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结,出资千万,买通公安人员进行刑讯逼供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终被剥去。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的法官,不畏权贵,顶住高压,排除干扰,秉公办案,作出了公正的判决: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三)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覃某辉无罪!至此,“覃某辉涉嫌故意杀人案”的闹剧初次收场。
  魏某经营公司的本事不大,但野心特大。他每天想的不是把公司如何做强做大,而是挪用公司钱财供自己、家人及情人享受挥霍,排查公司内部的竞争对手是谁,要除掉谁,整死谁。公司职工称他是策划假案,冤案的“高手”。为了独霸公司的大权,近年来,他自编自导了惊天大剧:
  南宁大自然花园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自然公司,注册资本800万元)是由广西桂盛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桂盛公司)出资408万元占51%股份、魏某出资392万元占49%股份于2000年成立的。魏某利用担任大自然公司法人和总经理的职务之便利侵占大自然公司的商品房销售款、铺面销售款、房屋租金累计达7000多万元,并偷税漏税;为了能侵占大自然公司的更多,甚至全部财产,魏某行贿广西“三狂厅长”陈某华(已被立案处理)和广西原纪委某领导5000多万元,陈某华和广西原纪委某领导成了魏某的保护伞。
  1、2003年9月16日,魏某代表大自然公司与唐某波签订了一份《房屋租赁合同》,将大自然公司位于青秀路18号的一栋综合楼(1250平方米)出租给唐某波开办“青山假日酒店”。至今10多年的租金1000多万元,魏某从未将所收取的任何一笔租金交付大自然公司入账,而是收取该租金后直接收入其个人囊中。
  3、2012年7月桂盛公司诉被告大自然、第三人魏某一案后,魏某为了达到非法占有大自然公司财物的目的,又将大自然公司的22间中的14间铺面卖掉,所得款2000多万元占为己有。
  (二)魏某大肆偷税漏税超过3亿元
  2、2004年股东向大自然公司投入500亩土地进行开发后,按当时的土地600万元的市场价格计算,大约占15亿元。但在2006年将其股权转让给郭某伟时依然以注册出资392万元作价和申报,瞒报了应税金额近15亿元,偷逃了个人所得税约3亿元。
  第二件是覃某辉涉嫌故意杀人”假案出台。
  覃某辉遭受刑讯逼供的主要情况
  事实一:未拘留就暴力刑讯。覃某辉得知南宁公安部门对其通缉后,自认为没有做过亏心事,去说清楚就可以了。于是,主动来到南宁市公安局刑侦五大队配合调查,澄清事实真相。一进门,几名刑警不问青红皂白,未询问几句,就扣手绑脚,蒙头盖脸,强行推上小面包车,押解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实施暴力刑讯。这一次就折腾覃某辉18个小时之久。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南宁公安竟干着违法办案的勾当。
  第二、连续几个昼夜的刑逼。不给喝水,不给休息。长时间的持续威逼暴讯,覃某辉大小便失禁了,臭气难闻。公安才给覃某辉外出解手的时间,借着月光记住刑逼刑场(事后覃某辉凭记忆画出刑场的草图附两张)。回到刑场,继续威逼,让人痛不欲生,直到你屈服为止。你怕了,就录像取证。如果录得不如愿,就关机刑逼。押回监舍,覃某辉一问才懂,被关押在这里的人员,约有三分之二都受到这样的刑逼折磨。都是晚上被蒙头带走,刑侦人员轮番上阵,整夜刑逼。覃某辉的口供材料,是在拘留时三天三夜后产生的,都是遭受到暴打酷刑后为了保住生命,按照刑侦人员的意思要求签字画押的,与事实相违背的。
  为了独霸公司的大权和财产,魏某挖空心思,大肆行贿,收买高官,买通办案人员,制造假案,目的是搞垮整死他心目中的“拦路虎”—公司的股东。其行贿造假犯罪的主要事实如下:
  第二、偷逃税费合计3.5亿元之多。
  第四、据知情人透露,魏某为了制造假案,除掉徐某健和覃某辉,用5000万行贿广西“三狂厅长”陈某华(已被立案处理)、广西原纪委某领导和办案人员。
  第六、用巨款收买凌显四,让去充当 “杀人凶手”。
  党的十八大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新决定,开启了中国法治的新时代。 指出“必须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根据上述的情况,我们特别提出几点要求:
  第二、查处制造冤案假案的“高手”魏某。魏某是个黑白兼用的野心家、阴谋家、“企业家”,黑帮老大。利用巨额金钱,收买高官、办案人员和奚某安、凌某四等人,炮制“覃某辉故意杀人”假案,已经触犯国家有关法律。我们强烈要求国家检察、纪检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查处制造冤案假案“高手”魏某,斩断制造假案冤案的“黑手”。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