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2009年7月22日,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作出(2009)东二法刑初字第96号刑事判决书,认定麦赞新犯有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500万元。
  随后,麦赞新对此刑事判决提起上诉,陈辉龙同时申请检察院抗诉,但未获检察机关答复。2009年8月份,麦赞新被判处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的(2009)东二法刑初字第96号案卷送抵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该院于2009年10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该案。2010年3月9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东中法刑终字第395号刑事裁定书,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此案发回重审。
  2010年10月26日,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再次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在没有任何新的证据和事实出现的情况下,直接将前份有罪判决中可以明显反应被告人麦赞新犯罪事实的重要证据和事实予以忽略,直接作出(2010)东二法刑重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宣判被告人麦赞新无罪。
  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的判决为何一变再变,自己打自己的脸,自己推翻自己的判决?这里面究竟有何内幕?麦赞新究竟是何方人物?陈辉龙为何会抗诉?他们之间究竟有何关系,事情得从2002年说起。
  麦赞新和老婆蔡月红是东莞市长安人,陈辉龙是在广东搞投资的福建商人,他们相识多年,曾多次合作做生意,还在长安镇共同修建了上万平方米的共有厂房。
  2002年10月份左右,时任广东方达集团经理的苏建波在东莞市大岭山镇进行土地交易的过程中,了解到大岭山镇下属村委会申办到了很多别墅用地指标却没有能力开发,陈辉龙从苏建波处得知了该信息,与苏建波两人进行了初步考察后,便将此告知了一直具有商业合作关系的麦赞新,此后陈辉龙、苏建波以及麦赞新三人经过请示报告大岭山镇政府领导和一系列调查核实之后,决定共同设立一间公司来收集这些村委会的别墅用地指标,并调配到大岭山镇颜屋村辖区内莲花山脚下的750亩土地开发房地产之用,同时三人协商一致确定各自在该公司中的股份为陈辉龙42.5%、苏建波15%和麦赞新42.5%,合作协议初步达成。
  2003年4月18日,陈辉龙、苏建波、麦赞新三人共同投资成立了东莞市东亚商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亚公司”),注册资金为人民币50万元,各人所占股份分别为陈辉龙42.5%、苏建波15%和麦赞新42.5%,麦赞新出任董事长,为东亚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辉龙担任经理和监事,苏建波并未实际出资,但因其是该重要商业信息的提供者和沟通人,故三人共同协议苏建波享有15%的干股。
  2003年7月10日,经过陈辉龙、苏建波、麦赞新三人多方共同努力,东亚公司终于与大岭山镇房地产开发公司和颜屋村委会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书》,并经大岭山镇司法所当场见证,见证书编号为“(2003)岭合证字第061号”,代表东亚公司签署该合同的经办人为麦赞新,该份合同确定了东亚公司拥有对颜屋村委会辖区内的750亩地进行房地产开发的经营使用收益权。东亚公司的该份合同由麦赞新保管,陈辉龙获得了一份复印件。
  2003年7月21日,东亚公司与湘潭设计院东莞设计部签订了一份《工程规划设计委托合同》,同年9月3日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该两份协议的目的都是对前述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的前期准备,由麦赞新和陈辉龙两人共同经手处理。
  2003年4月2日至2003年7月28日期间,陈辉龙和麦赞新先后共同签署了五份《委托书》,共同委托长新公司或者健力厂将陈辉龙和麦赞新二人在长新公司或者健力厂账户上的共计783万元人民币转至东亚公司账户,用作东亚公司办公经费或者前述土地投资款,该五份《委托书》详情分别为:1、2003年4月2日,共同签名委托长新公司将麦、陈二人在该公司账户上的资金20万元转到颜屋作为莲花脚下土地订金;2、2003年4月22日,共同签名委托长新公司将麦、陈两人在该公司账户上的资金50万元转入东亚公司用为办公费;3、2003年7月22日,共同签名委托健力厂将麦、陈两人在该厂账户上的将188万元转到东亚公司作为莲花山下土地投资款;4、2003年7月23日,共同签名委托长新公司将麦、陈两人在该公司账户上的将425万转到东亚公司用为莲花山下土地投资款;5、2003年7月28日,共同签名委托长新公司将麦、陈两人在该公司账户上的100万元转到东亚公司作为莲花山下土地投资款。以上五份《委托书》共涉款项783万元。
  2003年11月8日,陈辉龙、苏建波、麦赞新三人共同签订了一份股东会决议,一致同意将东亚公司注册资金增加至人民币800万元。
  2003年11月11日,麦赞新代表东亚公司与大岭山镇大片美村签订别墅用地指标转让协议,随后东亚公司依据该协议支付给大片美村转让款项人民币200万元,大片美村就此出具了一份收据给东亚公司,载明付款方为东亚公司。在此前后,东亚公司还向大岭山镇其他多个村委会购买了别墅用地指标。
  此后两年的时间里,麦赞新、陈辉龙、苏建波三人共同经营管理东亚公司,经多方努力沟通、协调、筹集款项,东亚公司此前获准对颜屋村委会辖区内的750亩地进行房地产开发的前期工作已经基本就绪。
  2005年12月,麦赞新以陈辉龙向其借款367.5万元用于缴付东亚公司2003年11月份确定的增资款750万元为由,向原东莞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陈辉龙偿还该部分借款367.5万元,法院作出(2005)东法民一初字第8787号民事判决要求陈辉龙偿还给麦赞新借款367.5万元,该判决生效后已经麦赞新申请强制执行完毕。
  2006年初,苏建波以其作为东亚公司股东的权利受到侵害为由起诉状告麦赞新和东亚公司,经原东莞市人民法院(2006)东法民二初字第2369号民事案件,陈辉龙被列为第三人,法院于2006年6月12日一审判决,确认了苏建波和陈辉龙作为东亚公司股东的身份和应当享有的权利,同时认可了东亚公司的增资事实(各人股份比例变更为:陈辉龙48.06%、麦赞新51%、苏建波0.94%),各方对此该判决均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2006年初,在被麦赞新起诉(2005)东法民一初字第8787号民事案件后,陈辉龙经过向大岭山镇司法所查询才得知麦赞新已于此前就通过与大岭山镇房地产开发公司、颜屋村委会串通,私自将前述东亚公司与大岭山镇房地产开发公司和颜屋村委会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书》中的土地开发方由东亚公司变更为长新公司了,麦赞新等人还毁灭了原真实合同原件,并以长新公司的名义与大岭山镇房地产开发公司、颜屋村委会签订了与原真实合同日期完全一致的虚假合同,大岭山镇司法所也对此虚假合同进行了虚假见证,并出具了编号与原真实见证书完全一致的虚假见证书。
  2006年4月30日,陈辉龙以麦赞新私自变更土地开发合同主体,侵害东亚公司其他股东权益,涉嫌职务侵占罪为由向东莞市公安局报案;同年6月8日,公安机关将麦赞新抓获归案;同年8月4日,麦赞新被取保候审;同年8月16日,麦赞新在取保候审期间提前偿还上述未到期的贷款。在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发现麦赞新此前还私自找到颜屋村和大片美村的相关负责人,以不正当手段将该两村委会将出具给东亚公司的收款收据中的付款方更改或者换写为长新公司,而且麦赞新还以长新公司的名义与颜屋村委共同制作了一份虚假的补充协议合同,载明日期为“2003年9月19日”,所载内容为规定支付款项方式。此外,麦赞新等人为了逃避司法调查,还以长新公司的名义与颜屋村委会制作了虚假的《保证书》和《协议书》。
  在公安机关对麦赞新涉嫌犯罪进行侦查的过程中,发现麦赞新的妻子蔡月红涉嫌挪用长安镇城建办公款2792万元人民币,就在蔡月红东窗事发后接受公安机关调查过程中,麦赞新为了替蔡月红退还赃款,于是将其已偷梁换柱的长新公司100%的股权以1.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案外人李炳,李炳当即支付数千万元给麦赞新用于代蔡月红退赃,后蔡月红被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两年半。
  此后,麦赞新涉嫌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犯罪一事经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并移送检察院,东莞市第二市区人民检察院对麦赞新提起公诉,引出了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自己推翻自己判决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司法事件。
  不仅如此,2007年间,蔡月红出狱后,立即推翻原来的承诺,于2007年3月登报声明,以自己是长新公司10%的股东为由,不同意麦赞新将长新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李炳,并起诉自己的丈夫麦赞新和李炳,请求确认股权转让无效,索回全部股权。该案件经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蔡月红胜诉,后又经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李炳胜诉,驳回了蔡月红的诉讼请求。
  然而几乎就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前述终审判决的同时,麦赞新和蔡月红两人又串通他人作假欺骗法院,在河源市源城区法院获得了将涉案土地开发经营权转让给他人的民事调解书,由此几乎闹出一场数百人持械参加的重大斗殴事件,并造就了2008年间东莞市著名的“一‘女’二嫁”新闻(东莞阳光网,2008年12月15日)。后来,麦赞新和蔡月红两夫妻一直将这场自导自演的闹剧搞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中国人民大学著名法学家杨立新教授专门就此著文《法院应当旗帜鲜明地反对失信行为以重建诚信社会》,严厉批驳了麦赞新和蔡月红背信弃义的失信行为,同时也表达了对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的不理解。
  2008年1月14日,蔡月红以虚假的事实和理由向人民法院提起指控陈辉龙侵占罪的刑事自诉,麦赞新为配合蔡月红诬告陷害陈辉龙,出庭提供伪证,原东莞市人民法院和东莞中级人民法院均就此案明确判决“被告人陈辉龙无罪”。麦赞新和蔡月红企图通过诬告陷害受害人陈辉龙的方式逼迫陈辉龙放弃对其二人的控告,其二人的企图虽未能得逞,但是其二人的行为已经涉嫌诬告陷害罪。
  同时,麦赞新还在其受到公诉的刑事案件中提供虚假证据(伪造的140万元的收据);雇请黑道人员威胁恐吓陈辉龙,企图以此迫使陈辉龙放弃控告;串通法院和拍卖机构,设局强制执行陈辉龙名下的房产,最终麦赞新以300多万元的极低价格拍得陈辉龙名下价值逾千万元的房产;一直侵占共有房产租赁方支付租金中分属于陈辉龙的数百万元,陈辉龙自2006年向麦赞新追索租金至今,仍然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不仅如此,麦赞新和蔡月红还四处宣扬有东莞市司法系统的某位高管庇护,要死大家一起死,完全肆无忌惮。
  备注:麦赞新、陈辉龙两人以共有的房产担保贷款情况
  2003年2月,陈辉龙和麦赞新两人利用共有房产作担保,以麦赞新名下的东莞市长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新公司”)的名义获得东莞市农村信用社长安分社贷款人民币460万元的批准;同年10月9日,陈辉龙和麦赞新两人又利用共有房产作担保,以长新公司的名义再次获得长安农信社贷款人民币300万元的批准。前述两笔获批准的贷款实际发放情况为:2005年1月1日发放300万元,2005年3月2日发放200万元(2006年2月20日到期),2005年4月7日发放260万元(2006年2月26日到期),共计人民币760万元。
  2003年2月26日,陈辉龙和麦赞新两人利用共有房产作担保,以麦赞新名下的健力厂(以下简称“健力厂”)的名义获得长安农信社贷款人民币340万元的批准。实际放款时间是:2005年3月7日200万,2005年6月22日140万,合计340元。健力厂于2006年2月21日、24日分别归还200万、140万元。――此340万元的还款情况与陈辉龙记忆不同,陈辉龙认为是在麦赞新被抓取保候审后才还的。
  注:以上两笔贷款分别以长新公司和健力厂名义申请办理的原因是:由于当时(即2003年2月份期间)陈辉龙、麦赞新以及苏建波三人协议共同成立用于土地开发的东亚公司尚未完成工商登记注册的手续,而为了开发前述土地,陈辉龙和麦赞新必须先尽快落实资金,因此两人才会以共有房产作为抵押,并以麦赞新名下现成已有的长新公司和健力厂名义申请贷款,以求先获得银行贷款许可,保证开发资金落实。
  2004年3月,东亚公司以陈辉龙和麦赞新两人共有房产作担保,向长安农业银行申请贷款人民币800万元,经长安农业银行审批后实际给予了贷款人民币700万元的批准。
  2005年4月,东亚公司又以陈辉龙和麦赞新两人共有房产作担保,重新获得了长安农业银行贷款人民币660万元的批准,该笔贷款发放时被扣除了50万元的利息,余款610万元获得实际发放。但是,该610万元均被麦赞新及其妻子蔡月红私自挪用,用于麦赞新名下的长新公司等多家公司的经营活动中。
  (麦赞新的妻子蔡月红明确承认其已将东亚公司的该部分贷款610万元全部用于蔡月红个人公司的经营,由此可知,蔡月红私自挪用该笔款项的行为依法已经构成了挪用资金罪;而麦赞新系东亚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长新公司、健力厂等企业的所有者,虽然其辩称并不知悉东亚公司的该610万元贷款的使用情况,均系其妻子蔡月红一手操作和使用的,但是基于麦赞新和蔡月红两人的夫妻关系以及该部分款项的实际用途,麦赞新实际上不但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款项被挪用的情况,而且麦赞新直接就是蔡月红挪用资金行为的共犯,同样构成挪用资金罪)
  由以上事实可知:麦赞新犯有职务侵占罪(罪行涉及标的额为价值人民币1.3亿元以上的土地房地产开发、使用、经营权和房地产项目投资资金人民币10500500元)和挪用资金罪(罪行涉及标的额为人民币6600000元的贷款资金),蔡月红犯有挪用资金罪(罪行涉及标的额为人民币6100000元的贷款资金),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同时麦赞新、蔡月红两人多次肆无忌惮地以恶劣行径企图威胁、阻扰受害人陈辉龙控告揭发其犯罪行为,尤其应当从中从严予以处罚。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