,你们从自己的这个角度赚了消费者的钱,但消费者里面有大夫,你电信的
  穷教授,赚不了钱。我今天回去就去查名单,看我这个学院、我这个系的学生有
  元钱。”但我决不会这么做!若这样做,这个世界就乱了。作为社会成员,一定
  自己,只要自己赚钱而不管别人怎样,若那样的话,明天就可能得到报应。这是
  
  才?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科技?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产业?
  教育、学习是为了什么?最近,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以及饭店、各个厂矿
  数职:院长、系主任,所长等,他们开口就要找博士。其实,这需要共同语言受
  这个方面。中小学在搞素质教育,什么叫素质?英语、计算机、钢琴都会一点儿
  弹《致爱丽丝》时,边弹边哭、边骂他妈妈。爸爸妈妈都是音盲,却一定要把孩
  ?幼儿园3岁开始学英语,我这个观点不知你们是否赞同,我在学校讲课时,学
  中国的外语教授讲英语还不如美国卖菜的农民!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日本博士、
  言就是一个工具!你没有那个环境,他怎么能讲这个语言呢?比如,我35岁开
  教我,可我就是学不好,非常紧张。因为年龄较大了,学得我白天的语法都错了
  作,而打工的人2个月学的日语就比我学得溜,这主要就是因为没有环境。所以
  连中文一级都不及格,你英文考六级干什么呢?看看研究生写得论文,自己的民
  高的分,可哪个写的英文论文在我面前过得了关呢?过不了关!这样培养出来的
  要讲一下人才使用问题,你们现在的招聘动不动就要英语好,干什么呢?在厕所
  现在是教授,我顾不上搞计算机,可是,浙大搞计算机的就特别敬佩我、巴结我
  我们合作合作,我们也可沾点光。”物质世界不是算出来的,算能把肚子算饱吗
  不了材,可惜啊!不像我一直在做材料的教授,光荣得很!我们浙大就一个计算
  了,我经常呼吁:这是在害人!我的同学现在在美国都在卖菜、卖中药,成不了
  但是我现在在中国过的日子比他们在美国过得好!由此可见,这不是钱就能解决
  生,他们都向我诉苦:每天只睡4个小时!浙大有很多老教授,夫妻两个连走路
  !外国人不理解,认为中国人有病:为什么夫妻不在一起,而是一方在国外、一
  ,是否想念父母呢?回答是肯定的,但不知是为了撑什么面子?!中国穷得这副
  我在日本留了这么长时间的学,在日本,我只能请他吃一碗面:一天晚上,请了
  ,像我这样的人,我现在就不愿出国,去10天可以, 去1个月我就受不了!言
  学了英语,回来就忘记了,这就是语言的特点。语言没有环境,就学不好。所以
  样突击一下英语,马上过关,然后就任其自然。你看我,从高中开始学英语,大
  成果?我这几天就教训我手下的几位女学生 ,问她们在干什么,看不到人影,一
  英语,美国人连报个名都要收你们的钱,日本人也是如此,中国学生到日本去要
  日本的公司就职,当劳动力,挣了一笔钱后要回国了就买了家电,把钱全给了日
  么。现在有这样一个现象:大学叁年级时有42名学生,毕业时只剩15人了,其他
  失败!中小学的教育就是听话,老师管干部,干部管同学,孩子们都学会了成年
  人准则结合起来去培养,而只学会了拍马屁、讨老师喜欢、说成人话。上次电视
  意跟江爷爷说:我向你报告!”“江爷爷”是谁?还不是老师教的!孩子们在中
  生,跟四川一个女孩谈恋爱,前几天班主任向我汇报,上个月跑回去20天看他女
  个女同学有“记录”的特权,记录哪个男同学动了。有了6次记录后,男同学就
  来就习惯了。到了星期五就问儿子:“这个星期要不要写?”反正脸皮也厚了,
  也算6次!但是,我并不为我儿子担心,我认为:他受这点挫折也好、压抑也好
  得起打击和挫折!这样的教育是很令人深思的。所以,我作为一个博士生导师,
  ,我就是要批判这样做。
  我提出一个命名,叫“消费学历”──就是滥用学历。现在提拔干部也同样,不
  叁、四十岁得了肝炎,还得让他干,这就是“一刀切”。招聘时也总是看学历。
  们有很多同学成绩好,却什么都做不了。在我们大学像我这种程度的人,招博士
  人才,当初在读研究生时都补考过,而成绩考得好的几个人却都跑到美国去卖中
  的,留校就必须全部留博士生而不准留硕士生,这样,仪器就没有人去操作。人
  育体系就是让每一个老百姓都充满希望和理想,教育孩子们要树立远大的理想。
  干净,也应该受到尊重,不能动不动就要高学历。我要提醒的是:在国外可不是
  了博士要给他高工资,而他能做什么用呢?这是个具体问题。我不知道现在的组
  呢?现在,中国的大学提出要培养高层次的人才,我说这话错了,中国现在教育
  
  校的人挖人才,浙大也要派人去挖,于是派我去了。我去讲了话,我毫不客气地
  搞奥林匹克竞赛──中小学叫奥赛班是举国体制,就是为了得到世界上的一个荣
  的。难道有一个学生得了奥林匹克的冠军,就说明中国的教育好吗?不是,它不
  机!这就是我国教育的一种误区。我指出:如果作为一个教授来做这样的事,在
  宝贝一样。化学的奥林匹克竞赛,清华、北大的教授来了一大堆,我们今天是在
  都不敢上台讲了。请扪心自问:我们这样做对吗?奥林匹克竞赛的结果在浙大的
  这么小,怎么能分等级呢?其实,他们根本就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成长的路
  的。我们系里有一个女同学,我看到她一天到晚没有笑脸,就是为了得到那个高
  买光环,你今后的心灵是要受到创伤的!我希望她不要看重明年从第1名掉到第
  而是往下走,我这是在救她!昨天,我的孩子参加环湖跑,我对他说:“你不要
  -6岁、7-8岁的孩子跑4000米,为了争得那个第一,把孩子的身体都跑坏了。
  科学了,就知道了,小孩子不能随便大运动量地运动。可是求是小学每天早上第
  量是要用到脑子上的,要上一天的课。可早上的跑步就让能量消耗了,这不科学
  是为了什么?我敢讲一点:我们浙大有很多教授就被小学老师教育得像儿子一样
  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每次都讲这些话,然后就说:“你们不
  我就非常担心,孩子的心灵从小让你们这么一整就麻烦了。我觉得我现在最对不
  在我心里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那时被我管过的这些同学,不管他们现在是在开出
  康的心理,这比成绩还重要。何况各位家长,你们由于自己的学历低些,总是希
  各种各样的学习,把孩子完全拖垮了,其结果孩子是要厌恶的。过早弹钢琴的人
  所以,你们不能这么干,这么干是摧残人才,这是我今天讲的,为人才的培养谈
  
  像陈景润,他就是玩。陈景润如果是处在今天的中国,他绝对是要去讨饭的,因
  在“标准”,他是个文盲,还谈什么教授!日本人就是喜欢美国人,我跟日本人
  中国人。现在在日本奖学金最高的是美国人、欧美人;第二是韩国人、台湾人;
  国人。我就特别对我们的女教授、女同学说:在日本人面前一句日文都不要讲,
  ,这是真的!日本人不知道龙井茶,而只知道乌龙茶,就因为旭日升乌龙茶的广
  个广告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女性的漂亮是因为喝了乌龙茶。所以,日本人特别崇
  本首相森嘉郎不会英语,但为了表现自己会英语,就叫秘书安排了一套程序,准
  很糟糕,森喜郎见到克林顿,将“How are you!”说成了“Who are you?”,克
  还这么问我?我今天也跟他来个幽默:“I am husband of Hilary.”(“我是希
  “ Me too.”,克林顿想你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我老婆怎么变成你老婆了?这
  
  追世界潮流:想去建世界一流的国家,达到一流的水平。我非常惭愧地向大家谴
  了,就写点文章,塞在抽屉里,一点用都没有,就向领导报告:我做完了。这很
  ,这一点我们没有做好。日本、韩国的科技进步就是在于针对性非常强。
  现在有一个现象:所有的企业家到了浙大就问我:“郑教授,现在有什么能赚钱
  不知道市场是什么!他只是在搞游戏,玩家家,想一些新玩意,不要以为教授什
  的老板们具备很高的意识。刚才何先生就讲得很好,在目前的阶段,中国还有假
  当中国的经济秩序真正完善以后,造假绝对活不下去!现在在日本就没有人敢造
  一有序,造假的人肯定活不下去。企业能不能生存,说到底就是看你有没有绝招
  江书记说:浙江要建经济大省,文化强省,但是“大”不等于“强”,“民富”
  。我说:经济强省应该有下列标志。我问张书记:第一,浙江省现在的经济总量
  济命脉的、民生的、大的工业?第叁,浙江的经济真的有一天在亚洲金融风暴来
  外省人,如果哪一天我自己那里方便了,我为什么还要跑到你这儿买?现在之所
  这样发起来的。如果不是这样,再过几年,辽宁的人要货在北京买就行,何必再
  分之一的塑料制品产在浙江,上次在余姚,就召开过塑料科技大会。浙江的西服
  计!千岛湖的农夫山泉是好,但水什么地方没有?这就是问题。另外,温州经验
  底是民族经济全部被国外吃掉。你的资本算什么,温州老板的那点钱与日本老板
  都是家庭工厂,与现代企业能比吗?此外,把西部的博士挖过来,用高薪养起来
  那天,我最后是带着感情与张德江谈的:我是爱浙江的,作为一个教师,我教育
  “长得好”、“今后要当科学家”,这都是害人的话。所以我愿意对张书记提点
  
  给我改进一下?”我认为这样的提问是最好的。上次我们青年教授到天台去,天
  行业了。我最后发言:前面的人讲的话又把你们害苦了。你们这么穷的地方怎么
  做得更好一点。所以我希望我们的企业家在下次见到教授时提出这类问题,你们
  产业规模了该怎么办,就应该学学日本。
  我国现在到底需要什么?软件搞得这么红火,但我们并不需要软件。其实,我们
  长常常惊骇这叁、四年来与中国的差距──他是从奥运会得了一块金牌谈起的,
  半都不到。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材料,是制造与控制。不要以为我们什么都有,
  !我又听说现代企业的生产量比我国的桑塔纳、长春、武汉、富康的总和还多,
  口的,没有一样是自己的。人家想做什么,什么都能做好,我们却是想做什么,
  到天台演示房子设计的动态,把房地产公司的人看傻眼了。其实,这都是哄人的
  。高等学校投了几十个亿买研究设备,但这些设备90%都是进口的,没有一样是
  了,就死了,我们国内的企业没有一家敢修仪器的,即使一个很简单的实验仪器
  不愿意踏实地来做这些工作,而只是做了很多表面文章,既生产不出材料,也没
  科委主任把钱投到材料和制造工艺这两方面,他就不干,他要做世界第一流的“
  的精神,我们民族已经没有这个精神了。我们现在想的只是“卖得越多越好“。
  这次校长、书记在日本,见到东京名古屋大学的校长,他提了个问题:我们都属
  。大家知道,生物是多样化的,世界上若只有美国人就没有味道。日本人说:“
  这种现象没有关系,这是国际化。”日本人这番话引起了我的深思:我们中国没
  妙的胸怀。比如,日本的许多大学为什么能得到许多捐款,就是因为捐款的人对
  才越多,所得到的奖学金就越多。现在,教育界有一种反思,清华大学自建校以
  备学校”。如果我是中国的纳税人,我怎么能想得通,我国国民花那么多钱投入
  到美国政府为我国哪个大学捐过点钱?你们体现出这么一种胸怀是什么意思呢?
  !我恨日本人,我到日本是作为日本大使馆面试的中国最杰出的博士生去的,当
  本人嫉妒,他们就是要培养汉奸。但是我到日本是越培养越恨,神□大地震时我
  因为日本人先救日本人,根本顾不上救中国人!在日本空港,日本国民的进港通
  ,让外国人再进来。中国人为什么这些年都往外跑,最重要的是要让国民自己爱
  骨头找到了,放在棺材里,送回到白宫,举行隆重的仪式、行军礼,这怎么能让
  了,给200元钱就打发回家了,连“劳动模范”都没给人家,你怎么能让你的国民
  心──如果杭州有什么灾难,我就首先把杭州的老百姓安排在香格里拉,让外国
  农民跑到峨嵋山去玩,骨头摔断了,你就用中国空军的直升飞机去救他,而在日
  妇和孩子误食有毒磨菇,孩子和母亲死了,父亲则是重症肝炎,在名古屋大学医
  么友好,以为自己很大度,实际上是被人家耻笑,笑你的无知!你们这个民族贱
  感到挺有面子;而外国来了个什么人物,都是警车开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
  问题。所以我经常讲,我作为一位自然科学工作者,我教育我的学生,首先是学
  
  +商人”的这种状态,过20年后会改变。在国外,没有哪个教授是既当公司经理
  限的,既要办公司,又要当教授,能当好吗?我不否认有这类特殊人才,很少见
  国目前最大的一个缺陷。省里的研究院,部里的研究院一事无成,为什么?他们
  为企业法人结合在一起。日本叁菱公司的研究院,富士研究所在日本是具备最好
  号:“吃着、端着、看着”,“吃着的”--企业正在干的;“端着的”--产
  是一个良性循环。但是,要做好这件事,我认为财团和经营界的介入也是非常重
  
  载难逢”。我们浙江有一个优势──有钱,如果浙江的老板们有一点前瞻性的话
  面上看你把好不容易赚的钱投了一点,但也许在5年、10年后你就会看到实效,这
  
  家注意:大学教授可以玩这个,但企业家就不能玩这个。技术并不是越新越好,
  不拿出来,他要等到现有的技术把成本收回并获得尽可能高额的利润以后才会拿
  不容易搞了生产线,明天又有新的了,你的钱还没赚到就换新的,有什么用?我
  新科技。悬浮列车目前在理论上都还不成熟。日本现在最完善,最经济的就是新
  就越少。日本的住宅还没有声控电灯,而我们已经有了──我们已经走得够快了
  
  老板不要包里有了钱就想膨胀,这是极其危险的!这实际上是投机心理在头脑里
  心理要解决,为什么不自信?你现在的东西是否在全国属于数得上的特色?这是
  出这是谁的歌声,这就是特色了。这一点我提醒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一定不能丢
  老板找我说:给你20万,你帮我上马。我想这还得了,排队的就已经有这么多了
  
  经济储备后,能不能在教育、科技上掀起一个投资。我只告诉大家:人活在世上
  我们浙江大学高分子学科毕业的。这次我通过省委宣传部同意,准备在浙江大学
  海外的华侨、华人那儿捐到了。这次我不是为钱,而是想在世纪来临之际立个丰
  得太便宜了:一个人捐1000元钱就可以刻上名字,刻个墓碑都不值这点钱,北京
  刻个碑或在墙上刻名牌,个人收1000元,单位收5000元。对此,潘校长就很赞成
  烈,杭州有好几个企业都是20万、20万的。我们不需要这么多钱,我们只需要体
  :有的人把自己的儿子、孙子的名字刻上了,他这么做自有理:“你的名字已经
  件事向各位通报一下。
  我今天讲的,一个是高分子的介绍,另外是把我对科技、教育、社会等方面的一
  同志、各位企业家、各位领导对我批评指正。希望大家加强联系,谢谢大家!
  郑 强教授198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系(BS),1988年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系研
  教委录取为中日两国政府联合培养博士生,1994年12月获日本京都大学博士学位
  基金和教育部骨干教师基金的资助。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