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热闹]鸡骨架,茄子,及其他

晚上我妈熬的是小白菜汤,里面加了个鸡骨架。其实谁都知道,熬汤剩下的东西,没多少味道了。可扔了又可惜,就赏给我和我弟弟了。我大张旗鼓的去拿了个碗,放了酱油,醋,和香油。
    说到香油我有个疑惑。前几天,家附近的那家大型超市店庆。有一种牌子的香油价格降了很大幅度,可还有一两个月就要过保质期了,我就有点害怕。可我妈是家庭妇女啊,不像我是个学化学的本科生啊,她不听我的劝告,买了,而且还是两瓶。理由还挺充分,说过去谁家买一瓶香油不得吃两三年啊,油还能坏啊?再说还是密封的。我就突然想起来我爸总讲的那个笑话,说有一户人家,特小气,每次做菜倒完香油,都用舌头把瓶口沾的那一点点舔掉。就这么过了一年,到年底,发现香油不但没见少,反而还多了。
    号外:今晚我倒完香油,也舔了。
    我们的祖国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各地的饮食习惯如此不同。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搞清楚到底都什么地方的人吃鸡骨架这种东西。上大学以后我才真正的接触到外地人,据我了解,山海关以南的人是不吃这种东西的,还有那些什么鸡脖子鸡爪子之类的东西也不吃。他们好像只吃鸡腿,这简直是拿鸡当猪了。就算现在用来吃的鸡都是专门养的肉食鸡,你也没必要只吃肉不啃骨头啊!
    又扯远了。
    百盛旁边有条小胡同,里面有一家脏兮兮的小饭馆,叫狗剩鸡架。顾名思义,应该就是靠这个发家的。我只去过两次,是和同一个人。他们家的鸡架就是炒的。价钱合理,炒得也特好吃,可就是脏。脏得让我这个有洁癖的人小心翼翼坐定之后就只敢埋头吃菜,不敢四处乱看。不过说老实话,真是好吃啊。好久没去了,不知道这个脏兮兮的小饭馆还在不在。
    我在大学的第一个夏天,好容易等到了蔬菜大批量成熟的时节。之所以要等大批量成熟,一是图便宜,二是认为这个时候农药会少一点,毕竟是要生吃的。从教学楼到宿舍的路边,一直有人在摆摊卖货,这个时候就出现了黄瓜和茄子,我认为这是绝无仅有的奇观。再淑女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好象也不顾形象了,都像家庭妇女一般往寝室拎。
    离得近的尚且如此,更何况远的。上个月和一个天津的男生去吃牛肉面,我嫌单调,就要了盘红油肚丝,原料是牛肚。菜上来后,他好生奇怪,缠着我问这是什么。我更是好生奇怪,他居然不认识牛肚是什么。要知道我来吃牛肉面就是为了它啊!
    内脏我最常吃的是鸡心,炒或炸都好。炒的喜欢吃嫩的,炸的却喜欢老的,幸好鸡心再老也嚼得动,这点比鸡胗强多了。可吃鸡胗应该也就是为了练练牙口,那是另一种味道。所以在饭店烧烤的时候我喜欢告诉服务员两样拼成一盘,足见我的贪心。另外我家常备鸡肝,这是我弟弟的菜,我是动不得的。不过自从有了他以后我很少吃这个了,毕竟人猫还是有别的,我可不想吃猫食。
    猪的内脏不能吃,我家有的时候就吃驴的。猪的叫肥肠,驴的却叫板肠。小肠煮熟后晾凉蘸调料吃或者再回锅酱一遍,都好,劲道,而且很香。大肠就腻了,尤其最末端,我总觉得部位很恶心,从来没有吃过。也吃过驴心,很大,我曾经一度很是惊异。可煮熟了,却缩成一点,我曾经怀疑我妈不舍得一顿都吃完,藏起来了一半。
    发现了一点问题,人和人的饮食习惯的确是不同的,要不哪儿来的八大菜系之说?可对于自己没吃过的东西,我愿意很坦诚的认为是自己没见过世面,并且我愿意去尝试。至于好不好吃,那是见仁见智的事。可对自己没吃过的东西都装作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就不好了吧?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