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太太与美国老太太对话的N个版本!(转载)

“理财”这一概念显然是舶来品,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从来不缺乏那些朴素的理财思想。而当两个老太太在天堂里那场伟大的对话流传开来后,我们熟悉的西方理财理念开始在中国广泛普及。直到次贷危机让大量美国人失去房屋,我们才对西方人的理财方式产生强烈的质疑。于是,两个老太太的对话也演变出不同的版本,其中比较极端的一个是:
   有一天,美国老太太正在天堂养老院里闲坐,看到门口路过一个老乞丐非常眼熟,仔细一看原来是几年前见过的那个中国老太太,两人就聊了起来。中国老太太很奇怪的问:你不是买了房,而且还完款了吗,怎么住到养老院里了?美国老太太说:我把那套房子给卖了,又贷款买了一套更大的,结果后来房价下跌的厉害,再还贷款太亏了,就把房子退回去了,现在靠401(K)计划的养老金支付这养老院的费用。
   美国老太太的表情更诧异:你不是攒了一辈子钱买了一套房吗,怎么现在讨起饭来了?中国老太太长叹了一声:唉,别提了。我儿子打算结婚,可那未来的儿媳妇说不买房就别想结婚。我为儿子的婚事着急呀,就把老家那套房子给卖了,但你不知道这几年中国的房价涨的有多快。卖房的钱都不够在大城市买房的首付,我又借了一大笔钱总算给我儿子安了个家。结果后来儿子、儿媳妇都失业了,实在支付不起高额的房贷,就断供了几个月,房子被银行收回去了。而我的退休金少的可怜,现在只能靠讨钱来还债了。
  当然,上面的这场对话是杜撰的,但它却真实的反映了近几年中国和美国老百姓理财生活的转变,从中也能感受到中美理财方式的差异。下面,我们就从取得收入–缴纳税款–消费投资–退休养老这几个环节对比一下中美理财行为的不同,中间仍会穿插中美老太太的对话,以便于你有更深切的感悟。
  1、 纳税与节税
  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无论是中国老百姓还是美国老百姓都概莫能外。当一个人取得工资收入时,就有一笔所得税(收入税)被划走了,而在商品买卖、投资理财、遗产继承等过程中,还要缴纳消费税、印花税(或资本利得税)、遗产税等。税收和通货膨胀一样,是实现财务目标的最大障碍。我们先来看看美国人收入税的构成:
  美国的个人收入税收主要由三部分组成:联邦税,州税,及城市税。城市税只有少部分城市有,所以主要是联邦及州税。
  联邦税是累进制,即收入越高,税率越高。2008年联邦税的税率为:
  收入高于此数额 低于此数额 则税率为:
  $0 $15,100 10%
  $15,100 $61,300 15%
  $61,300 $123,700 25%
  $123,700 $188,450 28%
  $188,450 $336,550 33%
  $336,550 无上限 35%
  此税率是边际税率,也就是说,只有收入超过底限,才会交这个税率。
  州税各个州不一样,税率从0%到9.5%不等。例如,阿拉斯加和佛罗里达州没有州税,伊利洛伊州是统一的3%,而加利福利亚州是1%-9.3%。
  此外个人还需交社会养老保险税及医疗保险税,分别是6.2%和1.45%,但收入高出$97,500的这部分不需要交养老保险税。
  比如说,一个年收入为$180,000的家庭,如果住在加州,而且夫妇两人都工作(每人收入$90,000,而且两个人都要付养老保险及医疗保险税),那么这个家庭的总税收负担是:
  养老保险税及医疗保险税:$180,0007.65%2=$27,540
  所缴纳的联邦税为: $15,100 10% + (61,300-$15,100)15% + (123,700-61,300)25% + (180,000 – 27,540 – $6,800 -123,700)28% = $30,189 (注:所付的养老保险税及医疗保险税从应交税中扣除,而且每人有$3,400可以不交税)。
  州税:(180,000 – 27,540 – 30,189)9.5% = $11,616
  这样算起来,这个家庭的平均税率是: (27,540 + 30,189 + 11,616)/180,000 = 38.5%
  与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情况相比,美国的个人收入税并不算高。但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要比中国完善。
  除了最重要也是最大的这部分个人所得税(收入税)支出外,其他的消费、投资环节也要纳税,而美国的税制要比中国复杂得多,相应的节税技巧就非常重要。在好莱坞的经典影片《肖申克的救赎》里,主人公就是通过帮助狱警节税而赢得生存的空间,甚至后来出现几乎所有狱警排队来让他报税的场面。可见,节税是多么专业的一项工作。在美国只有拥有CPA(注册会计师)资格才能提供这种专业的咨询。
  下面,我们简单列几种美国的避税方式,相信中国老百姓包括一些专业的人士都会感到新鲜:
  夫妻联合申报纳税对他们是有利的,特别是当夫妇双方收入差距悬殊时;
  如果有大额的灾祸补偿或医疗扣除,已婚夫妇选择填写单独的申报表可能更为合算;
  对于离婚赡养费,支付的一方是可扣税的,而接收的一方则是应税的。而对于孩子的抚养费,支付者要上税,而接受者不应赋税。所以在离婚协商费用安排时,最好自己承担抚养任务;
  奖学金用来支付住房和伙食费,是应税的。而用于支付学费、学习用品则是免税的;
  如果能证明一个人欠你的钱确实不能偿还,已经形成死账,那可以把这部分个人坏账税前扣除;
  ……
  插图说明:中国老太太和美国老太太在天堂对话税收
  美国老太太:现在不用报税了,真好!以前每年一到报税的时间就头疼,天天跟收据打交道,真麻烦。
  中国老太太:麻烦有啥不好,至少你知道税款流到哪去了。我们纳税倒是简单,就是不知道这些税款是不是又要去修一座白宫。
  美国老太太:啊,中国也有白宫?
  中国老太太:是呀,比白宫豪华的地方政府办公楼还有呢,都是来自纳税人的钱。交了一辈子税,也不知道这些税款都用来干什么了。
  ”理财”这一概念显然是舶来品,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从来不缺乏那些朴素的理财思想。而当两个老太太在天堂里那场伟大的对话流传开来后,我们熟悉的西方理财理念开始在中国广泛普及。直到次贷危机让大量美国人失去房屋,我们才对西方人的理财方式产生强烈的质疑。于是,两个老太太的对话也演变出不同的版本,其中比较极端的一个是:
  有一天,美国老太太正在天堂养老院里闲坐,看到门口路过一个老乞丐非常眼熟,仔细一看原来是几年前见过的那个中国老太太,两人就聊了起来。中国老太太很奇怪的问:你不是买了房,而且还完款了吗,怎么住到养老院里了?美国老太太说:我把那套房子给卖了,又贷款买了一套更大的,结果后来房价下跌的厉害,再还贷款太亏了,就把房子退回去了,现在靠401(K)计划的养老金支付这养老院的费用。
  美国老太太的表情更诧异:你不是攒了一辈子钱买了一套房吗,怎么现在讨起饭来了?中国老太太长叹了一声:唉,别提了。我儿子打算结婚,可那未来的儿媳妇说不买房就别想结婚。我为儿子的婚事着急呀,就把老家那套房子给卖了,但你不知道这几年中国的房价涨的有多快。卖房的钱都不够在大城市买房的首付,我又借了一大笔钱总算给我儿子安了个家。结果后来儿子、儿媳妇都失业了,实在支付不起高额的房贷,就断供了几个月,房子被银行收回去了。而我的退休金少的可怜,现在只能靠讨钱来还债了。
  当然,上面的这场对话是杜撰的,但它却真实的反映了近几年中国和美国老百姓理财生活的转变,从中也能感受到中美理财方式的差异。下面,我们就从取得收入–缴纳税款–消费投资–退休养老这几个环节对比一下中美理财行为的不同,中间仍会穿插中美老太太的对话,以便于你有更深切的感悟。
  1、 纳税与节税
  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无论是中国老百姓还是美国老百姓都概莫能外。当一个人取得工资收入时,就有一笔所得税(收入税)被划走了,而在商品买卖、投资理财、遗产继承等过程中,还要缴纳消费税、印花税(或资本利得税)、遗产税等。税收和通货膨胀一样,是实现财务目标的最大障碍。我们先来看看美国人收入税的构成:
  美国的个人收入税收主要由三部分组成:联邦税,州税,及城市税。城市税只有少部分城市有,所以主要是联邦及州税。
  联邦税是累进制,即收入越高,税率越高。2008年联邦税的税率为:
  收入高于此数额 低于此数额 则税率为:
  $0 $15,100 10%
  $15,100 $61,300 15%
  $61,300 $123,700 25%
  $123,700 $188,450 28%
  $188,450 $336,550 33%
  $336,550 无上限 35%
  此税率是边际税率,也就是说,只有收入超过底限,才会交这个税率。
  州税各个州不一样,税率从0%到9.5%不等。例如,阿拉斯加和佛罗里达州没有州税,伊利洛伊州是统一的3%,而加利福利亚州是1%-9.3%。
  此外个人还需交社会养老保险税及医疗保险税,分别是6.2%和1.45%,但收入高出$97,500的这部分不需要交养老保险税。
  比如说,一个年收入为$180,000的家庭,如果住在加州,而且夫妇两人都工作(每人收入$90,000,而且两个人都要付养老保险及医疗保险税),那么这个家庭的总税收负担是:
  养老保险税及医疗保险税:$180,0007.65%2=$27,540
  所缴纳的联邦税为: $15,100 10% + (61,300-$15,100)15% + (123,700-61,300)25% + (180,000 – 27,540 – $6,800 -123,700)28% = $30,189 (注:所付的养老保险税及医疗保险税从应交税中扣除,而且每人有$3,400可以不交税)。
  州税:(180,000 – 27,540 – 30,189)9.5% = $11,616
  这样算起来,这个家庭的平均税率是: (27,540 + 30,189 + 11,616)/180,000 = 38.5%
  与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情况相比,美国的个人收入税并不算高。但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要比中国完善。
  除了最重要也是最大的这部分个人所得税(收入税)支出外,其他的消费、投资环节也要纳税,而美国的税制要比中国复杂得多,相应的节税技巧就非常重要。在好莱坞的经典影片《肖申克的救赎》里,主人公就是通过帮助狱警节税而赢得生存的空间,甚至后来出现几乎所有狱警排队来让他报税的场面。可见,节税是多么专业的一项工作。在美国只有拥有CPA(注册会计师)资格才能提供这种专业的咨询。
  下面,我们简单列几种美国的避税方式,相信中国老百姓包括一些专业的人士都会感到新鲜:
  夫妻联合申报纳税对他们是有利的,特别是当夫妇双方收入差距悬殊时;
  如果有大额的灾祸补偿或医疗扣除,已婚夫妇选择填写单独的申报表可能更为合算;
  对于离婚赡养费,支付的一方是可扣税的,而接收的一方则是应税的。而对于孩子的抚养费,支付者要上税,而接受者不应赋税。所以在离婚协商费用安排时,最好自己承担抚养任务;
  奖学金用来支付住房和伙食费,是应税的。而用于支付学费、学习用品则是免税的;
  如果能证明一个人欠你的钱确实不能偿还,已经形成死账,那可以把这部分个人坏账税前扣除;
  ……
  插图说明:中国老太太和美国老太太在天堂对话税收
  美国老太太:现在不用报税了,真好!以前每年一到报税的时间就头疼,天天跟收据打交道,真麻烦。
  中国老太太:麻烦有啥不好,至少你知道税款流到哪去了。我们纳税倒是简单,就是不知道这些税款是不是又要去修一座白宫。
  美国老太太:啊,中国也有白宫?
  中国老太太:是呀,比白宫豪华的地方政府办公楼还有呢,都是来自纳税人的钱。交了一辈子税,也不知道这些税款都用来干什么了。
  4、退休与养老
  退休养老问题是一生理财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养老保障体系都面临巨大的考验。
  美国的个人养老计划由三部分构成–政府的社会保险体系、企业的养老金和个人的储蓄部分。美国人退休后都可以从联邦政府领取到养老金,这和前面提到的养老保险税是挂钩的。但由于收入高出$97,500的这部分不需要交养老保险税,所以高收入的人所领取的养老金并不会比低收入的人高多少。所以政府的这个养老保险计划,对低收入者要比高收入者重要。
  据统计,美国65岁以上的人群,有20%的人完全依靠政府的养老保险金生活,65% 的人生活费的一半依靠政府的养老保险金。另据2005年的数据,65岁以上的人每月平均从政府那里领取$955,一对夫妇平均领取$1,574。而最高领取额是$1,939。
  政府的养老保险金是有风险的:它是依靠现在赚取工资的人所交的社会养老保险税来维系支出,所以整个系统是盈余还是亏损,取决于人口的年龄构成。例如,2003年时,整个系统收入$6,319亿美元,支出$4,791亿美元,所以有盈余。但随着美国人口的老龄化,工作的人越来越少,而退休的人越来越多,那么这个盈余就会慢慢减少。据美国社会保险系统估计,到2018年,收支相抵,而到2042年,早年积累起来的盈余将被完全耗尽。社会保险体系将破产而无法支付退休金。
  而企业年金部分是一些企业为达到一定工作年限的员工提供的退休保障,通常在员工退休后按工资的一定百分比支付给员工,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企业提供这种退休金了。所以美国家庭未来的养老保障主要靠个人储蓄部分,要强调的是这里的个人储蓄部分不是中国的那种银行存款,而是像401(K)这样的个人储蓄计划。
  401(K)是政府搭建的鼓励个人为退休攒钱的平台,其本身是由企业提供的,个人把一部分收入放在401(K)账户里,通常企业会按1:1的比例在账户里投钱。是否参加401(K)计划是自愿的,但几乎每个有条件的人都会参加,企业会寻找投资公司帮助管理账户,而这个账户里资产的增长是免税的。在美国对一般投资账户的资产增长都要征税,所以401(K)账户是复利增长的,这也是政府为养老计划提供的税收福利。
  既然401(K)计划是为了保证资产增值,就一定也面临着风险。如果管理不当,401(K)计划也会变成201(K)(美国人的一种戏言,指账户里的钱从4数量级缩减到2数量级)。此外个人每年放在401(K)账户里的钱是有一个上限的,政府也不想把这个篮子做得太大,毕竟这个账户是免税的。而个人要想从401(K)计划里提前支取资金要交纳10%的罚金和相应的所得税。尽管有种种限制,但401(K)计划在过去20年里发展迅速,在美国全部就业人口中,有70%的人参加401(K)计划。一般认为,美国人退休后的主要收入来源将是401(K)的积蓄。
  构成美国个人养老计划的这三部分,近几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是社会保险体系占重头,个人储蓄部分最少,企业年金给予补充。而现在这个”金字塔”倒过来了,最大的部分是个人储蓄(401K)计划,最上面是企业退休金–几乎没有了,中间是社会保险体系–濒临破产。这种转变让美国社会孕育着很大的矛盾,因为养老问题过分依赖于脆弱的金融市场。
  中国的养老保障体系也面临很大的考验,限于篇幅,在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本刊2008年第九期的《20年后,拿什么养老》。应该说,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更严重,社保体系的窟窿更大,所以中国人拼命的储蓄或者热衷于买房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插图说明:美国老太太与中国老太太在天堂里对话养老
  美国老太太:政府和企业给的退休金越来越少,只能自己往401(K)里多放点钱了,幸好这个账户没出现大问题。
  中国老太太:交了一辈子养老保险,到头来养老金就领那么点,真不如不交了。
  美国老太太:养老规划还是越早做越好。
  中国老太太:是呀,所以一辈子都在努力攒钱,不敢消费呀。
  本文专家支持:陈绍俊。华盛顿大学经济学博士,注册金融分析师(CFA),现在Connor, Clark & Lunn投资管理公司任职
  孙路。芝加哥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电脑硕士,后在美邦资产管理公司工作,现任职于亨巨投资管理公司。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