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征文)永远的地瓜汤

  无缘由的,想起了妈,想念起妈为我们做的许许多多的美味佳肴。
      母亲做出来的美味永远是地里盛产,取之不尽的价格低微的东西,像地瓜、木薯、甜薯等此类杂粮。很多时候刚吃完午饭,母亲就又忙开了,把地瓜洗干净,刮了皮,切成一块块丁,放到装了水的锅里煮地瓜汤。经常吃到的是清煮的地瓜汤,也就是除了地瓜就是水,再加上几片生姜和糖,这样煮的地瓜汤在现在我是不会再吃了,可在那时候还是很喜欢的。现在的我要吃的地瓜汤也是母亲做的,而且叼了我的嘴,使我不再喜欢吃别人做的地瓜汤。其实也不是很特别,只是母亲在做的时候加了鲜椰奶,把老椰子剖开,椰子水留着,用特制的工具把椰子一点一点的刨下来,放进椰子水里,揉着挤着,直至水变成了牛奶般的浓白。捞去椰子渣,不必捞完。在地瓜汤沸了后把鲜椰奶倒进去,稍沸沸就行了。
      地瓜收获丰产而没地方存放的时候,母亲把地瓜刨了,晒干,用饼干桶装好,等到没有新鲜的地瓜,母亲就用干地瓜为我们做地瓜汤,干地瓜汤我们称为“番薯头汤”,加了红豆来煮,又是别番风味。而经常吃的还有木薯粑,用木薯磨成酱,加了面搅匀用油煎,就成了清香可口的木薯粑。曾有一度,我是在梦中都在想着这清香的味道,而儿子也继承了我这一喜好,对木薯粑情有独衷。
      其实,现在想明白了,那味道是我们做不出来的,那是母亲加了爱心的缘故,而怀念的也只是母亲的那一片爱。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1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