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实验小说:《青岛樱花》

青岛樱花
酷爱
1.遇见皇太子
  我的家庭有着形形色色的女人。
  姥姥精神错乱,热爱自由,结果离了婚,典型的天主教徒。她生了3男3女。
  奶奶端庄漂亮,她爸爸懂日语,民国时候任支书,日军攻城的时候是交流官,解放后当了传教士,基督新教。她爸给她起的大名叫刘兰芝,果然因为婚后不孕离异,改嫁给我爷爷,我爷爷从国民党的队伍逃回来,两个人生了5女1子。
  我妈有狂造症,除了上医院,吃药,就是睡觉。我读书都在姑姑家,她是小学校长。
  我和所有家庭成员一样热爱读书,思维散漫,孤芳自赏。
  高考之前,所有同学都紧张奋战。我是第一名,又是班长。圆圆压力太大回家休息,没办法,成绩不好,怕考不上大学,家长只好提早帮她打算。考前恐惧症,也没见表现那么明显的哦,她很漂亮,是回族。
  隔壁班那个超优秀的也在闹休学,谈了个大款,没把前途放在读书上。早熟而实际。
  这些人都和我在一起,包括那个脚做手术的燕子。
  决定谈场恋爱。别的女生都花枝招展,我不想高中生涯这么草草结束,五一节后,我突然决定找我们学校的学生会 ,因为我实在成绩太好,又实在无聊,那两个女生在补课,我忙着看《基督山伯爵》,和学生会 打乒乓球,写很OFFICAL的情书。
  那个 又高又帅又幽默,成绩后二十名,也在等家长安排。
  我们不过在忙碌一场高考。那三天,我每天晚上都打电话给他,很不幸,他得了急性肠胃炎,中途挂了吊瓶进考场。轰轰烈烈,又一塌糊涂。
  而隔壁班的优秀女生,在夏日的阳光下吃冰淇淋。那么干净而晴朗的湖蓝色裙子。我在认真地做平生第一件大事。
  结局好象都还可以。她考上了中山大学,我在北京读日语,本市第一名;胃病的他被爸爸走关系调配到黑龙江一所大学。他爸被教委领导恶意嘲讽得颜面尽失,回去车又漂在雨水上,那场洪灾,没齿难忘,到家怒气冲冲地让儿子去端来洗脚水。
  我哥是上海交大物理系的,又在清华读了物理热力学硕士,核经济研究专家。当时家住郑州兵工研究所。他是做军火的,特别是核工业,比较关系密切的是后勤的外语和医学。我学了日语,日本是二战中原子弹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也是处理核污染最先进的国家,他的上海导师就是日本国防部的研究员。最重要的事情交给最信任的人来做,最重要的关系交给最亲近的人来继承。
  送我去北京的是我们市的煤炭局长,本市最有钱单位,绝对爆发户管理者。我从那时候开始学会要钱交学费。很人文,也很庸俗,这个事情曾被我们的广播电台作过新闻报道。我本人上过电视,是因为成绩优异。当你成为名人的时候,就会成为传播界的关注点,任何的宣传都有其目的,任何的宣传都有其时尚性。
  我很漂亮也很健康,好学上进。上学都是比谁家里有钱,谁长得漂亮,谁买的是名牌。外院女生都那样,虚荣而不切实际。特别是日语系的,喜欢结交有钱男朋友,这是日本女人的通病。
  进大学谈恋爱。看日剧的浪漫爱情《一千零一夜的梦中情人》,眼睛象半个月亮,嘴唇丰厚,长直发,高挑身材,亚洲天后清纯版。那个研制出AMMERICAN CAR 的高速引擎,时尚设计师,出卖了发明换来已婚的梦中情人。美女只爱已成功男人,而动力机车型男人只爱少妇。无论是婚姻还是爱情,执著的总会赢多一点。
  我都哭了,实在是一个重感情的女孩子。带着婴儿般的笑容,阳光灿烂式地单纯。在漆黑的电影院里我被人追求,那个男生很高大。我的初吻就发生在那个时候,一个雨夜,他的宿舍。
  北京的高干子弟大多朴素大方,他有两个乐队,有洁白的牙齿和坚定的笑容,有一种隐含的庄严让你去服从。他声音很好听,无论响亮或者低沉。我从那个时候开始习惯听话,那个三世祖,纨绔,懒散,有很明智的控制欲,他爷爷就做中朝关系研究,他姓李,朝鲜贵族姓氏,皇室一脉。
  我家是满清贵族,有女入宫侧封皇妃.豪富,无兵权。我外公是太子监,教育世家子弟,我在农村出生和长大。象林妹妹,18岁进了北京城,第一次见舅公家的皇亲国戚。在皇妃家,跟副 家攀亲很般配。
  李总人不错,阳痿。我们不过脱光衣服接了吻,他几分钟就射精,很礼貌地没进入。我不让他做了,我说:“你负不起责任。”因为我实在是一个很麻烦的女人。既不懂事又乱花钱,又总有奇怪的想法和目标,不达到就会陷入无休无止的焦躁。我无法让自己安静或安眠。
  李总是湖北人。喜欢安排和关照女人,推崇妓女,喜欢文艺。我记得那天穿白色衬衫,李总把他手指给割破了,一抹殷红留在我的蝴蝶骨处。
  我当时没什么爱情概念。谈恋爱,玩感情,太年轻,玩得起,输得起,赢得起,结局也并无所谓。我一开始就在酝酿背叛。李总是一个好色的男人,他有一些父性的情结,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一个很可爱的学生。他喜欢女人听话,不喜欢独立和任性的东西。作为一个现代女性,独立是很正常的东西,我不明白为什么成功男人总是喜欢取消女人的坚韧的东西,让她真正变成他的一根肋骨。
  女人独立一定会反世俗,也一定会变坏。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做到独立,减少无力感,要求简单,努力去做,如果不出现意外事故,基本上都会成功。我们都喜欢平安的东西。
  但湖北人有太多违背常理很常规的事情,总是把我们的全体计划搞得乱七八糟,从中捞一时的利益。我很讨厌这种破坏稳定的种族。
  李总是一个大方的人,也是一个负责的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动用所有关系来关照我,让我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我总是很惭愧自己的虚荣和浮华。这是无法改变的,也并不打算为其他人的关照而改变。
  李总很皇室,他有一些高贵的东西,不象某些一代政客,无能又无聊。我希望我们这一代能足够潇洒。
  到今天,我得承认李总很FRENCH。
  他守在女生宿舍门口等你的时光都让你有温馨而浪漫的感觉。没有狂乱的东西,没有狂野的行为,有教养而高尚。
  他总会宽容你。给我教育,给我漂亮衣服,给我浪漫的童话。
  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象他一样,成为一个自由而安全的人,一个稳定而顺利的人生。没有那么多尖刻的东西。也希望自己有一个足够有教养的丈夫。
  人,总是见得越多越挑剔。而整个人生来讲,我足够幸运。湖北人总是从不置疑我的幼稚或功利,甚至我的任性和些许的夸张。他们希望我成为一个美国人,也很大方地送我礼物。
  湖北人是比较大气。我非小人。在独立生活的过程中,湖北人经常看望我,在我没工作或者不读书的时候,给我一些关照,无论理解或不理解,都会宽容地对待。
  李总大概去皇室才学会了高尚。
  我们那时候还没学会喝酒,学生们都很单纯而快乐,有人请我喝可乐,在外院,最优秀的学生喝可乐。
  教师节,全班同学送康乃馨,火红而可亲的颜色,给我们的班主任,她刚生了一个女儿。
  南方都是洪水,然后听抗洪救灾报告,那些女播音员都哭了,然后就捐款捐衣服。
  我开始感冒,又开始发烧,开始吃药,又开始睡觉,有点神智不清。
  最后开始做心理测试,凡是衣冠整洁,被人窃探思想的人都是精神疾病或心理疾病,这个游戏看似简单,实际上非常复杂。
  18岁开始吃迷幻药,谈乐队贝司手,穿休闲装,进外事餐厅吃饭,吃麦当劳,订PISSA。
  就这么开始吧。
  
  
  
  
  
  
  
  
  
  
  
  
  
  
  
  
  
  
  
  
  
  
  
  
  
  
  3.杀死我的大学
  人在成年之后都会有各式各样的思想,在失败更多是因为对自己不满意,产生自杀情结;有的时候是因为无力或者绝望,在没有奋斗动力或理想的时候,容易心理上选择自我结束生命。
  我对自己从来未真正满意过,也从未停止过自我挑剔和自我完善。
  大学是一个人最富有思想最需要进步的时候,这个时候尤其是18-21岁,是青春最容易自杀的时期,而且大学因为学业或者爱情。
  我真希望我那个时候因为爱情选择自杀,可以做一个真正的女子,法国或者英国一点,烈性浪漫,浪漫至死,或者忧郁浪漫,可惜没有。
  我最在乎的,还是我的学业。
  大学里也有很多很KILLER的事情,我回首看看自己,简直是一塌糊涂。
  在清华园,那个有荷塘月色和浅绿草坪、金黄银杏树的美丽校园。清华园有一栋深灰色的楼,四层,靠绕河流淌的小河,经常会有大一新生因考试不及格而跳楼。后来那栋楼就封了,阴天的时候,可以听到灵魂在窃窃私语,还有女声泣泣诉诉,孤独地等待朋友或爱情。
  大一的时候,我也因为不知道如何拒绝纠缠,一个人在晚上,对着窗外,突然有一种想自杀的冲动。一楼有男生的情话,自卑而温暖,我们学校的男生即便是乐队的主唱,也会因为考试成绩差而自卑。
  跳楼,是大学生喜欢选择的自杀方式。
  我在学校打了乒乓球、台球,在操场上看了日韩学生打篮球,还有网球,也看电影,去各大社团竞选,参加校报记者团,不亦乐乎。
  大学就是这样,风花雪月浪漫一场,学学习,玩过青春,等待毕业。
  无聊打车去清华找我哥,游故宫,逛西山,还有王府井,颐和园。北京实在太宏大,玩在北京实在是一种很酷的选择,我哥是核经济专家,富足的玩乐实在可以叫“酷毕
  
  
  
  
  
  
  
  
  
  
  
  
  
  
  
  
  
  
  
  
  
  
  
  
  
  
  
  
  
  
  
  
  5.终极破碎的玻璃鞋
  玻璃鞋是大学时代的婚礼,纯洁而美丽,象易碎的酒杯,有太多心情需要呵护。
  如果玻璃鞋遭遇红舞鞋,结局一定是玻璃鞋的终极破碎,这样女人就会现实而奢华的吧。
  在金粉世家,月桂飘香的古都南京,我度过了后大学时代的两年半时光。
  石头是机械自动化的硕士,主攻单片机操控,他毕业的时候,我送了一套西服给他,那个时候,白领在全中国都是被人羡慕而体面的工作,我选的颜色是高级灰,人要衣服马要鞍,简单而帅气的装扮就是进入职场的金钥匙。
  自然而然地,他得到了一份高薪的工作,在南京一家著名的IT企业,那个公司所有的员工都是程序工程师, 每天都工作到21点后再下班,可以确定中国企业非外企,外企是9点到17点,但工作环境简洁格式化,上班穿着休闲随意,这些还是相对国内其他行业先进,这就是IT时代的前卫经济支撑者代表。
  于是,我的每一个假期都在南京度过,我们住在夫子庙旁边。南京最热闹的旅游景点,有悠长的秦淮河,还有古色古香的茶舫,傍晚,华灯初上,笙歌渐起,串串红灯笼,映红了整个河面,一片璀璨和旖旎。
  我们晚上都在秦淮河畔散步,踏着平整的大理石路面,夹杂在本地或外地的人群中,买步行街的流行款,吃麦当劳,逛石头记买漂亮的首饰。南京最流行的夜宵就是鸭血粉丝汤,加上一笼,美味无比,整个南京都是古色古香的浪漫味道,既历史又现代。
  南京的市花是梅花,有拍摄《红楼梦》的梅花山,一路上去,都是红梅,开满了整个山坡,映着皑皑白雪,的确是别有一番风味,因着妙玉的关系,这里的梅花山都是冷的,寒意包容了整个梅花林。微风吹过,冷香的寒意,梅花,只有在大雪的覆盖和滋润下才开得华丽。踏雪赏梅,在梅花下拍照,只见梅花开得自信招展,满面娇艳和春意,整个人都是微寒而不动声色,连笑容都凝结成一丝庄重和冰冷,百花之中,只有梅花有色有香,那是一种庄严的美,也是一种庄严的美,也是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梅花,是最好的入药植物,连纨绔娇宠的贾宝玉,也知踏寒冒雪,揖谢道姑妙玉,求一支梅花热闹了居室,清香了一室,所以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在严酷的季节开出的花,才有一种凝练的风度和沉厚的风韵。
  南京最著名的繁华朝代是在明朝,开国皇帝,出身低微,自然是无福消受荣华富贵,只靠了拥兵备战来壮大声势,而江南名城南京,依旧莺歌燕舞,十八里秦淮,十大名妓,金陵十二钗,甚至南唐后主,也有烟雨楼台的凄艳风景,更有春花秋月的良辰美景。
  我很喜欢南京的沉迷,到处是公园,湖光山色,看元宵节的华灯会,看烟花满天,看荷花满塘,游在南京,喝茶在南京,南京的睡觉只是休憩,整个城市都是流动的。酒吧,DISCO,南京都时尚而前卫,门面都一派随意和纯朴,好象这些天生就是与南京匹配的。
  南京最著名的美食街,有著名的四川老妈火锅和宋记香辣蟹,对面是南京国民政府,古朴的白墙,庄严而质朴,明故宫和国民政府都是南京政府的首要建筑保护单位。6.青岛那满城靡糜的花事
  更令人心旌荡漾的是满城的樱花,尤其是五六月份,海滨公园甚至青岛和黄岛的马路两旁,都艳丽地开满了樱花,那个樱花浪漫的海滨都市,有着雅痞的轻度颓废,贵族的轻度抑郁,一切都在享乐中消磨时光.
  接我的男同学辉哥在火车站拉起我的行李箱,大学毕业和高中毕业的我们同样单纯,同样经历了吵闹的爱情.我只是在感情上稍显成熟和坚强,他是学业有成,事业开始也不错,在一家远洋贸易公司,主做欧洲线,大客户是俄罗斯和西班牙.
  两居室,辉和学兄刚合租,我来了,刚好在国庆后,十月份的海城有潮湿清冽的海风。辉和刚合住一间,我占用了辉的床,我叫他哥哥,他比我大两岁,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俩坐同桌,是在第一次月考之后,当时我们都是十名后,一起坐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他就是物理特别好,而我们是文科班,跟他在一起的我物理居然又考到了全班前五名的分数,第二次月考的时候,我总分排名第五,他第七,同班的还有我表姐,大我一岁,长得象刘雪华,粉红粉白的,学习也很努力,他告诉我他很喜欢我姐姐的,后来又说在跟另外一个同初中的女孩子闹早恋、闹分手。我想不出来这个穿深蓝色长裤浅兰衬衫的男人有怎样的浪漫,但是他都喜欢老实本分漂亮的女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而我身上却有着十分的独特味道。可是他依然很喜欢我,照顾我,纵容我的一切希奇古怪的想法和飞扬跋扈的举止,我发现他有极冷静的观察能力,看我们的时候经常微笑,理解你的可爱和冷酷,对你的刻苦和优秀保持三分的距离。
  早上的时候,辉去上班,刚在电脑上做网页,我在房间看小说,然后和他们一起吃早餐和夜宵。哥哥做中欧贸易的时候,得到一件礼物,粉红色的天鹅绒被子,又暖和又柔软,象极了豌豆公主的浪漫,我终于没有离开,象孤独的灰姑娘,那个被子温暖舒适,冷冽的寒风吹得我瑟瑟发抖,蜷缩在棉被里,温暖到整张脸都绯红。
  失恋让我很受伤,天鹅绒棉被给了我回家的味道,自由舒适和娇宠的味道,他们从未叫醒我,只是带我游览和品尝美食,一起喝青岛啤酒,吃海鲜和烧烤,去KTV唱歌,那段时光让我找到了青春时候的友谊。我是一个没有太多感情用来奉献的人,我8岁丧父,18岁丧母,父母都是有钱人,我不懂用感情去安慰别人,对人表示友好。我从幼儿园时代就知道分饼干桶给伙伴,六岁就买零食糖果分给同学,恋爱让我对一个男朋友白领不暇,离开爱情的日子,我找到了久违的友谊。
  7.狐步舞的一见钟情
  她踏着狐步舞向我走来,一路的樱花如歌般浪漫。
  感情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我们吃水果拼盘,喝啤酒,唱歌,聊天和跳舞都是face to face,我想起了“我变成小狐仙和你脸对脸”这首歌。
  我变成小狐仙和你脸对脸
  我将手轻轻搭在你肩上
  变变变小狐仙和你脸对脸
  指尖尖轻轻的搭上你肩膀
  来无影去无影只看你一眼
  来无影去无影时间一点点
  白:
  b:变变变变变变变变成小狐仙
  我将手轻轻的搭在你肩上
  
  过年的时候就在青岛了。
  幸福的孩子都是上帝的宠儿。
  就这样过年,买庞大的海蟹和贝壳,年后同学们都回来了,就这样继续聚会的群落生活。
  那年,认识金胜勇,杭州人,财政部著名的金家独生子,太子党中排行老三,纨绔风流,挥金如土,名流都认识 少爷。
  他一直微笑,象一个微笑的王子,为什么他要扮演笑面人?他很帅,我又是谁的谁?我有贵族令人窒息的教养吗?我何曾慎重得让人压抑?又何曾带着邪恶的欲望在床第间放荡?
  从头到尾,他都抱着我,面对全场几十个兄弟,肆无忌惮,金胜勇一直受外国教育,也是一个出色的感情戏子。
  酒店是两人床,三个男人,我自己,我平躺在床上,不知道他们三个在聊什么,后来金胜勇要回去,用眼睛狠狠地盯我。我说“带我走”。我说过我太喜欢那种拥抱的感觉。
  他说:“还是我过去吧。”后来他就和我睡一张床,做爱,他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我实际上分手后一直没找男朋友,尴尬中,我说:“我脱衣服比较快,穿衣服就很慢。”实际上我这个人一做爱就清醒,他这个人很简单,工作的男人都很简单。我只看到他的纵容和宠爱,满眼满身都是。
  早上我们就去军区食堂吃饭,奇怪,他怎么有海军编制?很甜的油炸鸡蛋面包片,其他的都忘记是什么,一个爱吃的男人,喜欢油腻腥鲜,我啊,没有脂肪,缺少血色,基本处于营养不良状态。
  后来这个男人成为一直陪我在各种场所出没的人,他有那么多朋友和同事,他是我的战友。
  
   我已经本科毕业,所有的毕业生都要工作,那我就找工作.在河南,河南人对一个青岛回来的学生是很好奇的,很多人找我吃饭.
   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在尝试独立,但总会被复杂的人际关系所干扰,这是人群中生存之烦恼.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法制日报>的人是军区的一名司机,我表姑的中专同学,是她辛苦追求的男人,未果,我将在上一代的绯闻中长大.
   我初中同学源玉一直喜欢我,初中到高中我一直是同学眼中的传奇,男人喜欢你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半道中我突然醒悟,认为自己还是老实回去读书,继续高考为妙,换个学校,改个专业,人的一生就这么长大,随便改换专业,对谁来讲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回河南的时候,一个人,一身蔷薇红色,长发酒红色,批散至肩,象一个诱僧的婆罗门女,她带着七分罪恶,三分怜悯,象一个赎罪的身体,纯洁的灵魂散发着莲花的芬芳,和尚也懂怜爱,何况世俗男人,为什么男人喜欢拥抱柔弱的女人,并且趁势进入她的身体,柔弱的女人更能满足男人的欲望.
   再后来,我就自己租了单间居住,厨卫客厅,一切简单.
   我感觉我的身体充满了伤痛,需要性欲纵横来抚慰和弥补.女人是一种容易引起邪念的动物.
   当我冥修,闭上眼,满脑满目都是你的艳影,皎洁的面容如千年修行的白狐,一抹娇艳是人间绝色,那是让僧人心动的美艳.缭绕都是你纤细的腰身和灵动的步伐,挥舞的绫薄如烟,红袖添香,这是僧人的修行.
   尘世中,我是个纵情任性的女子,作为十三岁开始的同学生涯,我不曾给任何同伴一个青睐的眼眸,一贯的冷漠和自闭式的努力,使我永远保持了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自古文人多寂寞,你从未用热情和友谊温暖过别的女生,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居然是你的尘劫.在佛教史上,你不是第一个阿难,我也不是第一个美貌圣女,也许在千百年的轮回之后,还有下一段僧人动色的传说,无论是世俗还是佛界,大家都有一个精彩的人生,无论是沉沦还是飞升,最重要的是,你知,我知,不悔,作为女人,我连忏悔都不用.诱僧,不是随便哪个平凡的女子都可以实现.象<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我淡笑:”怎么对和尚还有拉客的女人?”这是经历过这段情事之后,我对王权富贵的蔑视.作为和尚,在如此年轻的修行生涯中,能有如此离奇的艳遇,经历魔界的折磨和佛界的藐视,最终认清自身的存在价值和社会价值,也是难得的修行,不悔.
  9.早到,迟到
   作为一名幸运的女子,我惟有感谢皇恩浩荡。
   青岛是一个非常韩国化的城市,整洁,漂亮,友好。在外交部的李肇兴时代,全中国涉外人员都流行相亲。我的社交活动基本靠谱。
   金胜勇,财政部第一期货证券经纪人,财政部长独生子,新中国典型的富二代。我只是华贵的贵族戏, 公子,给我增添了更多华丽的资本。就象一只辉煌的金孔雀,展开繁茂缤纷的羽毛,骚首弄姿地展览你青春的青涩,花季的靓丽。他是,那个和我订婚的男人吗?在他的稳重和平淡如水下,给了我那么那么多的温柔和宠爱,建立一个地下印钞厂来展示他的富足。喜欢一个女人,是喜欢她身上相同的味道,黄金,对这个浮华的尘世来讲,是所有人珍惜的贵重。我只是红颜。清纯是那张脸上所有的内容,一场恋爱一场伤害,带着孩子样的撒娇读完我四年中文本科,念了那么那么长的小说,不知道忧愁是何等滋味,失去了,才感觉那么深的痛。在青岛,写文采飞扬的小说,喝掉了每个灯红酒绿的晨昏,就这样一醉不醒。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一头长发,粉色长大衣,咖啡灯心绒长裤,我那么喜欢温暖材质的品牌设计。
   我和金胜勇的相遇,就是一场金粉。刚刚告别六朝金粉的古都南京,我身上那种轻浮纨绔的味道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和教养。
   在厦门,我的教授是日本早稻田皇家幼教学院院长的儿子,早稻田MBA,日本两大会社之一的年轻社长,第一份工作在东京最著名的律师事务所。感谢金胜勇让我明白什么是金融期货证券,让我在东亚经济研究所取得了一席之地,感谢父母给了我漂亮的脸和美好的身材,让我在日本会所经济中占领着特殊地位。在经济界,教育界,乃至整个国际社会,我实在是一个受宠的女人。我无比感谢男人们,给了我作为一个女孩需要的宠爱,我幼儿园的昂贵果汁,400一杯,我的酒吧,还有我的鸡尾酒别墅,我的两个便利店,一个零食店,我的百货商场鞋子专柜,还有整个摩尔莲花的衣服。感谢MICKLE给了我那么多漂亮衣服,他来自摩根投资公司,是麦当劳的首席广告代表,奥美广告公司广告和明星演艺优秀员工,他生活在美国白宫。MICKLE的父亲,是美国富豪,他妈妈是台湾人,女外交官,我是审批他从台湾到美国护照的人。感谢国际给了我如此丰盛的天堂儿童待遇和特权界的重要地位。
   我在日本的教授是小王,王先生,他是我的国际教父。
  10.敬礼,太子妃
   灰姑娘的水晶鞋,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一双。
   我都不明白什么是晦涩的青春,当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在男人的拥抱下成长了。我初一的男同学,都和我保持友谊至今。男孩子的早熟从初一开始,青春时候爱恋的对象绝对是你一生都会喜爱的女人。冠轶从初一给我吃饭。我们去冠轶家,他妈妈那么好,自己给我们做好了饭菜,他家里那么温暖,他还知道我最喜欢素食饺子,冠轶那么好。他永远给我吃饭,烩面,大盘鸡,我从初中吃到大学暑假。
   我没有坟墓里变出舞衣、水晶鞋的神话。我只有全市第一名的成绩,送我去大学的车,也是二彬爸爸同事的。
   这是作为全校第一名的我,最珍贵的人生秘密。我只是在努力完成自己的优秀,被男生宠爱的女生是幸福。我无意侮辱男生对我单纯的关照,我也从不随便浪费自己的优秀给自己的成长无关的人。我只是不愿意破坏我们的青春和梦想。
   日本女孩从出生就被父母当成待嫁的对象来抚养,她们从幼儿园时期的教育就是嫁给日本偶像级的男人,才是唯一幸福的人生。
   她在高中毕业后见到天皇。日本男人只尊重处女。
   从此,太子妃标志的白色丰田贵族车出现在哈佛的大学校园门口。
   我没有一个可以奉献18岁的男人。我只有全市第一名的高考成绩,走进北京的日语系,一个月内就因病退学。这种人生挫折是我非常不满意的。
   我决不因为疾病放弃对学业的追求,对人生的努力,和对日本所有梦想的现实化。这是日本人最欣赏的坚韧不拔的精神。
  11.哈依,必须去美国
   为什么日本是第二经济强国呢?
   我的父亲,是爱心觉罗.文绣,末代皇室的贵妃亲侄子。当皇帝入狱,皇后婉容成为一具尸体任反叛的军民践踏的时候,权贵出身的文绣到了美国。她的隆重、美貌和性感倾倒了美国上流社会,在美国富比南非――那个盛产黄金和钻石的国度。
   后来,父亲去了美国,是美国上流社会崇拜的偶像,他永远那么酷,又那么考究。美国是一个给优秀、努力、有社会地位的人优厚待遇的国度,很多人到了美国都被物质待遇引诱而不愿回国。他在美国政界、IT界和医药界都有很优秀的工作成绩,甚至在美国的赌城拉斯维加斯,父亲也是传奇式的人物。
   父亲发现我永远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成为老师宠爱的学生,以优美的文笔发表在有酬网站,以优秀的工作表现取得领导的信任和厚爱的时候,告诉我:“你必须去美国。”大概我以前有太多自由散漫或只展示美好的一面给大家看到的李部长外交习惯或者青岛人文特征,有太多不实际和虚荣的成分。也许我天生的聪明让父亲以为我天性热爱自由,或者他的女儿是个天才,这是美国喜欢我的最重要原因。
   他永远挑剔我穿衣服的材质。穿得质量太考究,我就要花钱买。从我大学到现在,每一件衣服都是自己用钱买的。父亲给我3000块,让我去开封的街上随便买新衣服。
   其他学生都在操场上军训,我面对的是国际教练。在河南大学外事交流处古老的院落里,我一个人睡在孤单的红砖墙商务别墅的时候,大概整个世界都会因我而特别。
   有地下室,客厅和卧室,还有洗手间。宽大的洗手间有美丽的镜子、洗手盆,还有隔离的淋浴,还有全自动洗衣机。我喜欢一边照镜子一边洗澡,看我青春绯红粉嫩无比的身体,丰满诱人。这一刻,在这间浴室,我爱上欣赏自己的身体。
  我刚到厦门,就进行过防空演习。在老旧的房子里吃罐头食品。
  这一切都是为了一场逃跑。因为厦门几乎每年都会有防空演习,台湾是中国永远的军事敏感区。
  我也遇到了军事演习,这是我在厦门国防部工作的第三年,这是空防。对岸马英九有两枚导弹对准厦门,还有海上的一个小型重伤炸弹。
  我把自己的丝绸旗袍礼服和金银耳环、手镯以及水晶项链寄回老家,自己坐上了到广州的长途客车。因为我在厦门动用的是广州空军后勤,所以认为人员相对熟悉,再说我属于知名人士,也不方便每次都去厦门,而且我到厦门第一次露面就出了兵。
  在广州我开始浪迹各大网吧。
  我在网上见网友,一起去逛广州的公园。广州实在有太漂亮的公园,这种休闲的风景是其他城市所没有的。广州是一个适合休闲度假和生活的城市。
  记得我大学毕业在南京找工作,简历投到广州,转到电业,我根本不喜欢我的姑姑,她是电业局的会计,结婚两次,一共有四个孩子。我没想到毕业又分配到小城市的电业局办公室,这使我的人生很有挫败感,这是一种地域上的限制。
  我不习惯我的计划被别人人为地打乱,不喜欢我的人生有意外的人为挫折,更讨厌自己的人生不归自己掌握的被干扰、被破坏的感觉。我不喜欢别人给我添麻烦,不喜欢不必要的人际关系。当我独立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广州,约见网友,逛所有景点和一个酒店换到另外一个酒店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我的生存力量。
  在广州接我的人叫阿智。没有太多的言谈,也没有太高的文化,清秀帅气,我是一个日本回来的人,干脆利落,没有平庸的味道,为人也很犀利,这种男人,说实话,我并不习惯。
  当我一个人住在便宜的酒店房间开始为明天的房间费担忧时,我发誓我下半辈子都不要和这个男人联系。他除了给人制造麻烦和不愉快,没有其他重要作用。这是广州给我的第一个不和谐。我是个讲究效率的人,不明白自己该干什么,不应该对别人做什么的人,永远得不到真正的朋友。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