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人物之一:李济才传略(修正稿)

   大型历史献《特区人物志》
   李济才传略(修正稿)
  
  
  
   李济才立足未稳,3万工程兵集体转业、浩浩荡荡地开赴深圳安家落户;成千上万的民工从全国各地涌向深圳,成十上百万人的吃喝穿用的供给任务,一齐压在李济才的肩头。
  
  
   李济才筹集了100万资金,在黄贝岭建起了一座500吨的冷库。这是深圳成立经济特区后兴建的第一座冷库,规模也不小了。可是,深圳建设人员猛增,加之与港澳进出口贸易及其它转口贸易的与日俱增,500吨冷库转眼间便显得捉襟见肘了!为使粮草与兵马齐飞,仓储共食品并进,李济才又多方筹集资金,着手再建一座5000吨的大冷库。
   1982年李济才被调到原商业局下属的食品公司当经理,等待他的是一栋二层楼的铁皮房,一辆除了喇叭不响周身都在响的吉普车。而李济才呢,从管吃管穿管用品的商业局长下调到食品公司当经理,这正说明食品工作在深圳建设中的重要性。他也正好乘机落实扩建冷库的计划。于是,他请来工程兵,填平烂泥塘,在一片荒滩野地上建起一座现代化的5000吨冷库。
   当时,区区300来平方公里的特区内,人口己超过30万了,每天只能供应100多头生猪,其中40多头是凭票供应的平价肉,七八十头议价出售,生猪供应常从外地进货,受到各种条件制约,常不能满足市场供应,营业收入也受到影响。
   救场成功了,这仅是权宜之计,如何才能保证几十万人的吃肉问题?李济才知道还得加强自力;自力不立,受制于人,怎能放开手脚大干?
   因为赚了这8万元,市委领导“骂”他违反了“粮油肉蛋由国家补贴,只能赔,不能赚”的原则, “斥”他“从百姓嘴里赚钱”!李济才不卑不亢地解释道:我们已经从统购统销改为“双轨制”了,平价部分国家补贴,议价部分自负盈亏,今年赚这8万元不过是商贸改革尝试的结果,做生意就望谦钱呀!而且他并没有赚一分钱入私人腰包,且正迎合了已经到来的粮油肉蛋市场全面开放,领导认为他讲得在理,符合改革开放的总方针,也就不再追究了。
   二
   肉蛋本是一家,均属食品公司的经营范畴,李济才为何要单搞一把蛋?
   然而,好事多磨,正当人们对此街谈巷议的时候,对方拍来电报:没有车皮,无法发运!
   车皮到了驻马店火车站等待装鸡蛋时,竟被对方告知“没有鸡蛋”!显然是供货方不讲信用。
   李济才懂得: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措施只能应急,绝不是长久之计,最好还是要有稳定的货源。于是,他一方面在已建成的市东畜牧场内增开养鸡项目,年产肉鸡1万只、蛋鸡1万只。另一方面又在当时的市郊50公里外兴建了坪山养鸡场。该鸡场不但饲养蛋鸡、肉鸡,还饲养了种鸡,结束了深圳鸡苗从香港购进的历史。
   接着,李济才又在当时的宝安县贷款5000万元人民币,办起216个小型鸡场、个体鸡场,少则养几千只,多则养几万只、十几万只。鸡猪刚动,饲料随行。但饲料如何解决?这早已在李济才的运筹之中。但当时的饲料仍要从香港进口,李济才不得不打报告要求掌握购进饲料的外汇。可是,到香港买1吨玉米粉花1300港元,运输费每吨港币80元,且那玉米粉是从国内东北出口加工后又进口回来的,这一旅游归来的饲料身价倍增,卖到咱们的饲养场己经是每吨580元人民币了。
  
  
   这个进出口公司简称“食出”,专营粮油进出口业务,与市食品公司的业务密切相关,但它属于外贸系统,已经连续5年亏损,平均每年亏损270万元,成为市里有名的亏损大户,不仅发不出奖金,连发工资都困难,上下人心涣散,员工千方百计跳槽,留下来的多半是下边鸡场猪场挪不动窝儿的老年妇女。迎接李济才的是1380万元的亏损和一个冷冰冰的“铁将军”把门,还有一些人对李济才“懂不懂外贸业务?”的怀疑。
   作为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的新任经理,李济才深知责任重大:如何扭转眼前的亏损局面?如何打开外贸市场?如何发展?他立即组织全体职工推荐选举出一批有能力、有经验的年轻干部组成领导班子;干部终身制被取消,领导有危机感,
   通过上述两步棋,让个体的聪明才智得以发挥,广大职工的积极性一下调动起来,少数领导人的积极性变为全体员工的积极性,公司员工开始树立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观念,有了竞争意识,精神面貌发生了变化,大家都想“多劳多得”了。
   李济才在协助市政府理顺经营产品时,要求拿回了蔬菜经营权,使他们原来每天只能出口二三吨的蔬菜,很快上升到每天出口27吨,渐渐上升到每天出口50吨。还建立了为海南岛代理出口业务,水产品的出口量也由每天1吨上升到每天5吨。
   1984年10月,《深圳特区报》头版头条发表了李济才谈经验的文章,其中写道:这一年的11个月,由于他们增设了出口货源,扩大了业务范围,代购代销,代进代出,内引外联,相继投产了7个大型企业,出口创汇1275万美元,1月至10月份销售总额10382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557万元,增长115.2%,盈利人民币1100万元。5年来,深圳食品进出口公司第一次扭亏为盈。李济才向国家交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有序指挥“集团军”
   随着改革开放和对外贸易的发展,深圳外贸公司1985年6月经国务院外贸部批准,改建为“中国深圳经济特区对外贸易集团公司”,享受省级进出口权利,档次一下提升了几格,成为深圳首次在中国打出“集团”公司的牌子,下属有粮油食品、土畜产品、五矿化机、陶瓷工艺品、丝绸纺织、轻工业品等6个职能部门。此外还有5个直属公司、3个驻香港公司。内联外引的合资联营公司有64个,是一个综合性的经济实体,拥有固定资产1亿6千多万元。国外这种集团被我们称它为“财团”,它可以影响国家政治局势。李济才由组织安排到外贸集团任副总经理,主管全部业务工作,相似于一个“集团军”的总司令。
   他的思路是:“我们是做生意的,做生意就要有个做生意的样子,不能坐阵经商。要做生意,就要拼博。”
   说干就干。第一年,他就在南头工业出口开发区投资1亿2千万元,引进先进技术,开发新产品;在南头食品加工开发区投资8000万元,发展食品冷藏保鲜和半成品加工以及食品开发,拓宽香港市场,为发展远洋贸易奠定基础。
   这些投资扩大了他们的经营范围,增加了经营项目:首先,开展多渠道的代理进出口贸易,一面组织生猪、山羊、冻肉、火腿、乳猪,盐水蘑菇、塘鱼等几十个品种出口;一面又组织进口猪油、电器、清凉饮料、洋酒、啤酒、并通过来料加加补偿贸易等,创汇2亿多港元,盈利420万人民币、500万元港币。
   然而,正当他指挥第一集团军冲锋陷阵的时候,1987年3月,他又被调到食品集团公司任副总经理,总经理职位空着,他又理所当然地担负起全面工作责任。
   当时,食品集团公司还没有得到全国各口岸的进出口权,仅仅经营深圳几个口岸,无法扩大经营范围。为此,李济才直飞国家经贸部陈述困难,要求权利,终于得到批准,又可让他大展拳脚了!
   于是,他便利用天津外贸的悠久历史和天津新港的巨轮可以驶向世界任何一个港口的优越条件,借船出海,扩大经贸范围,活跃外贸业务。第一年深圳食品集团公司就创汇1200万美元,实现利润800万元人民币。
   白手起家建“华商”
   1989年初,种种原因使李济才从食品贸易集团下放到其下属的食品贸易中心,被降到下级单位后,但他不怨天,不尤人,再次显示出军人的果断性格和深圳人的高速度;几小时后,他飞抵北京,立即向国家商业部有关领导详细陈述了建立华商进出口公司的设想:将深圳食品贸易中心从食品贸易集团公司分离出来,与商业部合作,共建食品贸易大厦,使它成为全国商业系统名、优、土、特产品的总汇,集中华商业高、精、尖产品之大成,搞展销,搞贸易,成为一个面向外部世界的窗口;同时充分利用深圳特区的地理优势和特区政策,扩大出口创汇……为什么取名华商?我国历史上有著名的晋商,徽商,那只能代表一个省,华商就是中华商业之简称,华商华商,中华民族之商。
   冷冷清清的长城酒店,只有三楼的一间小小的办公室亮着日光灯,没有一把椅子,没有沙发,没有办公台,也未安装电话,只有李济才和他的几位助手围在新安装的一台传真机旁,这便是“华商”的第一份家当。
   李济才向市政府详细汇报了国内外石英钟生产、销售情况和他创办钟表厂的计划,得到市政府批准及市政府经济发展局支持,投资50万元人民币,租用28平方米的厂长办公室和一个百余平方米的车间,当年办起华商钟表厂,产品一举打入国外钟表市场。
   李济才“降职”到“华商”之后,原食品集团公司与美商合资共建的科隆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也被李总吸引转到“华商”来了,他们与美国谈俊逸先生合资,引进国外先进生产技术和设备,生产、开发、销售生物毒素、生物试剂和蛇毒等各种生物提取物以及医药原料的加工,产品由美商包销。
   1989年新生的“华商”,经受北京风波的冲击和全国压缩基建投资的考验,当年销售总额达到1亿2千万元,向国家上缴税利700多万元,创利润800多万元。
  
   他的道路与深圳经济特区的改革道路叠印在一起;他的事业与深圳特区的发展繁荣交织在一起;他的梦想与中华商业的兴旺融汇在一起;他是特区改革开放雄伟乐章中的一个音符!
   (高致贤)2008.11.14-23.初稿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