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小说《至道无痕》连载

  佛来说理
  《至道无痕》几年前就写了,断断续续最近才写完。鉴于《穿越抗日之国难当头》的教训,《至道》不准备发任何网文网站了,选择在天涯和本人同名微信公众号连载,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分割线——————————————————————
  “爷爷,这次我们要抓的妖魔又是个什么东西呀?”
  “麟儿,爷爷不是早就教过你察气观神吗?”
  “咱们是女娲娘娘的后人,这玄空灵气务必认真修习,否则百年之后,你怎么接过咱们家族的使命?”
  祝麟爬上一个小山坡,伸手把爷爷拉了上来。老头扶着旁边的树干喘了口气,眼睛里闪烁中一种荣耀的光芒。
  “第一批?”祝麟不解的问。
  “那其他人呢?”
  “哦~!我明白了,相比之下只有咱们家族是女娲娘娘用手捏出来的。”
  祝麟听完爷爷的讲述,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多想像普天下其他少年一样,拥有一种天真烂漫的生活,天天跟着爷爷四处寻妖捉怪,他早就有点厌烦了。
  乌云四合,晴朗的天空突然黯淡下来。风越发的猛烈了,祝子遇将手中铁剑往地上一插,双手合什,口中真言念动,右食指凌空一指,暴喝一声:“疾~!”
  “现!”又是一声大喝,光圈中一个手舞铁钎,浑身乌黑,赤发獠牙的东西出现在两人眼前。
  妖兽瞪着铜铃般的眼睛,说话间如声声巨雷滚落。
  “吼~!”
  “孽畜竟然如此不知死活,麟儿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少年的好胜之心大起,右手一挥,铁剑回到自己手中。
  祝子遇有心历练一下自己的孙儿,玄空一门人丁凋零,以后家族的任务全都要落在他身上,不趁自己有生之年磨练他,日后他又如何能当此大任。
  巨蝎只觉眼花缭乱,匆忙间铁剑化作一道白气击中其胸口,“唔~!”巨蝎吐出一口黑血,身形暴退。
  祝麟铁剑一挥,作势欲追。
  祝麟不情愿的降落身形,“爷爷你干嘛不让我追,让这妖怪跑了!”
  “爷爷,那只大蝎子明明中了我‘道冲剑法’中的同尘,为什么还是跑了?”
  祝麟星目闪动,若有所思:“是不是说,玄空灵气是天下万物的本源,利用玄空灵气御招即能使其有大、远最后反击于对手之身的效果?”
  “嗯,知道了!”祝麟归剑入鞘,搀着爷爷的手臂,祖孙两朝山下的小镇走去。
  第二章 乾坤神教
  “爷爷,这是什么地界了?”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分为四大部洲: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这里应该是南赡部洲地界,至于镇名,就在你自己口中了。”
  “客官,您要点啥?”
  “一壶茶,两碟点心!”
  “不忙!”眼看小二哥作势要走,祝麟连忙拦住他,“小二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没错,我们祖孙两刚从外地跑生意来到这里!”
  “这里是龙潭镇,因镇里有一个深潭,常年泉水不竭,故此得名。想来开镇也不知几百年了!”
  茶和点心还未到,祝麟瞧着街边各式做小买卖的,眼里充满了稀奇。
  一阵锣声从远而近传来,紧接着一支长长的队伍映入眼帘,队伍中的人手持经幡,香烟缭绕,正中一个八抬大轿,轿中无人,只供奉着一个看不真切的神像。
  祝麟感到奇怪,正待开口问,他一回头,吃惊的睁大了双眼。原来茶馆里喝茶品点心的茶客竟然全都冲着外面的神像方向跪下叩头。
  正犹豫踌躇间,店小二几步上前,“扑通”一声跪下,接着一个劲朝着祖孙两递眼色,示意他们也跪下。
  “@#¥%%…………”长长的经幡队伍唱着不知名的经文,缓缓从眼前走过,队伍中间一个头戴冠帽,宽服绶带的男子看似不经意的看了店里兀自坐着的祖孙两一眼。那眼神竟有一股摄人心魄的威力。
  “我玄空门向来秉持‘功成而不有’的祖训,自身从未如此大张旗鼓,这是何教,竟将我门祖师之像如此招摇过街?”
  少年祝麟只感觉好奇,对于爷爷的反应浑然不知。
  “祸事了,祸事了!”小二慌张的道。
  祝麟见小二和周围人等如此惊恐,一脸的不解与纳闷。
  “乾坤教?”祝子遇一脸好奇,“我只听闻这天下间有儒、释、道三教,哪里又来个乾坤教?”
  “小二…….”祝子遇还待发问,小二连连摆手,“我们是平凡小民,客官您的茶和点心马上就来,吃完你爱去哪去哪,千万别在本店乱说乱问了,引起天主神降罪,小民担待不起,担待不起呀!”说完,小二哥一溜烟的走了。
  未多时,他们的茶和点心上来了,祝麟喝了一口茶,对于刚发生的一切十分的不解。
  祝子遇摇了摇头,示意祝麟勿在多言,两人用完茶点,付过帐后寻着可落脚的客栈而去。
  祝子遇怒火填胸,作为女娲后人,祖师神威竟遭邪徒如此亵渎。他决定在此地住下来,无论如何都必须搞清状况,维护玄空一门祖师的神誉。

  祖孙两刚休息,客栈门外就响起纷繁的呼救声。
  “哪里起火了?哪里起火了?”
  紧接着,祝麟的声音便淹没在一边纷乱的脚步中。
  祝麟早已经赶到火场,正待施展法术降水救火,突然天空一个炸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说也奇怪那雨只在着火的范围内降落,正在旁边救火的众人,身上不落一个雨滴。
  祝麟正看得出神,突然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袖,他转过头去,正是自己的爷爷。
  祝子遇早已发现,此刻满身霞光飞临火场的正是上午那位头戴冠帽,宽服绶带之人,于是急忙用本门传音之术提醒祝麟。
  满身霞光之人不知用何法术,那声音竟然在整个龙潭镇上空回响。
  说罢,空中亮光一灭,觉心凭空消失。唬得一众凡人,纳头便拜,口中无不称颂乾坤教之德。
  “那人身上没有妖气,目前无从得知这个乾坤教的来历,不过那个觉心明显是冲我们来的。”
  祝子遇无奈的点了点头。
  祝子遇刚要制止祝麟进一步的愤怒,没想到门外再一次响起了纷乱的脚步。紧接着,客房的门被推开了。
  祝子遇见此情形,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为免激化众人情绪,他还是拱手作揖对着老板道:“掌柜的深夜至我祖孙客房,不知有何见教?”
  “凭什么?我们又不曾差你的店钱,这深更半夜的,你让我们上哪找店去?”祝麟感觉十分的愤怒。
  客栈老板没有耐心了,身后的众多镇民也纷纷附和起来。
  空气像凝固了似的一丝风也没有,时值夏末,祖孙两行走在荒凉的野外竟感觉不到一丝清凉,不一会汗水便湿透了衣服。
  祝子遇一言不发的走在前头,心里冒出一股不祥之感。
  眼见爷爷神色异常,祝麟立刻拔剑在手。
  “天地自然 秽气分散 洞中玄虚 晃朗太元
  随着天字出口,祝子遇合十的双手猛然向上翻出,一道霞光从其手心疾射而出,到半空后形成一个炫目的光圈,光圈逐步扩散,眨眼间,周围迷雾消散,微风徐徐,星空璀璨。
  一道声音凌空而降,竟似炸雷一般骤响在二人耳边。
  “在下与贵教素无瓜葛,不知阁下为何对我祖孙二人紧追不放?”祝子遇拨开祝麟,正视着觉心。
  “在下与贵教素昧平生,在则吾乃玄空门嫡系传人,皈依贵教实难从命!”
  “大道汜兮,其可左右!天下各教,源自同宗,三界苍生人人皆可修习道法,其心向道者皆为道。奈何贵教欲强人所难?”
  觉心还待多言,一边的祝麟早不耐烦了,他长剑一挥,大喝一声:“什么狗屁乾坤教,不入你教,难道还要强迫别人入不成!还有,劝你们别亵渎我祖师女娲,下次再敢抬着女娲祖师招摇过街,小心小爷手中之剑!”
  觉心一声怒喝,原本微闭的双眼霎那间睁开,食指一指,一道白光对着祝麟面门弹射过来。
  觉心怒从心头起,蛇形仪仗队队形一变,呈扇状将祖孙二人围在中间,众人口中念念有词,祝麟只觉体内气血翻腾,心脏突跳似要破胸而出。
  祝子遇右手一挥,长剑原地立定,他神情肃然,口中真言涌出:
  三界内外 惟道独尊 体有金光 覆映吾身
  诵持一遍 身有光明 三界侍卫 五帝司迎
  内有霹雳 雷神隐名 洞慧交彻 五气腾腾
  只见他一个纵身跳到半空之中,长剑随之拔地而起,飞入主人之手,随着最后一句真言出口,祝子遇长剑一挥,一道圆形豪光冲着周围的乾坤教徒众飞去,惨叫声中,咒阵立时消散,乾坤徒众功力弱的口吐鲜血,其他人站立不稳被击飞至几米之外。
  “能识我神咒,阁下也不简单!幸好你非异类,否则此刻恐怕已经烟消云散!”
  自思无力抗衡的觉心,双手一合,一股神力从体内灌出,仪仗队形瞬间复原,他双手画圈,长长的队伍立刻消失在祖孙二人眼中。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