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2012年挑战自选诗

  2012年挑战自选诗

  麻雀或蚁巢
  投一枚
  一撮灰,在风中飘荡

  作为一个生手,翻云 覆雨
  讲述硬币,讲述正和反之间
  不肯愈合,摇摇欲坠的

  像我们走过的时间浮桥和欲望丛林
  大海知道,天空知道,过去的风和此刻的钟摆
  我是你们“深扎的根,乱走的云”
  从灰暗的2011,迈向阳光普照的2012
  我不是焚毁的一缕青烟,粮仓以外的春光

  最后一滴人类的眼泪,不肯抽穗的种子、花朵和虚构的净土
  拒绝成熟,拒绝黑暗,拒绝贫瘠的黄土地里一一腐烂的良心……
  我敲断写碑之心,遍尝风霜,赞美敬畏和孝义,和那些死去的人们,讨论活着的意义
  故土正在消亡。母亲啊!祖国――你的手心和手背

  在1月之始的元旦里诞生
  宏大的叙事,宏观的俯瞰,鸿浩之舞
  从最高处,遗落下阳光的雨点
  是我瘦小的身躯,比一颗投石问路的石子

  风暴的内心,盐粒呓语的飞翔
  命运的深井,并没有听见

  是我此刻的灵魂――
  动荡不安的
  一撮灰,在风中飘荡
  弃我而去的语言和尘灰
  它们替代我
  替代我,置身于

  2012年1月1日作

  你是蝴蝶

  我多想消除

  钉在光滑的往事里……
  茨维塔耶娃,请等等我,等等我!
  下一秒的复活。就是镜中――

  说出了花朵“十七岁的死”

  但手指容易受伤,如同感动
  我的鼻子,热爱巅峰

  但岩石掩饰不了厌世的沙砾
  许多绝望的手艺人,纷纷
  从高楼之上,向下
  好像……天空的十字架

  和玫瑰、星子玩游戏。她慵懒、娇媚
  一同巡视,站立在天安门上。爱丽丝
  那只不可能的蓝猫和一群古怪的精灵还在
  阿拉伯的子民们,开始不劳而获。他们看起来
  轰地一声,就倒成了战争之后的德意志和日耳曼……
  一个说谎的岛国。海水很荒唐,蓝得说不出话
  揭不开锅的血腥气。好在一个念头熄灭后
  江南的私生女。阳光很古怪,很古怪
  一米、一米地笑。那些死去的
  我有老年痴呆,想不起

  绿了江南岸
  稻子,在水田里青翠欲滴

  我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语每天爱一次
  那些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花草和灌木

  她们在约会的路途上,留下欲望火苗
  你可以不爱,像丢弃一件过时的衣裳

  2012年2月2日作

  好像开了很久很久

  如南方绒缨,一个翘起的兰花指

  辗转。昼开,夜合

  晚风阵阵低语:

  外出
  这一盘
  合欢就落了
  棋盘边
  等不回七月,热烈的青衫
  萱草,可以忘忧
  每日每夜外出的清风
  下不完情天和恨海
  也应:落子无悔

  树下一个春天
  还是,这样的小

  发呆
  雨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这是发呆的日子,发呆的爱
  每一天都是一枚盐水腌制的咸鸭蛋

  榨取春光……要绿,就绿出今生的骨气

  酒是绿的;血是绿的;铺张而汹涌的山河

  潜伏者
  精灵国度。完美的杀手,
  灵魂骤燃。你是必杀庄子里冷血的坐忘――
  “让天下把我遗忘”,见独、朝彻,无古今……
  用文字游戏,虚拟一场风暴中心的欢爱。洞察你
  冷眼钟情的黑暗书:“善于隐藏者乃善于生活者。”

  脱节晨光
  我不在乎迟到

  用纵横术,住进时光深处
  风送一程,雨送一程
  想用迟到的柔媚,废弃的花园

  这个星球到处都是告密者或流亡者

  鸿雁自北向南飞
  玄鸟归,白露降

  将在哪片叶瓣上相融

  在诗歌的句子里,露出犬齿
  在锯齿的沟壑里辨认情色。
  今生今世,充满杀机的预言
  “我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活了下来”
  千山万水,谁来驯服这针尖上的舞娘
  又在谁的伤口里幽居。
  群山安息,她死于美德

  腹内的温度明显在升高
  大海在所有的屋子里漂浮
  亲爱的,我们终于睡到了一起
  你,虚构了一幕《同生共死》的立夏肥皂剧
  “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
  我想停止忧伤,浮出水面。再一次感受阳光

  长相思
  如果没有打碎过
  打捞过月亮
  或徒劳无功
  此地无银。
  现实与未来
  和陌生的想象拢到一起
  属于镜头语言
  如此理性,哪里还有抒情
  膨胀的音符
  笛子的内心
  嘴唇。你沦陷于高亢
  深邃
  灰尘袭来,其后是水
  就是埋没深山

  我该如何吹奏
  接近你――

  空白
  不要对我说:阳光普照

  从虚拟的情节里抽出遗憾的肋骨
  弹蓝色吉他的人,渴望谱写“完整”

  手指拈花,佛堂一笑。偏执的麦芒
  不要对我说:大道至简

  我有什么样的肺腑

  2012年作

  2012年6月27日作

  繁华
  目睹了
  我向 我的中心走去
  耐心地等待某处塌方 歇火

  一下子扫清了人民广场
  马达 蓝天的马达很强大
  现代化就在我们的体内吃人不吐骨
  我 战战兢兢地从工地深处探出了灰脑袋
  索求和征服――繁华
  继续繁华下去 事故之后的我
  看见我向我的中心走来……

  这一次把疲惫,写成渔郎

  阳光说着说着,就挤了进来

  一大把眼冒金花,搏斗的线条看不见

  ――明月清风家自留的那块桑田吗

  把美好交给瞬间
  我要给你写信,交代未了的后事

  落在美好的眼帘,一弯新月捧读
  现在。她们受雇于一个瞬间的记忆

  在我翻看流年的合影,苗条是倒叙式
  每次写作,你总是最大的功臣和捣蛋鬼

  这封“追忆似水年华”信件的唯一的收件人

  以梦为马
  谁能体会
  就能知道

  我没有喜悦的缰绳

  如一片悲伤的陵园

  哒哒而去的马兰
  用呼喊遗忘践踏

  把她原本分裂的心合二为一吧。只是一个
  人生的沙画上,就会显现一朵完整的玫瑰
  藏满星光和暗潮。这是我熄灯前唯一的祈求
  五岳未老。上帝啊,你疑惑丛丛的目光
  雄狮意志,破碎的灵魂可以走得更远 更远些
  趁我们还未老去,傍晚的太阳出现于大海
  再次显现――在天空硕大的礼帽之上怒放……

  6、网名赠诗精选集

  你的渴望是破碎的
  一处完整
  走在火焰里
  走在阴影中
  落进尘灰
  如果这是必须的燃烧
  向你的朋友,或敌人

  芒原
  我并不要你,对我刮目相看

  我像草,细长、有齿。可做纸浆、织鞋,葬身牛腹
  曾经安慰过我的人,都在时光的纪念册上签过到

  花土
  为了给你
  我把世间所有的花土

  陶粒、砂质土、赤玉土、鹿沼土,还有腐叶土

  和你依偎,百年好合。或独木成林
  无色无相。

  他们和他们的兄弟

  地下室里的刑具

  一对一的故事

  割了长,长了割
  你不是吓大的王子
  春天的皮,是绿的
  你,拎着自己――
  百年孤独

  左倾之美
  多好看。你,仰着小脸

  亮相(其实你总是半遮面)

  开始向右倾泻……只因你
  喜欢左边的锣鼓道
  45度钝角的美
  向左的人生,向左的罂粟
  谁能遗忘糖果庄园
  薄薄的笑,层层倒伏的甜

  海面漂浮着

  乌云的肺腑里

  爱恨。天秤座

  一半给萌芽的天宇

  穿过你……那些尖叫

  深处的歌
  考拉在树上弹琴

  摔碎在猪笼草的芳心
  一声鸟鸣,起起

  纵横的蜗牛
  横切。有螺旋的心思上上下下

  我有缓慢、柔软、潮湿的一生,惊人的忍耐力

  它们行走在刀刃上,也不会有危险突然降临……

  红楼青瓦
  米粒山,芝麻月,头发丝的流水

  云端的歌谣不敌,纷纷心甘情愿的落
  路过的瀑流一目十行

  迷你小宇内

  活在一个虚构的名字里
  别把灵魂的羽毛
  说出蛀牙天空和它不能承担的轻
  这一泓江水

  临镜迁徙。你要疼,你要恋,你要收容

  冢上春花
  云袖、翻转,人情薄。生

  那么的娇嫩潮湿,浸透了坚忍的眼帘

  菡萏春色呵,并不嫌弃人间淤泥
  风刀、霜剑,长袖舞。死

  星星小倩
  还是惦记的小。从最高处

  躲起的蝙蝠、星子,一杆猎枪、噩梦

  进去就参与,黑夜掌灯人。出来的暗号
  是小倩。喜欢谁,中意谁,就和他今生双双对对

  身体的蝴蝶或豌豆,渴望一直小下去,不回头

  你说:“一幅美丽的图”并用手比划了一下
  然后呢?……沉默。五分钟的黑暗,听不到石子的回响

  可以追随,也可以放弃……我可以反弹琵琶,从梦想的画壁上
  接近你。一幅《高山流水》的国画亘古不变,巍巍乎、洋洋乎

  千年前,你为我摔琴;千年后,我为你补帆,我们一同出海。

  迎风招展的小花穗。梳妆、打扮着
  素白的笺上,站着蜜糖人生。你义无反顾

  一副中药灵魂,吐纳的苦胆或夜明珠
  潜伏的黑,抿抿嘴。龇牙一笑时

  迎风招展的小花穗。你不来,就是有中的无

  你,绿袖横塘……好个甜、香、糯
  热爱演戏,幻爱。翻云又覆雨……

  一串榆钱,春柳闹。再绣海底针,颠覆桃花命
  你有雨滴落叶声,躲在雪花哈欠里

  一杯红茶人生,储藏一池绿肥红瘦的秋日童话与风语

  如填充的乳房

  你在途中逆飞

  常洞然,时酩酊
  金刚,隐匿在露珠里
  对影、谐谑、无怙、燃烧
  有无、都笑。袈裟下
  还是贝贝?

  罐头往事。谁能一眼望穿?
  总是这样悬置。拉开距离,各自飞……

  踩踩停停。谁能翻新旧皮囊,佛跳墙
  说不出的悲伤,躺在摇椅上

  2012年4-8月作

  经文
  传来
  透明鸟翔集

  忍受烂核心。成为
  束手就擒的,那

  孤独。停了下来
  只听着、忍着

  秘密
  睡眠找到了隐匿的
  一双弃子
  我不应该一直醒着
  黝黑隐喻
  梦境。被失眠的牙齿
  腐败的白昼
  红酒和啤酒
  已失去了孤独的来路
  只剩下,遥不可及的
  黑;和辽阔无边的

  而后自道。自盗。

  相信天堂
  亲吻的额头

  让眼泪拐弯,找回

  三寸天堂
  没有约定的

  欢喜的嘴唇疼惜的领地

  醉或吐
  怎样才算“得寸”
  是庖丁解牛的全过程记录吗?

  每一觉都在沦陷中完成棋局。如此解释
  缺乏敞亮的合理性。是的,不能自欺欺人

  也一直备用着……我相信自己,却无法掌控
  任由炮火、鱼雷密集轰炸,漂亮地四分五裂
  和壮烈无关,与恐惧有染
  也是另一种梦境钟情的无边炼狱
  永久入住的一本合法签证
  去不去由我吗? 来不来由你吗?
  所以。欢乐、欢喜、欢悦的黑白棋局里
  它们停在此处。而天堂的灵魂拒绝着陆

  爱
  这个题目,诞生之后。不要修饰,剔除意象;
  出迎的爆炸声。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无……
  我被它绊倒了,不想起来。其后,我开始失忆!

  脚下沉睡了亿万年的殷红摇篮吗?

  一把铁锈斑驳的门栓。它叫什么来着?

  生存在荒野。天,曾作华盖;地,敞为旅舍。

  死亡和无常,时时光顾这里,并一直等候着我。
  一旦激发,它们就蜂拥而来!你是谁?
  挺拔如石。耸立于落日的身边,比孤独更孤独

  不是我一直渴盼和需求的光,而是孤独的匕首之芒
  仅让我欢喜一夜,就去凋零。而后
  一株沉默的鼠尾草,重视贞节,光明磊落,有错吗?

  终会潜回另一个浮光掠影繁华的都市。一个白日梦

  是的。我又能脉脉含情,随心所欲的开口说话了

  瞬间回眸……岁月,是留在心中最美的那首挽歌

  用男人的歌喉,龙卷风般吼过,并滚过。我确定

  紫穗穗 2012 两行一拍

  偏偏遗忘,苏醒之后的郁葱)
  身体里有一道时常打开焦灼的门

  她想成为终结的人类里最后的一个
  一个女人。可以触摸自己……聆听

  造人。她用自己的肋骨,给夭折的
  文明接种。虽然她不是上帝;不是母亲

  的马群一同奔驰嬉戏!漫画一个崭新的
  开始。“人之美酒,可以啜饮,可以爱……”

  指引未来,覆灭的童话、魔术和美梦,一一成真!
  (2012年11月30日,星期五,14点14分,忧伤终结日

  10、秋夜,我信。
  你说会把月亮租下来

  你要领养群星、圣诞树
  让我的秋夜,也能看见

  秋风,柔情蜜意。有蛐蛐和铃兰伴奏

  唔。捣毁阴霾的离间道,西。
  啊。重建光明的和睦桥,北。

  秋夜信的!

  2012年9月8日下午3点作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