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猪脚姜

    只转过身子,光还没来得及刺开眼睛,鼻子就醒了。我揉揉眼睛,风是温暖的。楼下的小摊上飘来一阵猪脚姜香味,我感觉到了胃的乏力。穿上拖鞋,随着软软的阳光来到阳台。从上向下看,卖猪脚姜的女人在搅她的猪脚,时而站起来,时而又坐下。每一个经过小摊的路人,都能让她激动。在冬天总是渴望暖暖的光线,我不由地想起了奶奶。
    哪时候的家在一条深幽的小巷里。周遭都是矮矮的房子,最高的地方也不过3层。所以光线直来直去的总能挤进这窄窄的过道,让过往的人心情愉悦。我还很小,记得是和奶奶住在二楼。每天清晨7点半左右,就能听到楼下卖早点的人在大声吆喝。一听到这些熟悉的声音,我就会望望搁在木桌上的小木篮子。它有点破旧,却油光闪亮。上面绑有一条白色的细麻绳。通常奶奶很忙无暇顾及我的时候,我就会拾起搁在桌上的几分钱放进篮内,匆匆的拎着它,在二楼的木阳台上又将它轻轻地放下。看楼下的阿婆很利索的将篮子里的钱取出,把油条或者包子什么的再放入篮内。偶尔阿婆也会笑嘻嘻地看看我,并叮嘱我要小心地提好。我喜欢做这样的事情,特别是用手提上早点的那瞬间,抽着缓缓上升的篮子,看着安稳的食物没有翻来覆去,总能让我产生极大的成就感。不过这样买早点的方式却经常使不上。奶奶是个精明的人,起得又早,多会自己走下楼去买。她说自己选的早点不容易吃亏。
    我看了看楼下的女人,她坐在凳子上,手上的杂志已放在了桌上。路人并不多,几个年轻的女孩正围在她的周围,大家嬉闹着,倒也显得热闹了。看她将浓黑又香甜的猪脚姜盛入进一次性的塑料碗中。那特殊的香味在她不停的搅拌中缓缓升起。我吞了吞口水,却忍住不去想那滋味。
    猪脚姜是广东常见的一种小吃。听说吃这东西对怀孕或做月子的女人很有好处。我吃东西向来是随感觉的,所以也和大多数爱吃猪脚姜的女人一样,并没有那么多的顾及。自从楼下的摊位卖起这种小吃起,我几乎隔日都会去光顾一次。起先摊主是她的弟弟,一个不爱言语的年轻人。每次吃的时候,我们几乎不交流,只在付钱时,彼此心照不宣的点点头而已。不久,他换成了她。做姐姐的她却显得异常活泼,薄薄的嘴裹着一张大嗓门,偶尔在楼上也能时不时听到她的高音节。她两只手上都戴有被镶上钻石的黄金戒指,在阳光下忙碌的时候,总能看到她的手亮晶晶的。和她经营的生意却显得不协调。
    第一次吃她做的猪脚姜时,觉得她笑声过多,让人不知所措。我照常是要了一份,猪脚姜的价格通常为2元,所以习惯按老规矩付帐,事先并没有询问价格。吃好后,才发现起先2元一份的猪脚姜已变成了3元,份量则并没有增多。我有点莫名,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隔过不久,我又去光顾了一次。她和她的顾客们依然在嬉笑着,看我过来坐下。背着我匆匆地收下她们的钱。吃好后我再一次付钱时,递给了她5元。她找回了我2元5角,说因为我是老顾客才便宜下来,以前可从没卖过这样的价格。我接过钱望着她笑了笑。想这样淡淡的离开又觉得有点不舒服,就问她:“以前你弟弟卖猪脚姜的时候,也是3元一份?”她笑嘻嘻的回答,当然当然。
    可能不太习惯和太过聪明的人交往。我很少再到楼下去吃我爱吃的猪脚姜了。宁愿多绕点路去别处吃。有天我正准备上楼,她叫住了我,问我怎么不去她这里吃猪脚姜了。现在她做的特价猪脚姜只卖2元,要我多来光顾。还捎了点汤准备递给我,让我免费品品滋味。我笑笑推辞了,感谢的点了点头。
    楼下的女人还在老地方忙碌着。她的生意不会因为我的感受而有所损失。阳光还是热热的贴在脸上,她还是会笑嘻嘻的面对她的客人。只是在我必须经过小摊时,总会觉点有点冷。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