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特朗普一句孙子名言: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
  ――克劳塞维茨
  在不具备绝对控制权的条件下,用贸易专家制定的策略,在不确定性最大的高科技领域,向与自己实力相当甚至超过自己的对手,发起一场主力会战性质的战争行动,这是美国为什么不能赢得本次贸易战的根本原因所在。不仅如此,将美国最后的精锐力量全部赌上进行这样的一次冒险行为,如果不能获胜,结果可能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贸易战事实上遵循的是战争的规律。军事战争的规律是一个正式的学科,人们研究得很丰富。而对于贸易战的规律,各类专业的研究都非常欠缺,远远未成为一个成熟的学科和体系,因此人们更多时候会凭借直觉和简单的贸易数据,从经济分析角度去作出判断和决策。事实上,既然它是一种特殊的战争行为,战争理论的规律总体来说依然是适用的。即:都是交战双方通过杀伤对方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根本目的。为了透彻地理解这次贸易战及其结果,我们先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介绍一下战争理论的基本规律。
  战争的基本原理
  1. 绝对优势的实力。在美国所有成功的贸易战中,自身实力上的绝对优势是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3. 投入产出比非常划算。
  但是,在此次与中国的贸易战中,以上所有条件不仅都不具备,而且有些条件很可能是相反的。
  到2017年,全球500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有221种产量世界第一,其中甚至包括了集成电路芯片。中国的工业产值在2016年已经是美国和日本之和,GDP总量为美国的63.19%。
  中国以上能力不仅具有强大优势,而且处于快速增长过程之中。
  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开战的决定,是要建立在能够获得胜利的前提之上,而不是对现状某种“不能忍受”的前提之上。
  中国拥有太大的市场空间,这相当于拥有充足的战略纵深。中国市场潜在空间等于:
  ?
  美国不具备对中美贸易战的
  中国不是日本,也不是欧洲。美国没有对中国直接的军事干预条件,中国军事力量近年来的迅猛发展,已经有完全确保自身安全的能力。因此,美国的军事威胁不会对中美贸易战有实际的影响效力。
  IT领域的高度可变性
  但是,申威芯片的结构有非常大的优势,神威太湖之光巨型机在整体结构上也有很多创新。因此,尽管在芯片工艺上落后很多,却可以实现最佳的总体能力。中国的工程师擅长通过系统结构的改进来获得技术优势。IT领域决定最终性能的因素太多,发展路径和变化也非常多。如果仅仅以当前的技术水平作为决策依据,可能面临出现大量难以估计变化因素的困难。尤其这些技术细节过于专业,贸易战策略的制定者们很可能并不理解。
  中国已经在IT领域进行了很广泛、系统和深入的布局。如果此时贸易战不断升级,导致远远超出最初估计的规模,使一切杀伤都向极限方向发展。那么美国将不得不对大量中国电子整机生产厂商禁售芯片和软件。这的确会使中国这些领域遭遇相当大的困难,甚至导致一些企业因难以获得原材料供应而暂时停摆。但美国最后剩下的最具优势和一定控制力的这个领域自身也将遭受严重的损失和挫折。
  更重要的是,半导体芯片技术本身正趋向理论极限,美国相应领域的技术发展速度相比过去大大减缓,而新的跨代技术还没有出现。部分像相变存储器(PCM)这样的新型芯片技术,中国也已经起步。
  决策者最初的设想
  这事实上无意中暴露了到1000亿时很可能就已经超出贸易战计划的设想范围了。对中兴禁售芯片是非常极端的行动,因为这种行为如果不能有效打垮对手,面对的反弹和报复力度必须是同样强烈。美国对中国采用超乎人们想象的极端方式进行刺激并非首次,例如用精确制导武器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等。中国政府在贸易战发起之前一直积极寻求与美国谈判解决,但美国一直拒绝。自美国正式发起贸易战开始,中国就坚决不与美国进行任何谈判,美国采取极端行动的目的很可能是为迫使中国政府接受谈判的要求。
  ?
  目前局面,短期对中国不利,但中长期的贸易战只会使中国庞大的恢复能力和战略纵深优势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对中兴的禁售虽然只是针对一个企业,但因为中兴上游芯片供应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随着中国紧急动员各种内部潜在力量弥补中兴供货缺口,在不长的时间内就会出现大量替代方案,使相应领域获得跳跃性的发展和进步。中国巨型机在被美国禁售芯片后仅1年时间就有替代方案出现并转化为成熟产品,这应当使美国清醒认识到中国目前在芯片领域承受禁售的能力已经提升到什么样的程度。它也表明了美国贸易战决策者对中国这样的潜在能力并没有进行最深入系统的评估,甚至是茫然不知。
  美国对“中国制造2025”
  当前科技又到一个重大的发展转折点,以人工智能、机器人、先进制造、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新技术突破会带来一场新的工业变革。事实上,针对这个全新的变革最先作出反应的是美国。2012年GE公司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并得到美国社会的认同。随后奥巴马政府提出了一系列针对性的科技发展计划。2013年德国提出工业4.0。
  正的解释是,由于中国生产制造能力不断提升,美国生产制造能力不断向中国转移,持续引发美国社会担忧。奥巴马政府作出过巨大努力希望吸引工业生产能力回流美国,但收效甚微。当时苹果公司总裁乔布斯甚至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已经流出美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就意味着永远也回不来了。但美国精英和政府领导层可以说并不死心,为了作出应对,美国发展出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试图通过极大提升工业生产效率和生产过程的无人化,以将人工成本劣势在生产成本中的影响减少到最小极限。好不容易想出的一条路,结果没几年时间中国也针对性提出要搞同样的技术,这会让美国好不容易创造出的一点儿希望又面临破灭的前景。
  美国社会有可能对“中国制造2025”这个标题产生了巨大的误解。美国极少数精英专家层面一定是对这个报告作过详尽研究,但普通专家和民间对这个计划产生强烈担心的人十有八九可能连这个政府计划文本都没看,也搞不清这个计划确切涵义到底是什么,而仅仅是这个名字中的“2025”的年份,让美国社会产生了不应有的恐慌。
  以中国人的文化观念来说,这完全没有任何不寻常,如果是用“中国制造2015”作名字其实也可以。但在美国文化背景里,可能存在一个人们会忽略的巨大差异。西方文化存在很强烈的“末日情结”,有大量世界末日的时间点在西方文化中非常流行。例如一个有名的世界末日时间点是2012年,据说是来自玛雅历法。著名的好莱坞灾难片《2012》就是利用了这个传说。事实上,连我最初听到这个名字时,对2025这个数字心里就产生过一种很强烈的并且是莫名的震憾。
  这表明了中美之间存在两个方面需要解决的问题,一是中美之间新型大国关系究竟该如何建立,这需要实质性创新;二是两国文化存在巨大差异,如何去避免一些毫无意义的误解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无论是战争还是非战争的行为,其合理的目的都应当是用最经济的投入获得尽可能大的产出。贸易战手段要达到这个目的,前提必须是首先要获得战争的胜利。如果没有这个前提,那么结果将是非常惨痛的巨额亏损。
  如果仅仅是出于对中国快速发展、以及美国巨额贸易逆差的愤怒,只是想要阻止中国的进步而发动贸易战,很可能使战争的决策过程丧失了对自身利益性的理性考虑。一个没有清晰目的性的战争行为,根本谈不上有利益性。如果认为中美之间存在巨额的贸易逆差,所以贸易战无论怎么打美国都不会再亏到哪里去,这是忽视了贸易战的战争本质,而把它当成一般性的贸易活动来考虑了。这种错误理解将是致命的,就如同把军事战争,尤其是与势均力敌的对手进行的军事战争,当成市场上的一般生意看待一样致命。
  美国需要认识到,它不具有通过贸易战方式阻止中国发展的能力,除非与中国形成具有信任和可以互相依赖的关系,这样才可以使双方不断调整,寻找更适合自己的角色和位置。美国的一切阻止行动,最终结果只会使中国认识到必须发展这个技术领域才能避免自身产业安全受到威胁。事实证明,每一次美国对中国的强力阻止行动,其结果都是刺激并促使中国相应领域得到更快速的发展。如果这一次空前规模的贸易战不尽快停止,将很可能逼迫中国全面建立IT生态系统。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