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童话}湖边的茭白小姐

  湖边的茭白小姐
  “真受不了这样的天气,我还是喜欢春天啊!”在经过了太阳一整天的炙烤之后,一颗湖边的桃树无精打采地对他身边的梨树说道。
  在这时,突然从远处的电线杆飞来几只麻雀,她们停在了梨树身上,正要去啄那日渐圆润的梨果。
  梨树不知道,麻雀们可是吵架的高手。只听到其中一只麻雀顶嘴道:“你不是嫌果子太重吗?我们正好肚子饿,帮你减轻一些负担。”
  梨树的话还没说完,麻雀们可真就又唧唧喳喳地吵起来了。这还不算,麻雀们已经俨然拉开了要打架的阵势,这只拉着梨树左边的叶子,那只麻雀扯着右边的果子,还有几只残忍地站着梨树最细的树枝上拼命的跳,简直是想要拆了梨树这把老骨头。
  那只先前开口的麻雀道:“我们只是和他开开玩笑,谁要吃他的臭果子了?我们麻雀有脚可以跳,有翅膀可以飞,才不希罕你们的果子。”
  为了让麻雀们能够安静下来,没办法,桃树只能和他们讲讲茭白小姐了,或许茭白小姐安静斯文的性格能够影响到她们。
  果然,麻雀们都一下子安静下来,然而没过一会儿,麻雀们又唧唧喳喳地叫了起来。有的说:“茭白小姐,茭白小姐是谁啊?”也有的说:“茭白小姐,茭白小姐,谁不知道茭白小姐啊?”还有的说:“茭白小姐,茭白小姐不就是那个每年都站在同一个地方不说话的哑巴吗?”
  麻雀们又不高兴了,又你一言我一语地骂了起来。
  有的麻雀早就注意到茭白小姐了。每年春天,茭白小姐都穿着一身的绿色衣裳,来到湖边的水岸。她总是那样呆呆地注视着远方,像是在等待着谁。她常常一动不动,任湖水漫过她的脚踝。麻雀们总是想,如果她会低头看看水面,她就也许会发现,她纤细的的身姿在水中形成非常好看的倒影。因为这非常好看的倒影,麻雀们很喜欢茭白小姐。只是她们从来没有和茭白小姐说过话,因为她们以为她是哑白,可以不说话而不说话,这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啊。
  桃树摇摆了他的几棵树枝,那是悉听尊便的意思。
  “茭白小姐没有朋友,以前我只见过她和风说话,但都是风主动来找她。每次风来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她会轻轻地摇摆着她瘦弱的身姿以示回应。她总是毫不关心风和她聊天的话题,风说什么,她只是附合,心思飞到哪去也不知道了。鸭子有的时候也会和她说说话,但是几次聊天后,鸭子觉得她太过清高,发誓再也不会理她了。其实大家都不知道,茭白小姐原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她以前有一双像玉一样美丽的白脚,也因为这双白脚,她得了一个“脚白”的外号,慢慢地大家才都叫“茭白”。
  “爱情是什么?”有一只小麻雀忍不住插嘴道。
  然而,桃树并没有生气,他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听说,是一种怪运气,谁遇到爱情,谁就都会变得傻里傻气的。有一年夏天,也是像今年这么热的夏天,有一只螟蛉飞到了茭白小姐身上,对她说:
  然而,茭白小姐根本就不爱他,她也还不懂得爱情,她觉得爱情就应该是门当户对,她想找一位茭白先生结婚。况且,她觉得螟蛉的身高与她的身高实在是差大远了,这样在一起的话,会引起别人的非议的。
  可是,谁都知道,螟蛉是一个顽固的家伙,他才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茭白小姐不理他,他依然还是死缠烂打,每天都来骚扰茭白小姐。后来,不知怎么着,螟蛉纠缠茭白小姐的事情被蜻蜓先生知道了。蜻蜓身手矫健,三下两下就把螟蛉吞到了肚子里去。不过不幸的事情同时也发生了,茭白小姐的心从此却不属于她自己了,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蜻蜓先生。蜻蜓先生长着一对大眼睛,身材几乎像火柴那样纤细,又有那么一对透明美丽的翅膀,并且还是那样的正义,茭白小姐怎么可能不爱上她呢?只可惜,蜻蜓先生并不知道茭白小姐的爱情。也或许,蜻蜓先生知道,却装做不知道。谁知道呢?不知道听谁说的,蜻蜓先生是自卑自己的身高,而茭白小姐曾经在公众场合说过她只会嫁给身高和她差不多的茭白先生的话也是事实。反正后来蜻蜓先生就那样飞走了,什么话也没留下。”
  “笨蛋,茭白怎么可以和蜻蜓在一起呢?这样的爱情是没有结果的。”那只为首的麻雀厉声喝斥道。
  梨树又不耐烦了,道:“故事还没有完呢。”
  桃树继续说道:“在那以后,茭白小姐就天天在湖边等蜻蜓先生,因为她知道蜻蜓先生和她一样喜欢水。但是,茭白小姐很少能见到蜻蜓先生,即使见到也说不上几句话。有一次,茭白小姐看到蜻蜓先生停在了荷花小姐身上,她还看到他正亲吻着荷花小姐那芳香的身体。茭白小姐觉得难过极了,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那一年的冬天,茭白小姐睡觉的时候,她的梦里都是蜻蜓先生和荷花小姐的怎么的欢乐,而她自己又是怎么的孤寂。春天再醒来的时候,她就发誓,这一次要向蜻蜓先生表明她的爱意。夏天快到的时候,她终于看到蜻蜓先生停在水面上了,她正想去叫他,然而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她弯下腰仔细一看,原来蜻蜓先生并不是停在水面上,而是停在荷叶上,那是慵懒的荷花小姐在刚刚睡醒之后,还没来得及换上她的粉红裙裳。一整个春天,茭白小姐都在等蜻蜓先生,而蜻蜓先生却在等荷花小姐。”
  “从此,茭白小姐再也没有见到过蜻蜓先生。每一年的春天和夏天,她都会那样地站在湖边,等蜻蜓先生。即使都看不到蜻蜓先生,她也会那样地站着,等荷叶露出水面,等荷花小姐展开粉色的舞裙,但是她从来不会就蜻蜓先生的离去而和荷花小姐说些什么。茭白小姐总是那样穿着绿色的裙裳,眼神望着远方,默默无言,等到秋风刮起,寒霜附世。渐渐地,茭白小姐越来越少,不再喜欢和她的朋友说话。到后来,她的朋友都搬到了水田里面去居住,只留她一个人还在湖边等啊等。一年又一年,她的脚在泥里越陷越深,一双玉一样的白脚渐渐都被黑泥所淹没,只剩她那被绿色裙裳盖住的那一段还是依然洁白如玉、干净如雪。”
  为首的那只麻雀满不屑地说道:“被这种故事都能骗到,证明你果然还只是一只少不更事的小麻雀。”
  梨树说道:“你难道都没有感触吗?”
  剩下的,只剩那只小麻雀了,她还想问桃树什么,但终鼓不起勇气。她意味深长地向茭白小姐站立的方向看了一眼,终于也飞走了。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4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