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固定资产的投向(转载)

  一则中国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45万亿元的消息引发了舆论热议。2017年的中国经济,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庞大的固定资产投资,必须引起长期关注。
  消息源的文章内容:“根据各省公布的数据进行统计,至今中国已有23个省公布了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累计投资超过40万亿元,如加上尚未公布的省份,今年投资不少于45万亿。”
  而被刷屏的评论文章,把此解读成“今年全国要拿出45万亿用于投资,相当于每人3.3万!”“2008年才4万亿,45万亿元投下去,房子又要暴涨了!”……
  随即,党媒文章纠正,此45万亿非彼45万亿元。最近几年来,投资在中国经济发展领域继续发挥着关键作用。2016年全年,我国完成固定资产投资金额为59.6万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1%。相比之下,今年,各地方政府提出的固定资产投资目标总额达45万亿元,并不显得夸张,对此不必过度解读。
  从经济学专业分析,地方政府固定资产投资的目标,并非实际完成额,地方政府固定资产投资的目标,也不等同于GDP中的投资额,另与2008年4万亿投资出项上是有不同。
  而依我判断,今年各地方政府提出的固定资产投资目标总额还不只是45万亿元,超去年达到60万亿元以上也不稀奇。
  对应这样的状态,政府不放水行不行,人民币不贬值会不会?普通民众确实没有专业的经济学知识,以讹传讹也是常有的,但45万亿引发的恐慌,他们凭过往的经验的粗浅理解,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其实,继续依赖政府直接拉动投资,民间再呼吁也改变不了的,既然政府非投资不可,能不能投资到中国社会最短缺的领域,能不能投资到改善中国民生最需要的领域,能不能更充分调动民间参与对应提升投资效率。
  我们需要那么多的高铁吗?我们需要那么多的高速公路吗?我们需要那么多的机场吗?我们需要那么多的政府国企办公大楼吗?我们需要那么多的大型商业广场吗?我们需要那么多的房地产吗?但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仍是义无反顾的继续往这上去扎堆。
  以机场建设为例,依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中国民用航空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十三五期间中国将新建以及续建74个机场,到2020年,我国民用运输机场数量将由2015年的207个发展到260个以上。有数据称,中国现在的机场亏损比例高达70%~80%,支线机场建的越多亏损越大。
  再以高铁为例,2015年底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1.9万公里。“十三五”纲要规划,营业里程将达到3万公里,覆盖80%以上的大城市。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高铁运营里程已占世界60%以上,如果高速铁路营业里程达到3万公里,恐怕就占到世界运营里程80%。如果修了这么多高铁采取的是普铁收费,那也就罢了,但高铁票价不断提高,对应居民收入水平不提高,高铁不仅冲击机场业务,将来高铁实际利用率都需打问号。
  何况,中国的很多自然环境和水源保护区,不应该交通特别发达,交通的特别发达,也往往意味着自然环境和水源保护区生态遭受更多人破坏上的便捷,以及工程本身开山劈地对这些自然环境和水源保护区生态破坏,而这些地方政府领导往往为政绩,千方百计去争取这种交通特别发达。
  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很大一块是房地产投资,以及化身的房地产投资,中国钢产量和水泥产量世界超级第一,粗钢产量占世界总产量50%以上,水泥产量占世界总产量60%以上。导致中国到处大兴土木和到处烟雾缭绕。
  僵尸企业比例最高的中国前三个行业分别是:钢铁(51.43%)、房地产(44.53%)、建筑装饰(31.76%)。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量不能下降、结构不能调整,让这些对应的企业僵而不倒,倒倒停停。而他们往往又是中国环境污染的主力军。
  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应该向哪里并解决其内部的结构失衡?
  教育、医疗、环境保护、农村建设等项是中国固定资产投资里的短板,我们见证到的宏伟建筑,不是机场就是大桥,不是政府国企大楼就是形象广场,几乎见不到学校、医院有什么宏伟的身影,环境保护方面仍然面临严重的投资不足。
  如果让民众二者进行一者选择,他们无疑会优先选择教育、医疗上的条件改善。何况,交通方面提高效率永远是相对的,标准可高可低,也必须符合国情,但教育、医疗、环保却是硬指标,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质量的更主要的方面。
  在经济增长速度较低情况下,投资依赖度越高经济越低效,经济转型基本就是白瞎,事实证明,对应的高负债和重复建设,引发出问题不仅是效率低下,而且,严重拖累金融机构资产质量下降,财政源固定资产投资只能是一部分,维系如此大基数的固定资产投资,必然要大量消耗金融机构贷款。
  对应货币超发是必然的,中国GDP增速是6.7%,而M2增速大约是13%左右,货币发行超出财富实际增长近一倍。经济效率低下,固定资产投资引发的债务升级也不可避免,根据瑞银研报,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2016年底达到205万亿元,是GDP的2.77倍。政府债务约为GDP的68%,企业债务约为GDP的164%,企业债务比例达世界之最。
  2017年中国维系经济增长很大程度是依靠“大基建+PPP”,这其实就是中国政府拉动经济和配套推动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轮廓。
  一些地方政府好大喜功的习性并没改变,还有很多半拉子工程,硬着头皮也要续接投资,所以,固定资产投资往大里报数有水分,也是必然的,但是否有那么多钱去完成计划设想,还要看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完成额。

Author: 牛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8 =