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狗日的伊犁师范学院(一)

  

  文中没有言说的是对生活的渴望,主人公用行动证实了一切。
  无畏者无惧。 在大一,班里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东西,除了普遍存在的地域差异之外,最突出的就是班费问题,或许钱这东西本身就是个问题。孔老二自告奋勇当上了班长之后,班费像水一样流的不知所踪了,最后一算账,所剩无几,连一个裤衩也买不起了,这让我们大家感到很气愤。然而, 中国人的劣根性很难让大家站出来去维护集体的利益。班费不是一个人的,于是大家都不以为然,然而背地里个个直骂娘。 –
  在历史的潮流中总有一些激进先锋人物出现,用鲁迅教导我们的话来说就是脊梁式的人物。就在大家非常愤慨的时候,我以为会像死水一样沉寂下去的时候。豆子挺身而出,发出了掷地有声的责问,虽然结果不怎么样,但他的行为赢得了大家的敬重。于是,到了大二,在梁山好汉们排座次当中,豆豆同学理所当然坐了XX班第一把交椅。他期望用一己之力去拯救那个落寞的时光潮流,我很佩服,我也很敬重。但他不知道XX班的水有多深,因为班级里有卖口口的也有操口口的,然而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风平浪静的。后来经过他的努力,XX班出现了一些成效。但是由于地域差异以及心理因素,XX班变得还是毫无生机,如同闻一多作品里的《一潭死水》。 “一潭死水/破铜烂铁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在让油腻织一层罗绮/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XX班让我们失去了信心和信赖,或许我们让XX班 -也——-
  到了大三,男人们都懒得理睬了,在大家都习以为常的时候,有一位女生上演了一场巾帼不让须眉的传奇故事。然而到最后,终究改变不了我们班的历史――低迷而懒散。像麦蒂的眼神一样看多了让人觉得很无奈。
  很回念关汉卿老先生笔下那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我的豆子同学!!
  关于专升本 –
  说实话,我也想升本科,但是考虑到家庭情况,最终放弃了。后来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所有写了专升本申请的同学除了阿里巴巴以外其他都成为保送生了,原因是升本的人数太少了。之所以不要阿里巴巴我觉的可能是该同志挂的课太多了。从大一开始加上选修的课总共不到二十门课程,而他就挂了十九门。可能学院领导一看成绩太差,害怕落下一个骂名,最后忍痛把阿里巴巴给从名单里面刷下来了,为此学院可能损失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吧?!没有这样的同学为你挂课,学校哪里来的一笔额外收入呢?在此向阿里巴巴这个锡伯族的同胞致敬,你很了不起!狗日的伊犁师范学院没让你升本是他的失误,相信你没错的!此处不留巴,自有留巴处!不知巴公公可好?!
  -
  关于不是传说的传奇 –
  我来到文秘班之前,以为自己的年龄可以称得上“哥”了,没想到最后“哥”只是个传说,原来我们班还有一位更加德高望重的家伙――老哥,一个70年生的典型的70后,人长得胖乎乎的,脑门也比较大,可惜头发也比较稀少,有点秃顶了。说起话来满嘴的秦安口音,笑容让皱纹无处藏身。该同志虽然年龄长我们十岁,但从他口中很难听到实话,同一个问题,不同的人去问同一个问题,大家就会得到不同的答案。同一个问题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去问也会有不同的答案。从他身上我终于明白事物的正确答案不止一个。也许是我们的教育起了作用,02年的高考作文就是有关追寻事物正确答案的探讨,而他好像也是在与时俱进跟随着潮流前进着。如果说其他同学身上发生的故事只是传闻,那么他身上发生的事称得上传奇了。

  孔老二
  想起孔老二是因为他是我们班曾经的班长,也是因为他是我们班篮球队的队长。而我是班里的一份子,也是篮球队的一名成员。
  关于孔老二
  关于孔老二,我没有恶意。但我一直怀疑他的姓氏,因为根据清朝乾隆皇帝当年的钦示,凡孔氏家族所生子嗣,均要依照族谱规定的世系字辈取名。如有不依字序随意取名者,当逐出本族不准加人族谱。可以说,孔氏家族所以千百年来世系不乱而且敢于号称“天下孔姓为一家”,就是因为他严格的族谱制度。可是我们都知道孔夫子是一个地道的汉人,那又何来锡伯族的后裔?!
  这个非常活泼,非常灵动的男生是一个在新疆长大的土著,从外表你永远看不出他的锡伯族的成份。倒是巴公公,从里到外活脱是一个地道的有民族血统的正宗的勃朗子。
  令孔老二引以自豪的不是他有多少个女朋友,而是他和班里的两位锡伯同学都会讲三种语言,本族的锡伯语,汉语还有English。为此,我们常在想,他在讲某一种语言时,他大脑里面是如何分辨语言的思维程序的。他和班里同学说话时总是用流利的新疆普通话进行交流。上英语课是又在用ABC,踢足球时,直接喊“football”:最令人不能接受也是最不能理解的是,他和办里的巴公公交谈时总是用他们自 己的语言,叽里呱 啦的说着,不时发出让人无法理解笑声,并且是时常说着时常用眼睛剽窃这周围的同学。除了让我们疆外的同学诧异外,更多的是对他们的不信任和怀疑。而这一切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世界恐怖组织的头目――本拉登电视里的演讲。而让我们大家更关心的是:如果他和他的女朋友high时,他又会说何种语言。而这一直到现在成为我们了解他的一个谜团。
  自以为所追求的最美的女孩子永远是――下一个。我们的第一才子。我们班的兴衰存亡可以说就是在他手里开始起步衰落的。
  如果他不当班长,喜欢他的人可能会更多一些。他自己也可能更加成功一些。自从他毛遂自荐当了我们班的掌门人后,班里的民族大融合不但没有因为距离的拉近而近,反而出现了裂隙。而裂隙的原因可能因为我们所处的地理环境的差异而造成心里的差异,抑或是我们在一起时间大概只有三年,不像本科生有四年的相处时间,所有大家显得很在乎。
  孔老二身上的亮点很多,喜欢追女生,差不多两个月就换一次:很有才,在系里时常参加各种活动——但做了班长我们大家只看他的执政能力和他的清廉。
  在大一刚进学校,我们经常参加些活动,当然也就需要经费,于是每人收了一百元作为班里面的活动经费。
  记忆里,孔班长也给我们做了几件实事,在大一军训完的第一个节日就是“十一”长假,班里组织大家去伊犁河玩,有几位新疆的同学自愿充当导游带我们去玩,那次,我们玩的很是开心——-让我们大家相互了解更深了。继而,到了元旦,班里组织包饺子,我们买来了面粉和羊肉,包了好多饺子,虽然下饺子的时候是在学校外面的餐馆,但下好的饺子端到我们教室时已经凉了,但我们还是吃的很高兴——
  后来还有几件让人愉悦的事,但现在有些都记不起来了。
  快乐的时候大家很开心,但开心过后呢?到大一快结束,同学们的班费刷-刷-刷飞走了,班费所剩无几。而掌管班级财政的大臣竟是一位女生,而该女生又和孔老二走的非常近,关系显得很暧昧。所有大家都充满了猜忌,我们的班主任也恰到好处去深造了。我们自此如一潭死水——-
  孔老二的离任,丝毫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只不过大家觉得很自然,也没有太多的话。孔老二也灰溜溜的没有留下任何豪言壮语。
  自此以后,在班里又长久没有看见孔老二——,,。或许“下一个”永远是自己的人生奋斗的目标。
  不是洼牛的牛
  蛙牛兄弟之所以为蛙牛,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故事。不过,在现实里,他有一个很霸气,很有实力,很实用的名字。用甘肃的方言解释,就是要把怂给清了. 在和YZ同学关系上,那是我一直无法理喻的事。我觉得毕业后他们俩在一起那是水到渠成的事。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因为毕业前夕,双方的父母非常同意他们之间的事。不曾想造化弄人,毕业后还是没能走到一起。有时候世界真的很奇妙,原以为时间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然而事实证明,有时时间不是问题,而是人出现了问题。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有时候人是对的,世界是错的,有时却相反,人是错的,世界却是对的。有时,我曾暗想,是不是我们走的太快,错过了自己的灵魂.
  世间的牛人有好多种,最常见的有大牛和小牛。而怂清同志就一蛙牛,该牛人大一时瘦瘦小小,是个很不起眼的小**,但是戴一付近视眼镜,看起来深沉有加,吸引了XX班众多的花花草草,。然而此兄弟却毫不所动,有道是狡兔不吃窝边草,好男儿志在四方。最后在外语系找了一MM。真是羡煞本班众兄弟!人有时就是这样,走进一个空间时慢慢适应了周围的人和事,懒的进入另外一个空间。但当走出自己的一方小小的天地时自己才会发现外面世界的真大。而且越往高处走,人生的境遇就会大不相同。就找女朋友而言,那是大有学问可言。外语系的就比中文的好。拿XX班来说,恐龙与青蛙同在,中文的,大多以吃饭睡觉居多,美其名曰:休养生息。而外语的更多的是懂得学习和生活,因为他们的老师有许多都是外教。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该蛙牛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牛了。此兄弟异于常人之处不是从开始就是一大牛。而是从一蛙牛开始的。他从进校的那一天起,就开始有意结识比他大的师哥师姐,刚开始我们很难明白,但到毕业时我们清楚了他的过人之处,真是有先见之明。找工作时大家象无头的苍蝇乱撞。而他则显得有恃无恐,坐在宿舍运筹帷幄。原来他从师哥师姐那里老早就学会了好多,包括就业,不得不佩服蛙牛先见之明。不得不相信,经验就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可惜那时的我们太年轻,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临近毕业的前夕,有的忙的整天焦头烂额,有的则无所事事,记得有一天下午我在宿舍休息,蛙牛跳进我们宿舍大谈特谈就业形势严峻。说着这些无关痛痒的话,有几位无法忍受他这种唐僧式的叽叽崴崴,先后出去到别的宿舍了。顺便说一下,蛙牛兄弟在学校属于那种除了晚上回宿舍不得已睡觉外,其他时间都在其他宿舍打发时间的人,好象一位演说家抑或传教士。不过他自己好像意识不到这个问题,其他人则对他怒目而视,或者与他进行牛辨,或者不屑和他理论。有一次蛙牛兄弟来到一隔壁宿舍还没说几句话,那个宿舍的同学,一个个借口出去了,蛙牛兄弟等了一会还不见人,自言自语依依不舍离开了.我们宿舍的做法更胜一筹。中午睡觉,听到蛙牛兄弟楼道喊叫的声音,大家会自觉不自觉插上门栓。然后都装作睡着的样子,不发一言。大家心领神会,没人去开门,蛙牛兄弟则在门口大声嚷嚷好大一会儿才肯离开。只不过嘴上一直骂个不停,嫌大家不是兄弟。熟不知开宿舍门那是要引起公愤的。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
  总之,通过三年的不懈修炼,养成了他打造大牛的条件.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