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琐语)“先生”与“同志”

(花甲琐语)“先生”与“同志”
   闲来对“称谓”作点小研究,也就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算到哪,博君一笑,勿较真。
   称谓是指人们因为婚姻和社会关系,以及由于身份、职业等等而建立起来的名称,讲白了就是称呼。
   既然称谓古今有之,所也就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如兄、弟、姐、妹,叔、伯、舅、姨等称谓,随着独生子女政策,以后恐要淡出。
   还有一种社会称谓,随着时代也变迁兴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先生”与“同志”。
   “先生”,顾名思义,先于己出生者。有先就有后,也就有了“晚生”、“后生”。到后来对有一定地位、学识、资格的人尊称“先生”,且不论年龄和性别。咱上学时老师就称“先生”,小学班主任梅晶辉老师今已九六高龄,余每次去探望习惯叫梅先生,仿佛又回到少时,围绕在先生的身旁。
   在“同志”盛行前,“先生”是除了体力者外的尊称。文学巨擘鲁迅、胡适之称 “先生”,政界也称 “润之先生”、“蒋先生”、“宋先生”,连国父孙中山也称中山先生,少见一大堆官衔。
   后来有些人阿谀奉承,弃“先生”而开口闭口蒋总统、蒋总裁,闻之还要如触电般起立,垂首帖耳。记得相声大师侯宝林有则相声,对总统、总裁有段妙喻,听后乐不可支。可惜原文记不清了,也不能抄出与君同乐,甚憾。
   底层者也有称“先生”者,如算命先生、跑街先生、账房先生、说书先生等,多吃开口饭者,何曾叫拉胶皮、蹬三轮者为先生?
   解放前知识型家庭一般称丈夫为“先生”。凡着长衫或西装者称“先生”一般不会错。对警察称“先生”尚可,对当兵的就不能叫“先生”,人家有枪就是草头王,叫“武生”也不妥,“武生”是唱戏的行当,应叫“兵爷”、“老总”。叫“先生”说不准给你一枪托,“他奶奶的,拽什么文,俺一瞧你就不是个好银” 。
   解放后以称“同志”为荣,“同志”也就是共同志向,有人认为“同志”是红色专利,其实谬也。
   “同志”一词古就有之,如“鸠合同志,以谋王室”《晋书卷五十四陆机传》。总的来说,古人对“同志”的使用是有忌讳的,因有结党的嫌疑,而在专制皇权下,结党是大忌。
   中国最早在政治上称“同志”当推明末东林党人,国民党也互称“同志”,中山先生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乃需努力” 就是一例。
   解放后“同志”成了统称,上至 下至民众,连外国人也叫“达瓦里希”(同志)。你不要小看了这“同志”,万一当你失去了叫“同志”的资格,也就成了阶级敌人,成了阶下囚。
   现在热衷于叫官衔、老板、董事长等,可党内互称“同志”是明文规定,虽讲有些官员不喜欢称“同志”,总感到不咋入耳,有被轻视之感。
   就是,人家官场中人与民众怎会有共同志向?应称官衔,副的叫正的,低的叫高的,这也算潜规则、被尊重,有些人是属“顺毛驴”的。
   现在国人对“同志”一词也不咋热心,白领称先生,有钱的称老板,有权的称官员,连小区里的邵大爷都忌讳“同志”称谓:“啥烧同志、炒同志?侬当阿拉是同性恋?叫老先生” 。
   你要讲当官的忌讳“同志”那是天大的冤枉,每当人大、政协等换届,官们都竖起耳朵听着,可有自已带着“同志”的大名?这时的“同志”是大富大贵。
   也有“双规”的官员对“同志”也十分敏感,只要在处理决定里在自己名字后面有个“同志”,如同吃了定心丸,最多党纪处理。一旦少了这“同志”就如丧考妣,免不了开除党籍交司法部门,此时才觉得这 “同志”是如此的悦耳和重要。
   从称谓上能读出个政治上的子丑寅卯,也是国之特色。从叫人的称谓上也能知人品,现在有些后生好象压根不知敬词一说,开口“老头子”、“老太婆”,厉害的在前面还要加个“死”字。呜呼!这人品咋讲?
   时光流逝,从称谓上也留下了时代的印痕。有人戏谑:何时“老爷”、“姨太太”等也重出江湖?呵呵!不好讲。反正有人已在享受齐人之福,又何必局限这称谓呢?
   从“先生”到“同志”,再回到“先生”,正如一位时装设计师所说:什么叫时尚?昔日的旧式样,五十年后又会成为时尚。
   然也。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