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我的房间里丢了什么?

  一
  电话是房东打来的,他问我房间里有没有人,我说没有,我在的时候就有,我不在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他说那可能今天有点问题,你的锁已经被打开,我无法确定你是否丢了东西.
  阳春三月的阳光,这么炎烈,直接打在我刚刚经过冬天包养过的白嫩的手臂上,我却不觉得热,只觉得沉,心里沉。
  我担心,如果一个小偷进来,他会不会也只选走我的“男朋友”。
  我的门上,大胆的插着一把陌生的锁匙,它令我生气,我用手去使劲拔它,却怎么都拔不掉,这时候房东从楼上走下来说,那是他想用预备的锁匙打开看看我的屋里丢了东西没有,因为我隔壁家的房门已经被撬开,屋里翻的乱七八糟。

  我的那扇门至到现在还没有打开,因为锁已经坏掉,没办法用正常途径打开了。
  我想不通,既然小偷这么有才,还去做小偷干什么?我们花费那么大力气都开不了的门,他们竟然可以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悄无声息的把它打开,这太不可思异了,牲口啊!
  我真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我能够写出一本叫做《一个落魄的小偷用什么步骤冲出江湖》,用来记录和鼓励小偷正确的偷盗。不偷好人的东西,不撬好人的门,专门盘算和整治一下法律惩治不了的坏人的钱财。比如查除不了的贪官,比如有闲钱包养二奶没闲钱捐献希望工程的人。。。。。。
  这样一本书,小偷肯定有兴趣愿意读一下吧?
  我连自己都不拯救不了,我其实也是什么都没有。

  3点35分的时候,电话打来了,说花了30多分钟,费了好大的劲,把门弄开了,电脑还在,应该小偷没能成功进入。
  想起了去年的7月,我回家乡去,在家里,我坐卧不安,仿佛一个没有良心的人,我不好好热爱自己在家乡的日子,心里却总是想念着我在南方的房间。仅仅3天,我办完事情就回来了。
  迎接我的是一扇没有锁的门,我的锁已经不见,那一刻,我想哭,我知道有人打过我房间的主意,洗劫过我的门。
  我没有丢一件东西,
  如今,在距离2007年7月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距离那处旧所不到2000米的距离里,我再次恐惧。
  我住在一个小镇的东部,我上班的地方,在这个小镇的西部,每天,我穿越在小镇的东西两部之间,踩着我的小单车,梳着一帘整齐的刘海,穿着一身乖乖的衣服,带着一份好好学习却天天向下的心情。
  现在的电脑包也都不怎么漂亮,我不喜欢把自己弄得跟个推销员一样背这么大个黑包子坐在单车上,很不精巧的样子。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8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