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千万不要滥收两协会员书画作品(转载)

  千万不要滥收两协会员书画作品
  叶明心
  所谓书画“两协”又称“两会”,即“中国书法家协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此两协号称中国书画家的“正规军”,其会员自称和被称为“国家级书画家”。其相应的省市协会会员则分别号称“省级书画家”“市级书画家”。如果非各级两协的书画家则被“正规军”们称为“业余书画家”“杂牌书画家”“不入流书画家”“江湖书画家”……等等,总之都是低级甚至贬义的称号。
  若干年后,我觉得不能只进不出,毕竟财力有限,至少也得出一部分以藏养藏。然而当我拿这些“国家级书画家”的作品四处兜售,送画廊、送拍卖会、淘宝开网店推销、上微信朋友圈吆喝……能想到的“市场”全都占领了,结果……不说也罢,真是欲哭无泪,人家大多不收,上百万的货基本成了死货。我不甘心,心里认为是市场不识货,于是拿这些作品去咨询高校美术学院的教授和一些资深的书画鉴赏家,他们皆无法认可,有位国内颇有影响的鉴赏家说“你这批藏品虽不能说全是烂货,但确实都是平庸之作,水平十分有限。”我将信将疑,它们都出自“国协”会员之手,而且大部分都是向其本人直接购藏不存在真伪问题,它们怎么会“水平十分有限”的“平庸之作”呢?
  痛定之后,我开始关注一些非协会的大隐书画家,陈子庄、黄秋园、刘知白、徐生翁这样的大隐书画家我这辈子是甭想再有入货的机会了,除非我财力非凡,可惜我还只是个中产阶级,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大隐书画家难道绝种了吗?非也。每个时代都有大隐高手,他们就生活在各个角落,只要你具备一定的鉴赏眼力,机会是随时都有的。果不其然,近十年来,我收藏了不下十家的真正书画家的作品,他们都是具有真才实学的学者型、文人型书画家,虽然他们不是两协会员,没有什么头衔,但是他们知识渊博、著述等身,或隐于高校,或读书山中,或耕作与乡野,或谋生于各业。他们平淡而知足地生活在社会的角落,不与“正规军”们争眼球争交椅争利益,可以说中国书画之魂就寄托在他们身上。经过十几年的曲折,我总算找对了收藏的路径。
  那么所谓两协这样的怪胎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呢?
  国家体制的艺术家协会乃前苏联所创设,后来被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效仿,目的是控制艺术家的创作进行意识形态控制,这就是为什么“国家级”艺术家创作不出高水平作品的深层次原因。我查看咱们这边的两协《章程》,第一句就是“在某某党领导下……”。这是有独立之意志、自有之思想的艺术家愿意臣服的吗?可见加入者大多思想平庸或者纯属机会主义者,这样的会内艺术家能有个性鲜明的艺术品产生吗?苏联解体后,苏联的“作家协会”“美术家协会”同时解散,艺术家终于可以自由创作了,东欧国家社会转型后也扔掉了官办艺术家协会这块臭脚布,轻装前进。所以这种官办协会实乃 体制的产物,是笼络奴才艺术家的牢笼。但有不少两协会员却常拿这种牢笼作为炫耀的资本,这种奴才意识的归属感透出其人生境界的低下,这样的艺术家能指望他们出高水平的作品吗?
  另有一组数据也很能说明两协会员作品不可滥收:就是其会员的总数和每年入会的人数都是巨量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人数1万多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人数3万多人,每年新入会人数都在500人以上。如果算上各省市级会员,总数已超过50万以上。赵禄祥先生主编的《中国美术家大辞典》收入从古至今美术家(包括书法家)8万多人,其中古代和民国一千多年录4万多人,1949年之后以“国家级”两协会员(截止到2000年入会者)为收入标准也录入4万多人。看看这部官本位意识指导下的大部头的《中国美术家大辞典》有多荒唐!60多年意识形态严控年代产生的书画家人数竟然与汉唐宋元明清民国千年历史长河产生的书画家的数量相当!如果有收藏者迷信这部选录标准很成问题的《大辞典》,拿它作为书画收藏的指引,则误入歧途几乎是不可避免了。大辞典中两协会员4万多人,其中真正的书画家占多少?而因不是两协会员被《大辞典》踢出的真正书画家有多少?
  “物以稀为贵”这是艺术投资和收藏的铁律,元青花为什么天价,因为它极少。如果元青花在市场上有4万件,你还天价吗?两协会员十五年千已是4万余人,目前已近7万人,逼近十万人也就这几年的事,但是这支庞大的官军,有多少是真正的书画家呢?我看千分之一都不到。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