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女子与广场舞大妈争执后死亡请求还我事实真像

  对于母亲的去世,在我内心是道久久不能愈合的伤,对于父亲来说,也许他觉得自己肩上还有压力,总是在我们面前都表现的很坚强,对于妹妹,她内心就是想我要坚强点,哪怕在想母亲都要忍着,不能让父亲和姐姐看到我难过,导致他们心里更难过,自己看看书,调节一下那种思念的心情。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就被就这样死掉了,我们全家要个说法有错吗?为什么这个社会就那么的无情,无人可以出来指正那么现在还若无其事,觉得自己没有过错的人呢!大梯步广场是个公众场合,都是附件居民晚饭后的娱乐地方,为什么就成为了你们跳广场舞的地盘,两个3岁的小孩都能分清楚是非,就没有保护未成年这个说法了,这个事情我母亲都是怕打扰你们跳舞,都马上跑去把孩子拉出来,并没有等孩子在里面一直乱串影响你们跳,为什么你们还要围攻她,导致死亡后都没有停息你们的嘴巴。

  案由:散步者跳舞者口角致人亡 广场舞组织者成被告
  广场舞引发口角致人死亡 谁之过
  事情发生后,魏某及家人将该方队中的杨某等4人告上法庭。认为杨某等人身为群众性娱乐活动的组织者,负有安全保卫之义务。却因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均未履行到应尽的义务,反而亲自或纵容其参与人员对李某吵骂,呈围攻性,致使李某疾病突发当场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认为杨某等4人应当承担该损失30%的赔偿责任。为此,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杨某等4人共同赔偿李某死亡的人身损害损失19万余元,同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庭审中,杨某等4人均辩称自己不是组织者,只是为舞者团队热心服务。虽然每年收了队员30-40元不等的费用,但这些都是队员自愿交纳,不交纳也不勉强。而且团队很松散,没有谁管谁,谁先到谁就先去拉音响等。何况事发当晚,有一人没来跳舞,有两人在领舞,另一人因身体原因坐在旁边休息。领舞的两人由于站在最前排,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待知道时,警方都来了;坐在一旁休息的在发现有人争吵后,马上上前将李某劝开了。李某也听了招呼没再争吵,当时跟李某在一起另一大妈却仍不听劝在吵闹。哪知没过多久,李某就突然倒地了死亡了。
  原告:如果现行被告不适格
  庭审中,魏某说,自事发后到现在,舞者一方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给他们赔理道歉。
  各方说法:市民建议广场舞应集中规范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9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