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野游>引发的共赏文章(新英)<<新地之夜调声之夜>>

  
  
  
   题记:调声,琼地操儋州方言者的一种广场集体合唱对歌娱乐方式。对于调声,我一直怀着一种倾听天赖之音的心情。
  
   这是年初四在春马公路上“逻坡”时定下的良宵!是千般嘱万般咐才得来的约会!是一年中外出做海前定情的最好的日子!
   在新英墟上最大的露天舞厅舞罢回到新地村,睡到大约2点钟光景,模模糊糊中听到炮竹声声催着响,于是从床上一跃而起,抄起手电筒就朝吵杂声、欢笑声闹成一片的村头赶。为了方便起来看调声,睡前并不脱去衣裤,只是盖了棉被而已。正月的西海岸风却吹得紧,身子触到草席是冰凉冰凉的。好不容易快睡着了,盼望已久的调声歌场就开锣了!
   终于来到村东头。只见几盏贼亮的电灯泡已挂到院子前、小巷边的树杈上,因简就简,一个称不上灯火辉煌却也煞有其事的“闹调声”场地就这样张罗起来了。
   姑娘来的人并不算多,18人。小伙子却有增无减,一个接一个地加入队伍,于是队伍越来越长,只好围成半圆,渐而变成大半圆。到后来,场地又扩大了,轮到男的调声时,已将姑娘们围在中间,小伙子的队伍连成一圈,喊声、笑声不绝,歌声震天,直把姑娘们逗得眉开眼笑。有的可能被意中人迷住了,躲在人群里,目光却定定地盯着一个方向,久久地不动,直到被同伴看出了心思,在她身边说了句什么悄悄话,于是似乎羞红了脸,捶打起同伴的肩头,笑闹逗乐、嘻嘻哈哈,声如钢珠掉到水泥地上脆脆地响。
   女声柔丽清悦,动作轻盈而活泼。
   心里有些遗憾,却不愿离开,坚持着看热闹下去。就发现姑娘们的衣饰很时髦,与城市时尚少女的服饰差别不大。其中有一个身材丰满而文静的姑娘,一袭连衣裙,白白的,从颈项直到小腿,显得楚楚动人,又在脖子上围了一条雪白绒毛围巾,俨然是一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女大学生的形象,在一片疑惑中――她到底读书到多少年级?她外出打过工吗?她真是来“找爱”吗?……女大学生与可能二字不识的村姑形象交替着幻现于我的眼前,我越发感到神奇了――爱情在哪里存在?岂道只有在司空见惯的影视中演绎?艺术在哪里生发?难道只有在国家级的舞台和宫殿里泡制?不,这里就有质朴而纯粹的爱情在生发,这里就有艺术的种子在萌芽!在偏远的新地村,在那一个个忘情的身影中……
   站在旁边的五女拍拍我,“哥,你看看这小伙子!”顺着她的指点看去,是一位英俊而帅气的小伙,白衬衣、长长的领带、金边眼镜,头发梳得竖起,活脱脱一个儒雅的归国华侨形象。我咕哝着,“这是谁呀,是不是从邻村来的帅小伙?!”五女、木花、三女等村中小妹就放肆地嚎笑――“那是我二哥!”呵!我不由也失声大笑起来,原来是白天喝酒时软蔫蔫的老二啊!!!
   新地之夜,调声之夜。
  
   2002.9.10
  
  注1:
   逻坡――当地青年为了认识其他村镇的姑娘小伙,都集中到某一坡地、宽阔的十字街头等场所调声互娱。
   接女――当地青年男女约会的一种方式,在约定的夜晚,此村男青年到女青年一方的村外等待迎接姑娘们。也称等女。
   新地――琼西海边一个约300户的全村皆李姓之村庄。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