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江西上饶:合法财产惨遭非法强拆(转载)

  (转载至中国新闻出版周刊)近日,本(中国新闻出版周刊)刊接到江西广丰郑先生举报称:“他通过合法程序,收购了江西省上饶市振大建筑陶瓷有限责任公司债权债物,含江西省上饶市振大建筑陶瓷有限公司全部资产(包括土地产房)。上饶市国土局强行以 950万元收回郑杨水个人产权。现郑杨水本人对该被拆资产通过委托评估机构鉴定评估“有证产权”部分价格为2750万元,不含厂区附履工程约200万元。因对收回的补偿不服,在2010年8月17日上午,由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俞文杰带领一百多名法警和4台挖机进行强制拆迁,将振大建筑陶瓷有限责任公司欠郑先生的债务抵偿的房产被强行拆除,差额2000多万合法财产损失该找谁……”
  合法产权已被政府审批核发
  2007年4月,郑先生出资并依法取得振大建筑陶瓷有限责任公司债权3000多万元。并在执行程序中经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查封了振大公司位于上饶县320国道边的房地产面积一共32980平方米。2010年7月13日,又经上饶中院裁定将查封该资产拍卖,清偿郑先生债权。由于其他原因,法院没有将该产权拍卖或资产过户给债权人,但法院裁定抵偿资产。事实上该产权已经是郑杨水个人产权。2010年2月22日,上饶市国土局以公共利益需要为由作出收回行政决定书,并以自行委托评估自行裁定的方式对该土地包括地面建筑上的全部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共计补偿950万。
  “可是该产权是在1998年和2002年分别由上饶市国土和房产部门颁发了产权证。产权终止日期为2044年12月份,这些都属于郑先生的合法财产。根据我国《物权法》第9条规定:不动产特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产生法律效力。更不允许他人肆意侵犯。”
  因“需要使用”上演恶性强拆事件
  2010年8月17日,根据《上饶市中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和龙潭湖公园综合整治规划的要求,规划用途调整为绿化用地和道路用地。郑先生在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更没有看到任何文件,就进行强拆。
  “当时征收使用用途为:公园和宾馆土地绿化和道路建设规划用地,如今,这里已经被拆成平地,现施工只有四分之一用于土地绿化和道路建设规划用地,其余的主要用于商业活动,这都是欺骗的行为,怎么可以借用政府的名义如此侵犯老百姓的利益?”郑先生愤怒的告诉记者。
  在2010年8月17日上午,由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俞文杰带领一百多名法警和4台挖机进行拆迁,将振大建筑陶瓷有限责任公司的产房强行拆除。郑先生家人当即制止非法拆除,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相关人员的暴力伤害,其中郑先生被多名法警使用警棍、拳脚殴打至昏迷状态躺于地上,然后被法警抬到警车内继续被多名法警殴打,因担心郑先生有生命危险,将其运至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可能检查无生命危险,但全身多处皮开肉绽,头部及全身软组织挫伤,医生都要求对伤者住院治疗,可上饶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俞文杰却说:“只要身体检查无生命危险就不管了”。
  滥用职权、以权谋私
  本因从2007年7月13日起经法院裁定,将振大公司资产拍卖以清偿所欠郑先生的债务。其他人就无权支配该资产,但原有几家以办企业为由占住该厂房,应该无条件搬出。但俞文杰慷国家之慨以政府急需使用该地为由,趁此机会以权谋私、无故补偿占住人160多万作为搬迁费是何用意?
  国家法律为谁制定
  在2010年5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紧急通知第三条明确指出:城镇房屋拆迁,必须严格依法规范进行,必须充分尊重被拆迁人选择产权调换、货币补偿等方面的意愿。对于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定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第四条对与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因暴力拆迁和征地造成人员伤亡或严重财产损失的,公安机关要加大办案力度,尽快查清事实,依法严厉惩处犯罪分子。对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以及存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追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构成犯罪的,要依法严厉追究刑事责任。我不知道为何原因被关押也不知道为何被释放,执法
  
   后记:这是一个关于房屋拆迁的典型纠纷,纠纷双方一方为农民阶层的弱势群体,一方是来自拥有强大权利的地方政府,一个是产权的合法拥有者,另一个则是“根据需要”对产权的欺诈剥夺者。
  面对这样的诉说,人们哗然,本已通过正常程序取得的产权,是谁在无视国务院红头文件的紧急通知下强力侵占他们的合法利益?是谁该有异议向司法求助?又是谁在他们诉求的道路上设置了重重障碍,求助无门呢?
  对此,本刊将高度重视,追踪报道!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