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处理各种矛盾,明辩是非,把握好舆论导向

  (1)近阶段遗产税可以收,房产税不要收;
  (3)公务员加工资要看时机,现在企业遇到了灭顶之灾,当务之急是为企业减税、输氧而不是为公务员加工资,加工资的时机是企业都缓过劲来,明显取得较好收益的时机,为基层过低收入的公职人员自交养老保险适当微调一下工资另当别论。笔者认为为使得收入分配更加合理,提高居民消费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国家和地方有关部门要好好理顺一下社会各阶层的收入分配关系,参考当地反映居民真实收入水平和社会购买能力的出租车驾驶员、门卫保安和餐馆服务员的工资水平,制定各级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的工资待遇标准,差别不要太大,今后再也不能出现个别小学老师退休后能拿超过出租车司机两倍收入的退休工资,也不要出现中学退休老师的工资待遇会比大学老师高的奇怪现象,笔者认为,要促进收入分配规范管理,必须细化各级公务员的待遇标准,比如对中央级国家机关公务员,正处以下退休的占比可规定为70%,省级副处以下退休的占比为70%,地级市正科以下退休的占比为70%,县区副科以下退休的占比为70%,各地副处级退休干部待遇原则上不超过当地出租车司机、餐厅服务员、门卫保安工资算术平均值的1.8倍,三年做一次修正,与老百姓的收入水平挂钩。为了逐步消除城乡的二元结构,对63岁以上年龄的农民应逐步纳入基本的养老保险,起步发1200元左右的退休金,对企业工人、自由职业者可以根据以往缴费的情况和当地的物价水平,分五级档次发放不同数额的养老金;经济减速了,企业的赢利会变得越来越难,为帮助企业度过难关,减轻税赋,政府应当及时压缩已经减少了任务的机构,安排富裕人员下岗,适当冻结或下浮工资待遇(逐步建立与企业效益联动的收入分配机制,让企业抵抗经济危机变得有韧性),80后到90后已走向了前台,挑起了经济发展的重担,为减轻他们的压力,使经济发展可持续,在严重老龄化的情况下,老年人的养老待遇不宜过高,让年轻人一个人背两个人爬山是行不通的。以江苏的经济发展水平为例,笔者认为副厅级的公务员(对应大学的教授级别)养老金不宜超过7000元(不超过工薪阶层,包括农民平均养老金的3倍),正科级退休金不超过4800元,警察和军人的待遇适当高一些,为激励科技人员创业,改变中国科技实力不强的现状,收入分配和养老金待遇应当向有实际贡献的科技人员倾斜;为解决养老金不足的矛盾,国家可以分期延长退休年龄,近阶段按公务员男同志65岁,女同志60岁,企业男工人64岁,女工人58岁,自由职业者男同志63岁、女同志57岁的最终目标每年递增6个月的方式进行过渡,男同志60岁后要求提前退休可以,提前的几年只能领取800-1000元的基本生活费,并且到了法定的退休年龄后再按养老金一定的折扣比例扣回。今后要尝试发行记名式养老彩票,部分彩金开奖,部分捐给养老基金,部分在彩民60岁以后逐年领取并记取买入之后个人所得部分的利息,捐给养老基金的彩金主要帮助自由职业者提高养老待遇;
  (5)正确界定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责任边界,多做些为企业雪中送炭的事,少揽权、少挡坝。中国的制造业由于三期叠加等原因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许多企业离崩溃也仅一步之遥。国家的发改委、工信部、国资委等政府职能部门应当成立专门班子,通力合作,将企业的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不要听着满天飞的坏消息而无动于衷。这次安徽省政府和国家铁路总公司就做得很好,想方设法为企业做好服务,经过4个多月紧锣密鼓的艰辛工作,协助安徽马钢集团用1300万欧元成功收购了世界高铁轮轴名企法国瓦顿公司,通过这次收购弥补了中国高铁产品线的短板,全盘接收了瓦顿公司高铁轮轴一系列的技术专利,取得了对方遍布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产品销售网络,为中国高铁核心技术及优质产品的完善做出了贡献,使中国的高铁走出去更有了底气。笔者认为,中国要利用后发优势快速吸收、模仿先进国家的技术,政府的职能部门不是没事可干,要超前思维,主动出击,为中国的企业投资、各产业间的资源整合以及在产业升级中应对出现的各种各样的困难发挥应有的作用;
  (7)遏止官员大吃大喝要和鼓励高档餐饮消费区别开来,高档餐饮消费产生的GDP大,能培养大量的中国顶尖厨师,弘扬中国的餐饮文化,解决渔业生产的大量鲍鱼、海参和澳龙产品的出路,如果大家都节约或者说吝啬,外出吃饭都奔着阳春面,穿衣都买外贸返内销的甩卖货,这种低层次的刚需消费将会使多少人下岗失业?要清楚节约是节约不出现代化来的,也节约不出就业岗位来的!
  (9)影响空气质量的雾霾主要由工业烟尘、施工扬尘、秸杆焚烧、汽车尾气排放等原因造成,与节假日偶尔的燃放烟花爆竹关系不大,一些地方政府不应当长官意志,武断地禁止所有地区燃放烟花爆竹,要从促进消费、保护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角度出发正确对待节假日的燃放烟花爆竹;
  (11)资本是发展经济、解决就业的关键,中国一些落后的边远地区最缺的是资本投资,中国老百姓最期盼的是可靠的就业,当我们人均GDP只有7800美金的时候,却出现了资本净外流,这十分值得我们去反思,虽然产能严重过剩的领域向外拓展业务,输出商品无可非议,但许多非产能过剩的行业脱离本土一窝风地去境外寻觅机会是否合适值得商榷(其实很多出去的企业人生地不熟,遇到了老狐狸吃了哑巴亏还不如在国内发展),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45000-58000美金的欧美发达国家不同,中国只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发展中国家,软环境和硬环境上需要投资改善的领域很多,中西部地区有的地方还很落后,还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等待脱贫,发展资金是最紧缺的生产要素,国家的有关部门应当深入调研,帮助企业在国内开拓投资领域,改善企业的生产、销售环境,不是特殊的情况,一般制造业应当留在国内,解决自己人的就业,尤其在近阶段许多外资撤出的时候更应当如此。
  (14)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来靠大规模的铁、公、机建设中国培育起了强大的建设产能,也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在满足了中西部发展需要的同时,企业向外拓展必须十分谨慎,动乱、贪腐的国家不去;无外贸大的来回点、资金可能长期沉淀的国家不去,没有战略意义的国家不去,不要指望把人家搞富裕了才来还我的垫资,要稳妥地保护好辛苦积攒、来之不易的财富,防止投的钱被打了水漂。
  中国已现美丽,爬坡尚在途中—投资不宜观望—生产岂能停滞—制度扎紧篱笆—法制求得精细—政策化作春雨—享受促进消费—消费化解过剩—消费促进转型—消费助我登顶
  2015年2月4日

  上下游几十个行业销售空间受到了压缩,加速了衰退。电商搞好了是进步,是商业业态的补充,搞不好是杀手,是商业销售手段的倒退,看不见、摸不着,看着图片却拿到了假货,迷失了诚信、限制了商业品牌的推广和浪费了太多的过去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曾引以为豪的现代化商业设施是十分得不偿失的事。中国的制造业要振兴,产品必须升级档次,打出自己优质优价的品牌,网购不能让薄如纸片的羊皮夹克、帆布包那样的“羊绒大衣”成了市场热销的主流产品,有人曾逛了美国的大超市,过去占据半壁江山的中国服装、箱包、鞋帽、丝绸围巾鲜有出现,已被泰国、越南、印度、埃及本土的产品所取代,这足以引起我们有关方面的反思。国家要正确处理好电子商务与实体门店的关系,借鉴美国、日本管理电商的经验,对电子商务立法、规范、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笔者认为内贸零售市场电商份额维持在30%左右比较合适,可通过与实体店实行不同的税率来进行调节,不能放任电商过分挤压实体店的生存空间;
  (13)对富人的高消费行为,社会不要用仇富的眼光来看待,西方发达国家的富人都会享受生活,在美丽的海滩和风景名胜区买上别墅居住、养老,中国的富人为什么不可以?不要舆论宣传一回儿XXX的山区别墅被城管拆除了,一回儿XXX的海滩公寓房烂尾了,满嘴的讽刺和嘲笑,要知道中国没有富人的大笔消费穷人也许只能喝西北风;
  关键词: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