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一、 房地产泡沫与美国次贷危机
  从历史经验来看,资产泡沫往往出现在经济繁荣阶段的后期,而泡沫经济破灭的后果则是大量的金融机构倒闭,经济不可避免陷入衰退之中,金融危机由此诞生了。通过此次美国次贷危机,我们就可以清楚的发现资产泡沫和金融危机的紧密相连关系。
  因此,次级抵押贷款是一个高风险、高收益的金融新兴行业,它与传统意义上的标准抵押贷款的区别在于,次级抵押贷款对贷款者的信用记录和还款要求相对较低,其贷款利率相应比一般抵押贷款高很多。应该说,美国政府最初推动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发展的目的是非常高尚的,它想通过这一方式帮助大部分美国人民实现“居者有其屋”的伟大梦想。那些因为信用记录不好或者偿还能力较弱而被银行拒绝提高贷款的穷人,也可以通过次级按揭贷款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住房梦。由于次级贷款对贷款条件的相对宽松,使得次级贷款业务在那些经济相对欠发达地区或者少数族裔聚集区内很受欢迎,可以说是觉有十分良好的市场前景。
  在次贷市场早期的飞速发展中,由于对风险的认识不足,次级抵押贷款定价普遍偏低。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使得人们开始更加重视金融市场的风险问题,次贷市场存在的诸多风险问题开始得到普遍关注。虽然这场金融危机使美国次级房贷市场一度萎缩,市场也发生大规模整合,许多房贷小公司都相继倒闭或被收购,但同时也使得次贷金融机构风险意识得到增强,它们纷纷以提高首付金额、采取提前偿付罚金等措施来降低市场不确定性,防范金融风险。
  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市场的曲折发展历程表明,虽然这一新兴金融行业存在着高风险,但是在次贷危机爆发前,它无疑正在逐步走向成熟,走向完善,因此次贷市场作为一种具有巨大市场前景的新兴金融行业,其价值并不能因为高风险和次贷危机的爆发而被根本否定,次贷市场本身的高风险并不意味者必然会爆发金融危机,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了次贷危机的爆发呢?
  面对这样异常严重的金融风暴,美国政府启动了数千亿美元的救市方案,以试图将风暴阻止在金融领域内,防止由金融危机转变为全面的经济危机。为了挽救金融市场,10月4号,美国国会众议院日前投票通过修改过的金融救援方案,而且最终获准的资金规模甚至超出最初7000亿美元的规模,达到了8500亿美元。但市场似乎对此并不领情。消息公布带来的冲高行情仅维持了3分钟。纽约股市三大股指随即回落,最终全面收低,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1%。综合全周交易看,道琼斯指数下跌7.34%,标准普尔指数下跌10.8%,纳斯达克指数下跌9.38%.其中,标准普尔指数甚至创下自“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美国政府启动大萧条以来最大规模的救市计划,似乎仍然难以抑制次贷危机的继续蔓延。
  为了应对目前深刻的金融危机和挽救金融市场的信心,10月8号,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及其他央行史无前例地联手采取降息措施:
  欧洲央行宣布减息50个基点,至3.5%。
  加拿大央行宣布减息50个基点,至2.5%。
  瑞士央行宣布减息25个基点,至2.5%。
  8日上午,香港金融管理局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100个基点。
  韩国央行9日在此间举行金融通货委员会会议决定,将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
  为了应对有可能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为了维持国内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的局面,虽然目前中国经济的情况还算是比较正常稳定,尚没有出现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明显迹象,但是中国政府这次还是与世界各国央行采取一致行动,未雨绸缪,采取了极其罕见的“双降一免”政策,由此可见,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对未来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前景的担忧程度。中国人民银行10月8日晚间决定,从2008年10月15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从2008年10月9日起下调一年期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各0.27个百分点,其他期限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作相应调整。同时,国务院决定10月9日起对储蓄存款利息所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
  在房地产市场繁荣阶段,大量的银行和次贷公司将大量的房地产次级贷款打包,定制成债券,出售给其他的金融机构和各种基金,因为出售这些债券之后,其一风险也自然转移给了其他的投资者,其二银行不需要为次级债务计提准备金,增加了银行的可用资金,而且由于次级债券的利息较普通的国债要高的多,在一个房价节节上升的时候,风险相对很低,因此很多金融机构也愿意增持这些次级债券,因此这几乎是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
  因此由于大众对它们的高度信任,使得“两房”公司才能在金融市场上以较高的信用等级、以较低的利率发行大量的债券来进行融资,然后再利用融来的资金从银行、次贷公司和其他抵押贷款公司手中大量收购次级住房抵押贷款,并将其中的一部分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后打包出售给其他投资者。这两家公司可以说是美国住房抵押贷款的主要资金来源,它们共持有或担保约5万亿美元住房抵押贷款,占全美国12万亿美元抵押贷款的42%,因此可以说“两房”公司是美国次贷泡沫的相当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比如我国政府就持有数千亿美元的“两房”债券,在解释美国次贷危机的原因是不应该漏掉如此重要的因素的。
  美国各金融机构的次级债券经过华尔街各大投行的点金手后,就变成可以在资本市场流通的证券化的CDO了,在房地产市场不断繁荣的局面下,由于CDO的高利息,这让CDO成了不少喜欢高风险、高收益的对冲基金的最爱。在2001-2005年的时候,在房地产价格节节攀升的时候,次级贷款的违约率相对较低,这就无疑让对冲基金是赚了盆满钵满。对冲基金赚大钱的结果引起了无数其他金融机构的眼红,虽然华尔街的各大投行已经在次级债券的证券化的手续费上赚取了不少的金钱,但他们仍然不满足让对冲基金独享这块大肥肉,于是他们纷纷成立了一些自己旗下的基金公司,也开始大量介入CDO市场,比如贝尔斯登公司旗下的两个公司就曾因为大量投资CDO,而一时风光无限,当初很多人为了能够买到该基金,而不得不找关系托人才行。面对对冲基金和投行的暴富,银行当然也坐不住了,一些具有激进风格的银行深度介入次贷产品市场,不仅发放大量的次级贷款,而且也大量买入CDO和次级债券,作为重要的投资渠道之一,各类次贷资产在银行的资产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分量。
  在这两种看似极大降低市场风险的金融工具对冲下,大量的货币共同基金、养老基金乃至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银行和政府机构终于放心了,天塌下来,有保险公司和卖方兜着,在高息的诱惑下都开始大量买入美国的次级债券和CDO,比如我国的金融机构就买了数千亿的“两房”债券以及其他的次贷产品。但也正是这种制度安排,会将一定程度的市场风险放大为整个公司、乃至整个次贷市场的危机,因为回购协议和CDS的本质是是要卖方金融公司承担将15%的违约风险放大为100%的回购风险,在房地产市场不断降温的情况下,一旦次贷违约率上升到回购协议预定的比率,那么卖方金融公司就不得不回购全部的次级债券,以2006年美国7500亿美元的次级贷为例,即使在当前15%的违约率的情况下,市场的真实流动损失也不过才1125亿美元,但如果要求卖方金融公司全部回购的话,就需要提供7500亿美元的资金了,而这恰恰会成为在困难时期压垮骆驼的最后一块巨石。
  次贷危机的第一波冲击的就是各大经营次级抵押贷款的金融公司,以美国第二大次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为例,可以很好的说明金融机构在次贷危机下的倒闭破产机理。在次贷危机发生前,它有100多亿美元的次级贷款置于回购协议下,根据历史经验,公司统计的次级贷回购概率仅为0.07%,因此公司为回购所做的拨备仅为区区的700万美元,在一般的情况下,新世纪金融公司的做法并不能说是错误,因为在房地产繁荣时期,次级抵押贷款违约概率往往极低,700万美元的拨备也许足够了。但是在2007年初,新世纪金融公司几乎所有被售出的次级贷组合的违约率都突破了回购协议的上限,此时,公司被要求全面回购次级债,相对于100多亿美元的回购要求,公司全部十几亿的流动现金加起来也根本不足以支撑回购,新世纪金融公司流动性危机因此全面爆发。次级贷款抵押物的价值损失和回购协议造成的流动性危机,使新世纪金融公司同时还面临来自银行巨大的还款催缴压力,在这两方面力量强烈的挤压下,新世纪金融公司终于熬不过去了,不得不因此在4月2号宣布破产。
  次贷危机的第三波冲击的就是各大保险公司和银行,全球最大保险公司AIG,因为CDS业务在2008年第二季度而出现了高达250亿美元的损失,导致公司信用评级被降低,股价暴跌,资金短缺,濒临破产边缘。由于美国国际集团AIG与成千上万的个人和金融机构存在业务往来,一旦破产,不仅大量购买保险的个人将遭受损失,许多与它在资产上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金融机构也将被拖下水,后果将是更大规模的金融动荡。权衡利弊,美联储9月16日晚宣布,在美国财政部的全力支持下,美联储批准其下属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提供850亿美元紧急贷款。美国政府届时将持有该集团近80%股份,这也就意味着美国政府已经正式接管这家全球最大的保险巨头。2008年9月26日,美国的次贷危机终于将黑色伸向了银行业,此日全美最大的储蓄及贷款银行–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互助银行Washington Mutual Inc.),被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查封、接管,华盛顿互助银行设立于1889年,涉及资产3070亿美金,它的倒闭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桩银行倒闭案。华盛顿互惠银行是全美最大的储蓄金融机构,客户存款运用于住房贷款的比例较大,并曾积极推出以住房与商业房地产进行贷款抵押的债权商品。因此,随着次贷危机日趋严重,该行的经营状况不断恶化。为增强资本,该行曾于今年4月宣布大规模增资,然而9月中旬以来,随着美国证券巨头雷曼兄弟宣布破产及两家政府系统房贷机构资金运转不灵问题浮出水面,该银行被取出的存款金额高达167亿美元。25日,该行股票的收盘价报收于1.69美元,跌破2美元大关,较前一交易日暴跌约25%,遂开始寻找买家,但终因资金流出速度过快而被迫倒闭。
  由以上分析可见,次级贷款证券化和“两房”公司的特殊性虽然为次贷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争取到了大量的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有利于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快速发展壮大,有利于低收入人群实现住房梦,也使得次贷公司、投行、保险公司和各类基金在房地产市场繁荣的时候都赚了盆满钵满,也使得它们成为了一条绳上拴着的蚂蚱,但是同时也吹大了次贷泡沫和放大了市场风险,特别是暗暗埋下了一个在房地产市场降温时才会爆炸的巨大的流动性地雷。而华尔街各种看似降低市场风险的金融衍生品,比如CDS和回购协议等,在房地产市场繁荣的时候,使得很多的金融机构完全忽视了市场风险,直接放大了次贷泡沫,而且在市场衰退中并没有发挥出它应有避险的作用,反而将15%的违约流动性问题骤然放大为100%,这直接导致了企业的流动性危机,成为在困难时刻压垮骆驼的最后一块巨石,金融机制中隐含的巨大漏洞最终促成了美国次贷危机的大爆发,这大概是当初发明它们的华尔街精英所未曾预料到的。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