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吃不饱时,土豆烧牛肉就是共产主义

  博客中国开展征文,题目是《每一个人心目中的社会――共产主义能实现吗?》,其实这个征文题目相当敏感,甚至很多网站的BBS会自动屏蔽掉,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典型的意识形态话题,而对我们60后这一代从小就无时无刻在各种“XX主义”的喧嚣和口号中成长起来的人,面对当今浮躁社会之现实,第一感觉就是“主义”没有了,信仰弱化了,结局是价值观混乱甚至扭曲,物欲横流,唯一被众人景仰并膜拜的主义就是拜金。
  说实话,拜金主义也是主义,或者说也是一种信仰,拜物信仰,这种主义也能成为人的精神支柱,只是支撑这种精神支柱信仰的是功利,某种意义上来说,追求功利恰恰是因为过去片面将共产主义口号下越穷越光荣年代的另类思想扭曲,进而演变到物极必反的公众心态表现。归根结底,原本源自西方的共产主义理论或许从来就没有真正被知识分子之外的民众所理解,至少是共产主义的思想精髓并没有被真正成为多数人的价值观,相反人们只是脱离思想的高度,同样功利的从人的私欲需求出发,认为共产主义就是简单的实现按需分配、要什么有什么,总之脱离不了贫穷或准贫穷阶段人性的弱点,也就是所谓的时代局限性。
  如果大家承认任何事物、包括思想,存在历史的、时代的局限性,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中国人甚至会认同“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就是共产主义,而相对工业发达的前苏联人也会理所当然的认为天天有土豆烧牛肉就是共产主义了,结果被一向藐视权威的实用主义者毛泽东在著名的诗句中讥讽了一句“不须放屁!”。两个同样在声称追求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世界大国之间因为国家间的利益争斗,这才让中国人知道了,原来老大哥苏联人其实连土豆烧牛肉也很难吃到,所以这个理想的社会即使在苏联也很遥远,当然我们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在那个时代也显得极其的遥远。而当今天我们回首历史再审视现实时,才突然发现,即使我们电脑手机都普及了,飞机高铁成了日常生活,当我们为吃多了肉而衍生出各种心血管病发愁的时候,其实共产主义依然遥远,因为人类的欲望一直没有止境,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终于还只是停留在人们的想象之中。
  当然有一个很简单的现实就是人们在拼命追求物质利益的同时,早已经淡化了意识形态的概念,各种“主义”成了典型的不值钱的非物质品,似乎也只是有人在入党宣誓的时候会醒悟到“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有些功利主义者、投机主义者即使进了这个门,一不小心也会沦为腐败分子。共产主义理想在追求功利的大环境下甚至会成为某些人逐利的台阶,完全背离了对信仰目标的追求。
  毫无疑问我们这个社会,大家都在说信仰缺失、价值观扭曲,之所以我们要讨论“共产主义能实现吗?”的问题,本身就印证了现实生活中人们已经丧失对精神世界的理想追求,现阶段来讲,能不能实现共产主义其实只是一个广义的意识形态议题,是一个可以追求的美好社会之理想,没有谁能夸下海口定下时间表或想当然的认为已经实现了。有钱就实现共产主义了吗?精神上空虚的人,价值观沦落的人,有再多的钱也欲壑难平。反观一些无欲则刚的人,更容易满足于精神上的充足,某种意义上说,按需分配的理想本身就是基于物质匮乏或私欲旺盛心理下形成的对物质的追求和向往,忽略的恰恰是人的精神追求。
  有人说北欧国家目前对国民的福利待遇更接近共产主义的雏形,并向往之;有意思的是这些国家却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而在包括西欧北欧在内的这些欧洲国家,在经济发展基础上实现的普遍国民福利,其基础除了经济增长带来的物质极大丰富外,数十年来普遍被接受的左派意识形态融入政治生活中,或者说意识形态转化为普遍的追求社会平等和国民福利的政策,至少从制度上避免了贫富不均,恰恰最早共产主义思想的发源地也是这些地区,意识决定行动。所以即使我们羡慕北欧的国民福利,也只能以我们的有局限性的思维想象成他们更“接近”我们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
  总而言之一个社会必须要有崇高的、追求平等和大同的意识形态,要有理想的追求,共产主义可以成为这个目标、成为信仰,哪怕永远只能接近的目标和理想,没有信仰的社会只会带来灾难。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3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