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195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阿专注(转载)

  1958年股市的整体情况
  我有位朋友,他管理一只中等规模的投资信托,最近他写了这样一句话:“阴晴不定,这是美国人典型的性格特征。1958年,他们的情绪变化很大(阿专注:变化多端,阴晴不定,这是人性,这也就是牛顿说的“我可以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无法预测人性的疯狂”),要用一个词来形容 1958年他们在股市上的情绪,这个词就是“兴高采烈”。
  这句话很好地总结出了1958年股市的主要情绪变化,无论业余投资者,还是专业投资者,都这样。在过去一年里,人们找各种理由来证明“投资”股市的正确。和前些年相比,现在股市里性格阴晴不定的人更多了,只要他们觉得能轻松赚大钱,就一直不会离开(阿专注:我们也是一样,赚钱了,总舍不得止盈,总舍不得立场,总想赚更多,欲望无限)。还有更多这样的人在不断涌入股市,把股价炒得越来越高,这个现象什么时候才能休止,不得而知。有一点我是确定的,股市里这样的人越多,持续时间越长,将来的后果越严重。(阿专注:任何事物都会物极必反,盛极而衰,想想世纪经典的泡沫怎么收场的!)
  我不想预测股市,我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低估的股票上(阿专注:因为股市根本无法预测,而优质低估值的股票却还是可以寻找的)。但是,所有人都以为买股票肯定能赚钱,最后一定不会有好结果(阿专注:很多朋友进入市场,总想来捞一笔,结果却总是赔了本,赔得一毛不剩!)。到时候,就连低估的股票也难免受到牵连,虽然它们的内在价值不会减少,但股价会大跌。(阿专注:所以我们投资要顺势而为,要看大势,大势不行,一切都会受牵连!)
  1958年的业绩
  我在去年的信中写道:
  “与一般水平相比,我们在熊市里会比牛市里做得更好。我们今年的业绩不错,但在这样的年份中,我们的表现本来就应该比指数更好。当股市整体大幅上涨时,只要能跟上指数涨幅,我就非常满意了。”
  1958年就属于最后一句话说的情况,我说中了。道指从435点上升到583点,算上 20点的股息,道指整体上涨38.5%。过去一年,我管理的五个合伙人账户获得的平均收益率是略高于38.5%。按照年末净值计算,各个合伙人账户的收益率在36.7%到46.2% 之间。在我们的投资组合里,有很大一部分股票并没从快速上涨的行情中受益,考虑到这个情况,我认为我们的业绩很不错了。我始终相信,在下跌或平盘的行情中,我们的业绩会跑赢指数,在上涨的行情中,我们能跟上指数涨幅就很好了。(阿专注:而我们很多朋友,一进入股市,就想天天涨停板,天天收益10个点,这现实吗?)
  典型案例
  我觉得以我们在 1958 年所做的一项投资为例进行分析,可以让大家更好地了解我们的投资方法。去年,我提到了我们的第一重仓股,它占各个合伙人账户 10% 到 20% 的仓位。我说我希望这只股票最好下跌或者平盘,这样我们才能买到更多的货,继续增加仓位(阿专注:持有的成本越低,越对自己有利)。因此,在牛市里,这个股票可能会拖累我们的相对收益。
  这只股票是新泽西州联合市的联邦信托公司 (Commonwealth Trust Co.)。在我们开始买入这只股票时,保守估算,它的内在价值是每股 125 美元。虽然这家公司每年有 10 美元左右的盈利,但它出于正当理由,并不发放现金股息,可能主要就是因为不分红,它才会有 50 美元左右这么低的股价。于是,我们就有了这个投资机会:一家管理优良的银行,盈利能力强,按内在价值计算折价高。管理层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这笔投资最终亏损的风险非常小(阿专注:投资一定要计算风险与收益!)。
  联邦信托的第一大股东是另一家规模更大的银行,持股比例是 25.5%(联邦信托总资产为 5000 万美元,规模大约是奥马哈第一国民银行 (First National) 的一半)。多年来,第一大股东一直希望能并购联邦信托。某些个人原因阻碍了并购,但是有迹象表明这种状况不会无限期持续下去。综合起来看,摆在我们面前的这家公司情况是这样的:
  1. 防守属性极高;
  2. 价值明确可靠,而且能持续以令人满意的速度创造价值;
  3. 有迹象表明,公司的价值最终会释放出来,这个时间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十年。假如是十年,公司在此期间会积累非常高的价值,到时它可能值每股250美元。
  (阿专注:这就是优质公司的好处,垃圾公司不会有这样的预期)
  我们用了一年左右时间,买到了这家银行12%的股份,买入平均成本大约是每股51美元。不难看出,这只股票股价沉闷对我们绝对是好事。这家公司的股票,我们持有的越多,价值越高,特别是我们成为第二大股东后,我们就有了充足的投票权,在任何并购提议上,我们的意见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阿专注:只有有价值有前景的公司才值得这样做,虽然有人说这是坐庄,但是你要考虑这个庄值不值得你去坐,你能不能承受!)
  联邦信托只有300多个股东,平均每月只有两笔交易。这样你就明白了,为什么我说我们持有的一些股票受大盘行情的影响很小。
  很可惜,我们在买入过程中确实遭遇了竞争对手,股价涨到了65美元,在这个价格,我们既没买,也没卖。对于不活跃的股票,很小的买单就能导致价格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所以说一定不能“泄漏”我们的投资组合持股。
  去年年末,我找到了一个特殊情况投资机会,可以以很便宜的价格成为最大股东。于是,我卖出了我们持有的联邦信托股票,卖出价是每股80美元,当时市场报价比这个价格低20%。我们完全可以继续持有50美元买入的联邦信托,继续耐心地零星买入(阿专注:无论投资还是投机没有耐心,都将一事无成!)。我很愿意这么做,不过要是这样做的话,我们去年的业绩就跟不上市场了。买联邦信托这样的股票,我们在哪一年能获利,有很大的偶然因素,很难说。我们在一个年度里的盈亏完全不足以衡量我们的长期业绩。虽然如此,我相信投资低估的、能得到良好保护的股票,是取得长期收益最可靠的途径(阿专注:只要股票价格没有体现公司的价值,那么只要公司继续发展,不出意外,股价总有上升的那一天)。
  顺便说一句,80美元买入联邦信托的,长期来看,收益会相当不错。可是,135美元的内在价值,80美元价格的低估,与125美元的内在价值,50美元价格的低估,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的。我认为,我把资金换到另一只股票上,在这只股票上,我们的资金可以创造更多收益(阿专注:很多朋友认为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就是一生抱着一只股票,到老。这是严重的错误,我不屑于解释。我们只要发现更优质更值得我们投资的股票,我们随时可以调仓换股!)。这只新股票体量比联邦信托大一些,占各个合伙人账户资产的25% 左右。虽说与我们现在持有的许多(或一些)其他股票相比,这只新股票的折价没它们高,但是我们是这只新股票的最大股东,这个大股东的地位给了我们巨大优势,我们可以施加更多影响,控制估值修复所需的时间(阿专注:能够成为大股东固然很好,但是如我们一般的小散户怎么办,很简单,跟随买入,薅大资金的羊毛,前提是你能发现这样的优质低估有前景的股票,并能果断的买入,坐等估值的修复后获利砸盘潇洒的立场!)。就这只股票而言,在我们持有期间,我们几乎可以保证它的表现会优于道指。
  当前的情况
  股市越高,低估的股票越少。我现在发现找到足够多的便宜的股票,有些不容易了。我想提升套利类的占比,但很难找到条件合适的套利品种。(阿专注:套利其实就是指投机,指短期的交易,我们俗称短线。可见巴菲特也做短线,只是仓位很小!)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大量买入几只低估的股票,自己创造套利机会。按照这样的策略,我们应该能做到我之前所预测的――在熊市中跑赢指数。我希望合伙人按照这个标准评价我的表现。如果有问题,请随时问我
  以上是我对这封信的一些个人见解的批注
  当然您可以直接忽略我的批注
  很多批注不对的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